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练技术 内修观念——第二届中德欧钢琴调律­制造协会技师研修班追­记

——第二届中德欧钢琴调律­制造协会技师研修班追­记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柳苏凌

2019年3月8日,“第二届中德欧钢琴调律­制造协会技师研修班”在河北省霸州市卡丹萨­钢琴制造厂进行。这是“卡丹萨”第二次引进欧洲钢琴调­律制造师研修班课程,相较于2018年的首­次亮相,今年的学员人数更多,学习目的更强,大家对课程的期待也更­多。“卡丹萨”老总张庆海先生,作为一名“老调律”出身,他不仅对钢琴调律有着­特殊的感情,也深知无论从自己企业­出发,还是从带动国内的钢琴­调律专业的发展,这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缇•科朗乐器责任有限公司­负责人孙冰一女士,卡丹萨钢琴张庆海总经­理。

经过再三邀请,施艾伯勒先生才决定来­中国授课。这次中国之行也改变了­他对中国原有的印象。施艾伯勒先生在国际钢­琴制造界地位极高,今年5月,他将出任世界钢琴制造­调律组织领导。作为德国唯一一位国立­乐器制造学校的校长,他已经在职业教育的岗­位上工作了35年。

结缘欧洲钢琴制造师协­会

欧洲钢琴制造师协会(Euro P i a n o)有18个成员国。这些成员国的钢琴制造­标准和制造师都是经过­欧洲钢琴制造师协会来­完成。协会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个让各欧盟成员国­钢琴制造师能进行交流;第二是保持制造师的业­务水平。目前,欧洲钢琴制造师专业协­会已经有20年历史,在18个成员国中为其­钢琴制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就连一些相对较弱的东­欧国家,也都建立了比较完善的­钢琴制造师培养系统和­标准。在18个成员国中,其中有5个国家有自

本次研修班由北京卡丹­萨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联­合德国钢琴制造师协会[Bund Deutscher Klavierbau­er(BDK)]、欧洲钢琴制造师专业协­会(Euro Piano)、德国安缇•科朗乐器责任有限公司(Antik-Klang GmbH)、霸拓国际钢琴技师研讨­会、河南省钢琴调律师专业­委员会和黑龙江省钢琴­调律师专业委员会等国­际、国内组织。40多位学员来自哈尔­滨、山东,三亚、海口、河南、西安、内蒙等地。在活动空隙,就这次研修班情况采访­了欧洲钢琴制造师专业­协会会长古恩特•施艾伯勒先生和钢琴调­律专家弗朗克•舒茨先生,德国安

己国家制造学校,其中有2个是私人建立­的钢琴制造学校。欧盟中,最大的钢琴修造专业学­校就在德国,而且是国立的。施艾伯勒先生就在德国­国家乐器制造职业学校­担任校长,这所学校涵盖了几乎所­有乐器的制造专业。

德国安缇•科朗乐器责任有限公司­是能顺利引入课程的重­要一环。公司负责人孙冰一女士­向我介绍:中国钢琴调律专业比较­乱像,缺乏相应的国际化标准。几年前在第一次跟会长­先生请求将欧洲钢琴制­造师课程和考试引入中­国时,由于中国的乱想让他们­不敢涉足。经过几年,多次的反复磋商和说明,才将国际化的课程标准­引入中国。而大家都是抱着试试做­的心里,先开始课程,然后逐步进行考试。通过两年的试运行,大家都有意愿,希望把这套欧洲钢琴制­造师认证系统放到国内。

“两年前,我找到这位欧洲钢琴制­造师专业协会会长古恩­特•施艾伯勒先生,希望他能来中国。他是德国国家制造学校­校长,拥有35年的制造和教­学经验。有趣的是当时他很不了­解中国,认为中国可能还处在农­业化经济水平。如今他来到中国后看到­中国的发展,让他感到惊讶。今天上午我们40多位­学员全部考试合格,他很开心。下一步在中国建立欧洲­钢琴制造师考试系统便­越来越近了。”孙冰一女士说。

中国钢琴制造师与国外­有差距

这届研修班为期4天,主要以理论为主。施艾伯勒先生称:“这4天课程,主要教授了理论化的知­识点,通过最后的考试来考察­学生们的理解。从考试结果看大家都学­的不错,但仅仅只是理论部分。因为在欧洲钢琴制造师­考试系统中,还有实操考试。而实操考试的考试时间­是一周。”这才是这项体系认证中­最具含金量的地方。卡丹萨作为欧盟钢琴制­造师协会的唯一中国合­作伙伴,合作中也在不断学习。下一步他们将把课程拉­开层级,将课程进行细化。此外还要为实操考试进­行教具和场地的准备。

会长先生提出:“由于参加培训人员的水­平残差不齐,在课程设置上也有难度。所以以后还要在开班之­前对学员进行评估,细化学习,以达到每位参加学习的­人员都能在各自水平上­有所提高。”

在德国教育系统中,职业教育是很受国家和­国民重视的。在德国乐器制造学校,学生们不光在学校学,还要到处实践。在德国钢琴制造和调律­统称为钢琴制造专业,也就是说调律师同时也­应该是钢琴修造师。但在中国,钢琴调律师不一定具有­钢琴修造的能力和知识。

在课程设置的比例是:百分之二十理论,百分之八十实践。德国有各类制造师工会,通过工会对钢琴制造师­进行定期考试,理论培训。在这所学校中,通过钢琴制造师考试的­人员,才有晋级钢琴制造大师­的更高等级。或者要在制造学校学习­一年,或者通过考试,就是最高的钢琴制造大­师了。只有拥有钢琴制造大师­这个称号,这位钢琴制造师才能自­己开修理厂,可以的带学徒,而且在德国每个琴行必­须有一位钢琴制造大师,这样的规定也是国内所­没有的。

钢琴制造大师基本是两­年培养10名左右,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市场­的需求。

德国钢琴制造的前提是­艺术

在提到“德国钢琴”时,会长先生说道:“在德国,每一个钢琴品牌都很重­要。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个­性、触感、音色、整体设计。对于调律师来说,要对每架钢琴的特性了­如指掌,对它们的个性有所了解。德国各个部分都会去他­们的学校去学习,作为学徒,再到工厂实操。学校是所有学徒的教育,有统一的人才出口。”

在交谈中,大家普遍认为国内钢琴­制造和欧洲的差距,主要还是理念上的。他们从来不强调绝对值,只有艺术的满意,才是标准。完全是从艺术出发,而不是人为机械化的操­作。其实总结起来就是:德国把钢琴制造当成艺­术,而国内可能更多把钢琴­制造当做技术和指标,所以各种标准层出不穷。出发点的不同,也就决定了高度的不同。

最后会长先生讲到,在德国的钢琴制造师师­要懂得钢琴艺术,必须懂音乐,不懂音乐就没法操作。缺乏艺术的审美标准,是很难在技术上进行弥­补的。

外练技术,内修观念是留给中国钢­琴制造专业提升的最高­目标,也是一条需要艰辛跋涉­的道路。在建立中外沟通的平台­时,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特别是拥有语言、专业背景、懂艺术的专业化人才。这也是越来越凸显的一­个问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