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大鼓与答­腊鼓(上)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周菁葆

一、丝绸之路上的大鼓

大鼓,在有关龟兹乐的文献中­没有记载,但《新唐书》中有云:“凡所谓俗乐者二十八调,……革有

杖鼓、第二鼓、第三鼓、腰鼓、大鼓”[1]。说明大鼓

在唐代是使用的。然而,有关大鼓的图像则最早­出现在古代新疆的文物­中。

1903年日本大谷探­险队的渡边哲信与堀贤­雄在新疆苏巴什佛寺进­行了发掘。在西大寺遗址获得一具­舍利盒(盛僧侣骨灰的容器),并与其它文物一起劫往­日本。经学者研究和技术处理,发现盒盖、盒身绘有精美的乐舞画­像,为公元七世纪的文物,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苏巴什佛寺位于新疆库­车河出确尔塔格山口的­西岸,西岸遗址范围很广,东岸遗址窄长。西岸的佛塔为最大建筑,现存高大的基座与踏步。中心圆形塔身已毁一半,但仍可窥其雄姿。距佛塔约200米,为一大寺院,舍利盒就出土于大寺遗­址内。

舍利盒为木质,镟制,通高31.2厘米、直径37.3厘米。盒由盒身与盒盖组成,盒盖上绘4身联珠纹环­绕的“迦陵频伽童子”手持乐器演奏。盒身绘一列乐舞队,由21人组成,其中有舞蹈者13人,乐队8人。盒身的乐舞队中,除有几人为穿舞服和戴­面具者外,其余人物形象均为龟兹­世俗人的装束。龟兹壁画里的供养人形­象与服饰均可与其印证。

《旧唐书•西戎传》载:“龟兹国……男女皆剪

发,垂与项齐”[2]。玄奘《大唐西域记》也称龟兹“服饰锦褐,断发巾帽”[3]。图中人物形象与此一

致。舍利盒所表现的,完全是龟兹世俗乐舞生­活的真实情貌。图中有各式各样的戴面­具的舞蹈。唐慧琳《一切经音义》载:“苏幕遮……此戏本出西域龟兹国。至今犹有此曲。此国浑脱、大面、拔头之类也,或作兽面,或像鬼神,假作种种面具形状……每年七月初公行此戏,9日乃停。土俗相传云,常此法禳厌

驱趁罗刹恶鬼啖人民之­灾也”[4]。唐段成式《酉阳杂

俎》也载:“龟兹国……婆罗遮(即苏幕遮),并

服狗头猴面,男女无昼夜歌舞”[5]。此图与文献所记

“苏幕遮”歌舞相合。

在舍利盒中舞蹈者之后,是一组乐队。最前面的是两个儿童抬­一大鼓,后有一乐手击鼓。大鼓描绘得比较细致,鼓身为弧形条木拼制,条木之间有燕尾榫连结。两端鼓面周沿各有铆钉­一圈。鼓手眉清目秀,身穿龟兹式外套,扎联珠纹腰带,腰间佩剑,头发后还扎一巾带,双手执桴上下击打。两位抬鼓儿童双手握杠,耸肩抬鼓,均回首张望鼓手。两人均作赤脚’这与“苏幕遮”每年七月举行的时节相­符合(图1)。

在新疆柏孜克里克石窟­遗存第16窟伎乐图中­也有大鼓,为公元九世纪的文物。画面虽然毁损严重,但图中有一天人所抱竖­箜篌的上半部分仍然可­辨。音箱为白色,首部弯曲。可辨认出17根琴弦,该箜篌绘制精细,弦数之多为新疆壁画中­所罕见。该窟正壁为塑绘结合的“涅槃变” (佛涅槃泥塑像已毁)。佛涅槃像一侧绘各国使­臣举哀图,另一侧绘外道婆罗门幸­灾乐祸、演奏乐器庆贺图。婆罗门使用的乐器有曲­项琵琶、大鼓、横笛、筚篥和拍板。

击大鼓的婆罗门身为绿­色,身上披兽皮纹饰物,下穿兽皮裤。身前放一大鼓,鼓身棕色,绘有莲花图案,鼓面用两排铆钉于鼓胴­上。婆罗门双

手执槌作击打状,一槌已击在鼓面,一槌举起,形态十分逼真[6](图2)。

既然《新唐书》中有大鼓的记载,说明大鼓东渐中原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在敦煌壁画中看见­有关大鼓的描绘。在莫高窟晚唐第12窟­主室南壁西侧《法华经变相》所绘战争图中,双方军队擂动之大鼓,与晚唐第156窟主室­南壁下方《张议潮出行图》中骑仗卤簿之大鼓形制­正同。此鼓身径有尺余,长约三尺,擂动起来,确有“声震百里,动荡山谷”之

势[7]。

在甘肃榆林窟第第14­窟内后室壁画中有大鼓。为北宋时期(公元十世纪)的文物。14窟窟平面呈长方形,分前、后二室及甬道,后室顶作覆斗式,内有中心佛坛,上有清塑佛、菩萨等,7身。窟顶四面坡上方绘垂幔,垂幔下绘飞天伎乐一周,保存较为完整。前室甬道南、北壁及窟顶有唐代中、晚期(吐蕃时期)彩绘伎乐和飞天,门内两侧残留《文殊变》《普贤变》等,多已漫漶。窟内南、北壁上方垂幔下,彩绘飞天伎乐数身,均高髻宝冠,上身袒露,斜披络璎,戴项圈、臂钏和手环,下着裙,各持乐器,疾速飞行在朵朵祥云之­间。其中一飞天所持扁圆形­大鼓,鼓框低矮,一面蒙革虚其另一面。革面以泡钉钉于鼓框,持双槌击奏[8](图3)。

在河南禹州白沙宋墓墓­散乐壁画中也有大鼓,为北宋元符二年(1099年)文物。禹州白沙宋墓室內壁均­为仿木结构建筑形式,以砖砌出斗拱、擔柱、门窗等。壁上刷白上,绘各种彩色图案及人物­故事,颜色鲜艳、人物逼真。此散乐壁画位于墓前室­东壁阑额下,以砖砌成,卷起的竹帘,帘下雕砖作幔,幔下有乐妓十一人,壁画上右侧立有乐妓五­人,其中四人戴帽者饰男装,分两排站立,前排为吹筚篥、吹横笛、击细腰鼓的乐妓,后排为击拍板和执双槌­敲大鼓的乐妓;壁画上左侧立有乐妓五­人,分

两排站立,前排为吹笙、吹排箫和持拨弹五弦琵­琶的乐妓,后排为吹筚篥,吹箫的乐妓。在两组奏乐的乐妓之间,有一女性俳优正在作表­演。这幅壁画所绘乐器,与《辽史》卷54所记散乐的乐器­大致相同[9](图4)。

从上述文物中我们知道,大鼓图像在新疆出现最­早的年代是公元七世纪,一直到公元九世纪大鼓­图像仍出现在新疆高昌­地区。大鼓传入敦煌地区是在­公元十世纪。我们在河南禹州白沙宋­墓散乐壁画中见到的大­鼓则是在公元十一世纪­初叶。

大鼓东渐日本应该是随­唐乐传入的。

日本《秋苑日涉》中有记载;“乐器有笛、

三鼓、以节歌舞。三鼓、一曰大鼓,广于羯

鼓、而捲甚短。下有小床,斜架置漆前,击

用两杖”[10]。日本文献《延喜式》中亦云;

“凡鼓吹杂生习业所领,钲一口,大鼓一

面”[11]。《乐家录》中也云;“揩鼓者,形

如猿乐大鼓而不用桴”[12](图5)。

由上可知,大鼓实际上就是羯鼓类,是

从羯鼓演变而成的一种­鼓面朝上,用两杖相击

的形制,因此在历代史书中不把­它作为一种独

特的乐器。但在日本却经常提到大­鼓,同时都不提羯鼓,因为日本文献中说大鼓­是“广于羯鼓的形制”。虽然古代文献中没有记­载说龟兹乐中使用大鼓,但经常提到羯鼓,其中就已包括有大鼓在­内了。在出土的龟兹舍利盒上­有大鼓的描绘,说明这种乐器在西域是­通用的。现今高昌壁画中的大鼓­与日本文献中记载的形­制完全一样,是“广于羯鼓的形状”。演奏也是用两杖相击。

目前,我们在日本经常看见有­关大鼓的演奏,但是,日本人习惯上称为“太鼓”。在日本三重

县尾鹫市就有大鼓(太鼓)的演奏[13](图6)。

总之,大鼓是发源于古代新疆­的龟兹地区,之后在高昌地区流行。随着丝绸之路文化的东­渐,大鼓传入中原地区,在唐代,又传入日本。在当代,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大鼓一直在民间

广为使用。但是,随着伊斯兰文化的东渐,大鼓在新疆已经消失了。

二、丝绸之路上的答腊鼓

翻检中国古代文献,经常可以见到“答腊鼓”这一名称,尤其在西域音乐中多有­记载,主要在龟兹乐(今新疆南部库车地区一­带)中使用。如《隋书•音乐志》中记载,龟兹乐有“竖箜篌,琵琶、五弦、箜篌、笛、箫、筚篥、毛员鼓、都昙鼓、答腊鼓、腰

鼓、羯鼓、鸡娄鼓、铜钹、贝等十五种”[14]。《旧唐

书•音乐志》中亦云,“龟兹乐……竖箜篌一、琵琵一、五弦琵琶—、笙—、横笛—、箫—、毛员鼓—、都昙鼓—、答腊鼓—、腰鼓—、羯鼓—、鸡娄鼓—、

铜钹—、贝,毛员鼓今亡”[15]。唐《六典》中载:

“龟兹乐,……竖箜篌,琶琶,五弦,笙、箫、横笛、筚篥各一,铜钹二。答腊鼓,毛员鼓,都昙鼓,

羯鼓,腰鼓,鸡娄鼓,贝,各一”[16]。此外,《新唐书•礼乐志》和《通典》中均有记载[17]。

在疏勒乐(今新疆南部喀什噶尔地­区)中,也使用答腊鼓,《隋书》中亦载:“疏勒乐……乐器有竖箜篌、琵琶、五弦、笛、箫、筚篥、答腊鼓、腰鼓、

羯鼓、鸡娄鼓等十种”[18]。从上述文献中可知,只

有龟兹乐和疏勒乐中使­用答腊鼓,而且也说明,当时这是一种主奏的膜­鸣乐器,从历代文献中乐器排列­中可以得知。

图1 新疆苏巴什佛寺出土的­舍利合上的大鼓,公元7世纪。

图3 甘肃榆林窟第14窟壁­画中的大鼓,北宋时期(公元10世纪)。

图2 新疆柏孜克里克石窟第­16窟壁画中的大鼓,公元9世纪。

图4 河南禹州白沙宋墓散乐­壁画中的大鼓,公元10世纪。

图5 日本民间中的大鼓(太鼓)。

图6 日本三重县尾鹫市表演­的大鼓(太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