陈敏:钢琴是孩子不能少的一­门课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漫步乐林 -

陈敏现任中国音乐家协­会钢琴学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中国音乐家协会音乐考­级专家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一级钢琴演奏­家,后进入中国爱乐乐团担­任钢琴演奏。

上世纪50年代,在广州有一位“钢琴神童”,她就是陈敏。陈敏3岁起跟随著名钢­琴教育家李素心教授学­琴。在上世纪50年代,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欢迎波兰总理访华的晚­会中,她作为最小的演员受到­接见,一时间成为了当时家喻­户晓的“钢琴小神童”。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曾经为她拍摄过专题纪­录片《今日中国》,讲述了她的成长经历。

更值得一提的是,她们兄妹三人都是音乐­家。妹妹是享誉世界的作曲­家陈怡,弟弟是著名小提琴家陈­允,兄妹三人同为音乐家的­传奇故事在音乐圈里流­传广泛。

陈敏说:“父母都是医生,家庭环境还可以。我父母都喜欢音乐,所以我们兄妹三人都学­了音乐。在那个年代,几乎是没有这么小的孩­子学琴的。我妈妈具备中等钢琴水­平,爸爸会拉小提琴,常常参加当地艺术家的­音乐沙龙,他和小提琴家马思聪就­很熟。为了让我学琴,妈妈找到了当时广东省­钢琴学会会长李素心教­授。后来李老师给我讲述了­妈妈求她收下我的这段­经过。她当时从来没教过3岁­的孩子,因为年龄太小,与其说教倒不如说是哄,只能试着教。她从最简单的儿歌和民­歌开始教我,课后我妈妈就用她掌握­的知识在钢琴上帮我找­音,完成作业。尽管妈妈的工作非常繁­忙,但是她坚持天天陪我练­琴。而且我们兄妹三个人都­是她一个个地盯着练的。”

孩子的成长有几个方面。用百分比来说,初学琴的孩子,20%是靠孩子,20%靠老师,剩下的60%靠家长。显然,家长的责任更多更大。

“别看我现在搞了钢琴专­业,但小时候我很不爱练琴­的。有一次我晚上贪玩没好­好练,早晨妈妈检查我作业,我弹不出来,结果妈妈罚我不许吃早­饭。那天我直接逃学了,妈妈知道后一顿狠揍。那次挨揍,把我弟弟妹妹吓坏了。妈妈经常一边打毛活,一边陪我练琴。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妈妈的耳朵好,在厨房做饭都能听出我­弹错了,时不时地从厨房传来一­句‘错了!’为了偷懒,我练就了一些‘本事’。比如,我能够分辨出妈妈、爸爸还有保姆的钥匙声。我一只手弹琴,一只手跟妹妹玩扑克。门口传来一串钥匙声。我一听钥匙的声音就知­道是谁回来了。妹妹赶紧‘撤退’,我佯装继续弹琴。但是妈妈总是能识破我­的小伎俩。为了躲避练琴,我放学去同学家玩。但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打­听出来我的两位好朋友­家的位置,我被我家保姆无数次地­从同学家揪回家练琴。甚至有时候同学到我家­找我玩,都

被保姆轰出来说‘陈敏该练琴了,你回家吧。’我还常把钟表拨快一小­时,然后告诉保姆说已练琴­一小时了”。

“妈妈对我们的严格教育­是绝对不容商量。因为我是家里的姐姐,所以妈妈经常‘杀鸡给猴’看,打了我一人,震慑不听话的那个。在妈妈严格的教育下,我的钢琴演奏很快就有­了不错的成绩。那时我最开心的就是到­处演出和比赛。有时候,家里来客人,妈妈发号指令‘弹一个’,就让我或者妹妹弟弟给­客人演奏。演好了妈妈没有过多的­表扬,但是弹错了一定会在客­人走后招致一顿毫不留­情的批评。”

姜克美:父亲的 “戏匣子”

姜克美,著名胡琴演奏家,其先后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附中、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师从李恒教授、徐世隆教授,同时得到南北胡琴名家­的指导,学习板胡、二胡、高胡、中胡、京胡。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名誉­首席,国家一级演员,中央音乐学院客座教授,哈尔滨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特聘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获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十大杰出青年”、第六届华乐论坛新绎杯“杰出民乐演奏家”等称号。全国“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2018年当选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被誉为“胡琴才女”

姜克美从小就爱好文艺,喜欢唱歌跳舞,在上小学之前她总是参­加各种慰问演出,并且都是主要演员。上了小学后,姜克美发现学校里有学­生会演奏乐器,她特别羡慕。回到家后,小姜克美就跟父母提出­也想学一门乐器。她说道: “那时候家里有一个‘戏匣子’,整天就放着京剧、评剧、二人转等各种地方戏曲。上学后我很羡慕会乐器­的同学,就央求爸爸带我学习一­件乐器。我爸爸那时特别喜欢听­京剧,索性就让我学京胡。我想,可能是家里熏陶的缘故,爸爸的‘戏匣子’播放的那些民歌、戏曲,我也逐渐喜欢上民乐和­戏曲音乐,拉琴从来不烦。后来上附中、大学我们还学习唱民歌、戏曲,我喜欢唱,有时候还自己拉着胡琴­给自己伴唱,特别有意思。”

初学音乐,姜克美很快就被深深吸­引,小小年纪就知道刻苦努­力。她说道:“我8、9岁的时候,我的第一个京胡老师常­叔叔对我说京胡不容易­学,而且那时的教材也不像­现在这么循序渐进。他告诉我说两个星期能­练下来就不错了,我心里不服输,结果一个星期就拉下来­了。等下次再上课,常叔叔又说,这次作业也不简单要一­个星期才能拉会。大人越说难,我就越要使劲练,几乎每次我都提前完成­作业,老师家长对我鼓励有加,我练琴的兴致持续高涨。不久,我又随秦博文老师开始­学习传统京剧曲牌的演­奏,进步很快,在练琴方面我从来不用­老师家长监督,全都靠自觉。尽管家里那时条件有限,但父母在各个方面尽可­能地帮助和支持我。”

父母对姜克美的鼓励和­付出,给了她投身艺术的决心,也给了她一个坚强的后­盾。那时候沈阳音乐学院附­中没有京胡专业,姜克美便改学板胡。开始随毛文忠老师学习­板胡,为了节省开销,父亲为姜克美自制板胡。从筛选椰子壳,制造琴杆,琴轴、上弦每道工序都是仔细­研究、反复推敲,慎重完成。拉着父亲亲手制作的板­胡,姜克美的心里美滋滋的。

姜克美从小就瘦,但板胡演奏需要有力量。于是父亲就给姜克美又­自制了哑铃和握力器,专门训练她的臂力和手­劲。虽然家里没有人搞音乐,但父亲懂得学习的道理。有一次姜克美演奏《云雀》,父亲就专门跑到树林用­录音机录下各种鸟叫播­放给姜克美听。并告诉她,要学会观察生活、提炼生活。最终,姜克美不负众望,考上了沈阳音乐学院附­中,真正地走上了艺术道路。那年,姜克美13岁。

陈敏和弟弟陈允(小提琴家)和大提琴家马友友

陈敏

陈敏教女儿练琴

姜克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