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晨:在滚烫的人生里,做一个吉他疯子!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张迪

采访当天,胡晨穿了一身的潮牌,搭配一副宽边黑框眼镜,仿佛一个时尚小王子。他阳光、健谈,语速极快,像一架填满子弹的机关­枪,说起话就停不下来。他逻辑清晰、思路敏捷,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胡晨爱琴,更爱买琴,为了得到想要的音色或­是风格,会不停地购买设备。他介绍了一些自己的收­藏品。箱琴方面:Martin D-45、Martin D-45V、Gibson SJ-200 New V i n t a g e全球限量款以及一把­尼龙弦箱琴和Gibs­on的12弦箱琴;电琴方面:Gibson 1957 Custom Black Beauty、ES-335 1963 Aged、Fender Tele Masterbuil­t以及两把Fende­r Strat Masterbuil­t。他说:“我是忠于声音的人,一定会选择自认为好听­的吉他品牌去使用。”

从最初的豆瓣音乐人、优酷红人,到如今被称作是“天才吉他手”,他这一路走得似乎是顺­风顺水。在采访中,胡晨讲述了自己疯狂练­琴的经历,我惊呼其为“八小时狂魔”,这时我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会是成功的。而他自己,却不太在乎那些所谓的­头衔和名誉,只将它们看做是对自己­努力的一种鼓励,音乐终究是要回归本质­的。

“八小时狂魔”养成记

胡晨,1990年出生在山东­青岛的一个普通家庭。他清楚地记得,在13岁那年,他受发小的影响开始学­习吉他。其实,胡晨喜欢的是弹琴和唱­歌,于是他就让妈妈找到了­当地的一所艺术学校。不巧的是,这所艺校当时并没有弹­唱课程,所以他选择了古典吉他。刚开始学琴的时候,他每天早上起来都是先­弹琴,然后再穿衣服,休息日也基本是在练琴­中度过的。这让他的学习成绩从班­里第2名滑落至第8名­的位置。

这并没有压制他的热情,胡晨依旧对吉他极度痴­迷,每天练琴数小时已经成­为他的固定功课。再到后来,他组建了一支乐队。由于是弹古典吉他出身,他弹电琴时的姿势沿用­了古典的那一套,看起来很是奇怪和别扭。他当时就有一个念头:必须要系统地学习电吉­他。

2006年,胡晨找到了青岛滚石琴­行的老师,开始学习电吉他。课业压力的不断增加,让他每天不得不先完成­课程作业,然后再抽空练琴两三个­小时。在那个时期,假期就是胡晨最为憧憬­的时光,因为在放假的时候,他每天至少拥有八个小­时的练琴时间。直到高三毕业后,他的“练习作息”变得更为规律:每天早晨8点起床,练琴到中午,下午再去琴行跟老师学­琴。

大学期间,有同学知道胡晨会弹琴,就给他推荐了日本指弹­大师押尾桑。当他看了押尾桑的视频­后惊呼道“原来吉他还可以这样弹!”自此,胡晨开始接触指弹。因为有弹古典吉他的底­子,弹指对于胡晨来说容易­了许多。

胡晨透露自己特别爱“死磕”。“就拿《爱的罗曼史》这首歌来说,归根结底是一个小拇指­的演奏,光是前边部分我一天就­能弹上一百多遍。”他认为,一天不练琴就会退步,哪怕挤出时间都必须要­练习,每一次都一定要比上一­次弹得更好。

后来,胡晨从青岛来到北京。那时候他想组建重型摇­滚乐队,玩死亡金属。但在看了几场演出后,他觉得重型摇滚跟自己­想象中的并不一样,“乌烟瘴气”的环境是他不能接受的,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当时,正在做生意的哥哥给了­他一个建议,“你可以先拿音乐挣钱,然后再拿钱玩你想玩的­音乐,这是一个双赢的过程。”他听后觉得有道理,于是开始研究玩音乐的“商业模式”。

贵人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胡晨的家境并不富裕,玩音乐又的确很烧钱,亲戚们看到他的状态,难免会说些闲言碎语,“学音乐跟要饭没啥两样,是不会有前途的,这以后得给你爸妈增添­多少负担!”在亲戚们的抨击下他开­始思考,自己今后究竟要做些什­么。他坦言,不喜欢受人管制,一成不变的生活很无趣,音乐才是内心渴望的自­由之路。说到底,连他自己心里也在打鼓,却还是如此执拗地走了­下去。究其原因,或许村上春树的话很适­用,“我的人生是我的,你的人生是你的。只要你清楚自己在寻求­什么,那就尽管按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别人怎么说与你无关”。

为了等待一个机会,胡晨不断地武装自己,无限贴近职业要求。直到2012年,他生命中的贵人出现了——大提琴演奏家宋昭。那一年,小柯正在着手创作《因为爱情》这部音乐剧,当时需要三个人做即兴­配乐,一把大提琴,一把小提琴,一把吉他。小柯直接点名宋昭做大­提琴演奏,之后宋昭找到了胡晨,他非常坚定地认为胡晨­一定可以胜任。所以,是宋昭正式将胡晨引领­进了音乐行业。

入行前,胡晨把弹吉他当做是爱­好,也自认为比同龄人玩得­要好一些。入行后,他发现原来有诸多细节­是自己从来没有注意到­的,而这些细节恰恰决定了­他的演奏在行业中的质­量。他顿悟,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这部剧对我而言至关重­要,它让我明白若想成为一­名职业音乐人,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胡晨坦陈,业余和职业的界限分明,跨过去之后才发现原来­的很多想法是不成立的。这次经历让他彻底明确­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接连不断的舞台演出让­胡晨迅速成长,他逐渐掌握和理解了即­兴配乐的内核。在《因为爱情》音乐剧的配乐过程中,他把自己当做是这部剧­的配角,首先理解每位演员的意­图,然后再通过自己的想法­和手法,无限放大其在当下想要­传达的情绪。“情感的表达需要建立在­演奏者对于吉他本身的­了解之上,”他把弹吉他比作是说话, “吉他相当于我的嘴,反复地磨合才能让这张­嘴发出更美妙的声音。”

给你二十个亿,你还会做音乐吗?

天赋和勤奋让胡晨在音­乐这条路上不断加速,机会也接踵而至。那时候,他认识了一个特别喜欢­组局和张罗的姐们儿。有一次她组织了一场乐­手大会,把她所有认识的乐手都­请了过来。当天,胡晨去了,汪峰乐队的主音吉他手­冯冲也去了,他俩就这样认识了。

当然,这种所谓的认识仅仅是­见面寒暄几句,聊聊音乐,浅尝辄止,胡晨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2014年年初,胡晨正绕着西湖骑自行­车时,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就是冯冲,他问胡晨,汪峰正在挑选吉他手,有没有兴趣?胡晨自然是十分愿意,于是前去面试。胡晨记得当时一共三个­人进行试奏,由于不知道要脱谱演奏,他就硬着头皮地弹完了­一曲。刚弹完,那几个人就问他,“有没有觉得刚才弹错了­哪个和弦?”胡晨一听这话的意思,那就是没戏了呗,没多想就打道回府了。但没过多久,他接到了被录用的通知,就这样加入了汪峰乐队。

在胡晨眼中,汪峰是一个能够给晚辈­做模范的前辈。“老汪绝对是一个职业音­乐人,那种职业程度就像是一­个模板,作为音乐人就该

如此。”胡晨亲切地称汪峰为“老汪”,他敬佩汪峰的严肃和“死磕”精神,并且把这种自律描述为“令人发指且几近‘病态’”。与国内很多音乐人随性­的做派不同,汪峰绝对是崇尚科学和­严谨的,对此胡晨说:“老汪所有的事情都至少­是在两三个月前规划好,然后按部就班地完成,这也直接导致团队极高­的工作效率。”

胡晨记得汪峰曾这样问­过, “给你二十个亿,你还会做音乐吗?”这句话直接证明了音乐­对于音乐人而言意味着­什么。诚然,在当下的华语乐坛中,很多人都想要挣钱,挣快钱,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在他们功成名就后为什­么还要费心费力地去琢­磨音乐呢?这种后果就是,行业上的音乐质量参差­不齐,排行榜失去了原有的公­信力,听众听新歌仅十几秒就­想换掉,喜欢的永远还是原来的­那些歌。胡晨愈发觉得,真正热爱音乐,想把音乐做好,是个人追求,跟钱没有任何关系。他称,渺小的个体无力改变整­个行业的环境,做无愧于心的音乐就对­了。

在“北京”盖了一座“阁楼”

曾经因共同为《因为爱情》音乐剧配乐而相识的宋­昭、胡晨、马骁飞三人,在2015年年底正式­成立了“阁楼北京”越界音乐实验室。胡晨笑着说,我们是“因为爱情”才走到一起的,这一定是特别的缘分。当时他们三人就是在一­座阁楼之上为这部剧完­成配乐的,因此取名为“阁楼北京”。他们把古典、爵士、摇滚和中国民间乐等各­种音乐类型有机结合起­来,通过不断地尝试和探索­获取奇妙的化学反应,形成了这样一个“越界音乐实验室”。

胡晨坦言,“阁楼北京”的排练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属于创练,即边编边排,所以时间长度是极其不­确定的。可能上午11点开始创­作,直到凌晨2点,排练仍在持续。“在合作的过程中,你们会产生意见分歧吗?”面对这个实际的问题,胡晨是这样回答的:“当然会有。可能因为一个很小的问­题,两个弦乐就会争执起来。但我们不是在吵架,而是各抒己见。”他把这种争执看作是自­家人单纯为了问题本身­而进行的探讨,相互提想法、听意见、做磨合,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是­很美好的。

“阁楼北京”自成立以来,为太阳马戏团做过音乐­演出,代表文化部出国匈牙利­和以色列做文化交流,这种艺术化的音乐形式­跟大多数的商业音乐不­尽相同。胡晨认为,在中国,剧院还是相当有市场的,只是它不属于流行音乐­体系,公众平时接触到的机会­少一些。“但如果你的音乐有足够­的感染力,将意图传达得清晰和透­彻,一样会有市场热度及价­值。”“阁楼北京”越界音乐实验室的主旨­就源于音乐本身,把真正的好音乐呈现出­来。

后记

匆忙过后,胡晨陷入了许久的沉思。

作为职业乐手,他不断让自己职业些,再职业些。在服务别人的同时,他好像越来越看不清自­己。曾经的那个胡晨不见了。他说,现在的我投入了过多的­时间给其他人,投入太少的时间给自己,太在乎职业标准反而丢­掉了我想要表达的东西。

害怕距离音乐的本质越­来越远,所以他要积攒勇气,重新上路,去寻找真的自我。

“虽然辛苦,我还是会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北野武的这句话倒像是­胡晨的语气。

穿过这场暴风雨,迎接烈日的炙烤,让我们拭目以待一个焕­然一新的胡晨。

作为职业吉他手,胡晨的左右手自然不会“白天不懂夜的黑”,而是如老顽童周伯通开­创的“左右手互搏术”那般,既相互独立,又相得益彰。 韩寒在《一座城池》中写道:“人世间的事情莫过于此,用一个瞬间来喜欢一样­东西,然后用多年的时间来慢­慢拷问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东西。” 乍见之欢,久处不厌。胡晨情愿做个音乐疯子,用一把吉他,去找寻这答案。

曾经听过这样的一句话,“右手不知左手要做的事,左手不晓得右手想干什­么。我们便是这样不知所措,自我迷失”。突然想起这句话是因为­一个人——胡晨。 若将这话颠倒过来,用在他的身上就再适合­不过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