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大同乐会的“篪”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技术天地 - 文/陈正生

篪是我国最为古老的传­统管乐器之一。《周礼•春官》就有“笙师掌教吹竽、笙、埙、龠、箫、篪、笛、管”等八种管乐器的记载,《诗经•小雅•何人斯》更有“伯氏吹埙,仲氏吹篪”的诗句,咏颂兄弟间的情谊。埙篪尽管古老,但民间早就绝其踪迹。1902年,江阴请浏阳邱之稑(1781~1849)的唐姓门人(应该是编辑《乐器图说》的唐先征)前来教授“庙乐”,监造乐器,郑觐文为助教。据郑觐文说,所制乐器全不合律,其中仅埙可用,篪当然包括不可用之列,郑觐文遂萌生制作仿古­乐器的决心。

郑觐文来沪以后制作古­乐器,得到哈同支持。郑觐文在他1924年­出版的《雅乐新编》后就附有琴、瑟、筝、箜篌、埙、篪等17种乐器的出售­价格,其中铜篪每支5元,竹篪每支1元,可见郑觐文埙篪的制作­是很早的。

郑觐文欲制全套“仿古”乐器,得教育部支持。教育部批复大同乐会申­请制作全套古乐器的呈­文,同意拨当时南京新发现­南宋古木为材料,于1931年制成各类­乐器163件,陈列于世界学院礼堂(民国初年的“黄兴会馆”,今武康路393号),并由罗松泉、许光毅摄制成照片。存留至今的大部分照片,本人与沈正国、陈书明合作编写成《国民大乐——大同乐会郑觐文主制乐­器评介》,由南京凤凰出版社出版。书中未收“竹篪”,因为所存照片中无竹篪。

2010年,我去看望业师陆春龄先­生,他拿出一件乐器让我看,问我可知彼为何物。此器粗短,湘妃竹质,包浆显示了它的经历——漂亮极了。我即脱口而出:“大同乐会的篪!”陆先生很是惊诧,他告诉我是向陈天乐先­生借的。如今沈正国先生按照陈­天乐先生哲嗣陈贵平先­生所藏的竹篪复制了一­支。

关于篪,其形制的认定似有分歧。查阅文献,亦有不同的说法。汉代刘熙《释名》卷七有文:“篪,啼也。声从孔出,如婴儿啼声也。”《史记•乐书》[索隐]有言:“篪,以竹为之,六孔,一孔上出名翘,横吹之,今之横笛是也。”宋代陈旸《乐书》卷122则有如下说明:“篪之为器,有底之笛也。……大者尺有四寸,阴数也,其围三寸,阳数也。小者尺有二寸,则全为阴数。要皆有窍以通气,一孔上达,寸有二分而横吹之”。明代科学家朱载堉,在他的《乐律全书•卷八》中对篪作如下说明:“中间吹孔上出者,径三分五厘;前面左右各三孔,共六孔,皆径一分七厘半,后面及底无孔”。此文所述篪的形状又似­宋代的拱宸管。《宋史》卷126有如下记载:宋太祖乾徳四年(公元966年)十月,太常和岘言, “乐器中有叉手笛,乐工考验,皆与雅音相应。按,唐•吕才歌《白雪》之琴,马滔进《太一》之乐,当时得与宫县之籍。况此笛足以协十二旋相­之宫,亦可通八十四调,其制如雅笛而小,长九寸,与黄钟管等。其窍有六,左四右二,乐人执持,两手相交,有拱揖之状,请名之曰‘拱宸管’。”诏可。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应太常音律官田琮的奏­请,拱宸管从雅乐中剔除。此管形制似朱载堉所述­之篪,唯孔序稍异。

以上所言两种形制之篪,郑觐文在早期都制作过,所谓售价五元之铜篪,即《史记•乐书》所言之篪,而售价一元之竹篪,即朱载堉所言之篪。

郑觐文所制竹篪,选用朱载堉《乐律全书》音孔定位法并非偶然。他的《雅乐新编》所取《诗经》十八篇之谱,声言采自朱熹《仪礼精传通解》,本人经过比对发现,实则是选自朱载堉《律吕精义•外编七》。

沈正国先生对陈贵平先­生收藏的竹篪音孔定位­进行了测量,本人对数据进行了分析,发现完全是依照朱载堉《乐律全书》所述音孔定位方法。朱载堉对篪的音孔定位­法是:将管长对分,于上方中点定为吹孔;再折四,其四分之一和四分之三­处定为外侧(与吹孔成九十度)的两中指孔;再将全长折六等分,六分之一和六分之五处­为双手无名指所按之孔,六分之二和六分之四处­为双手食指所按之孔。郑觐文对朱载堉所述之­篪有所改进,改进之处是在内侧两端­各增添了一个拇指孔:左侧的拇指孔开在左手­食指与底长度之中点,右手拇指孔开在右手食­指与底之中点。沈正国先生依照陈贵平­家藏仿制之篪,有效长度为36.2cm,外径(吹孔处)41.00mm,内径33.80mm,吹孔之孔径为10.60mm×9.50mm,音孔之孔径约为5.00mm略微偏大一点­点。该篪的筒音(最低音)为a(220赫兹)。

关于竹篪的指法和音域,本人谫陋,未见任何文字说明。郑觐文于1929年完­稿的《乐器图说》,未见出版, 1933年拟出版,不久郑觐文即谢世,书稿不

知落于哪家出版社。如今能知道其演奏法之

先贤都已谢世,姑且妄自揣摩,不足为训。

如今揣摩得其音域为一­组半。指法如

下:

该篪全按音为小字组的­A,即a。以上所

列吹奏的全是实音。由于竹子两端总归存在

微小的管径差,尽管音孔位置对称,孔径也

会存在细微的差别,因此双侧的音孔所发之

音高会存在音差。该篪除能奏出以上一组­半

的实音而外,还可以奏出三个泛音:b1、♯ c2

和d2。由于与其它所奏实音无­法衔接而无法

付诸实际应用。

郑觐文所制之铜篪

竹篪(正面)

竹篪(背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