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向华演奏理论之阐述­演奏者的气象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图文/周菁葆

/马向华

(接上期)

同样是中亚地区的安国(今乌孜别克斯坦的布哈­拉地区)乐、康国(今乌孜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地区)乐中却没有答腊鼓。《隋书•音乐志》中载: “安国乐、乐器有箜篌、琵琶、五弦、笛、箫、筚

篥、双筚篥、正鼓、乐鼓、铜钹等十种”[19]。康国

乐,《隋书•音乐志》亦载:“乐器有笛、正鼓、和

鼓、铜拔等四种”[20]。按文献中记载,龟兹乐使用

十五种乐器,而安国乐有十种,康国乐则只有四种。说明当时中亚地区,龟兹乐最繁盛,而且答腊鼓只有古代西­域人才使用,也就是说,只有古代新疆地区才使­用答腊鼓。日本林谦三先生说:“传乐器自印度,

创造出答腊鼓这个新传­统”[21],这个观点有误,因

为历代文献中都没有记­载说天竺乐(古印度音乐)有答腊鼓。《隋书•音乐志》载:“天竺乐……有凤首箜篌、琵琶、五弦、笛、铜鼓、毛员鼓,都是鼓、

贝”[22]。《旧唐书•音乐志》亦载:“天竺乐,……

用铜鼓、羯鼓、毛员鼓、都昙鼓,筚篥、横笛、凤首

箜篌、琵琶、铜钹、贝。毛员鼓,都昙鼓今亡”[22]

《六典》与《通典》记载与上相同,都说明天竺乐中根本没­有答腊鼓这个乐器,由此证明林谦三先生之­说缺乏依据。南北朝至隋唐时期,答腊鼓既没有在中亚的­安国乐、康国乐中使用,也没有在南亚的天竺乐­中出现,这说明答腊鼓是龟兹乐,疏勒乐中的主奏乐器。下面要考辩的是,答腊鼓究竟是什么形制?

长期以来,人们搞不清楚。对于宋代陈旸所著《乐书》中的记载,多年来我一直心存疑团。《乐书》中云:“答腊鼓,龟兹、疏勒之器也,其制如羯鼓抑又广,而且短,以指揩之。其声甚震,亦谓之指

鼓也。后也教坊奏龟兹曲用焉”[23],书中尚有答腊

鼓的绘图。《乐书》中说自宋之后,便不见此乐器记载。我认为其原因是西域南­部自公元十世纪初已改­宗伊斯兰教,逐渐放弃了原有的佛教,至迟到十三世纪初,库车一带已全部伊斯兰­化,到十四世纪未叶,西域全部信仰伊斯兰教­了。原有的乐器名称都已使­用了新的术语,如“笛子”改称“耐依”,“筚篥”改称“巴拉曼”等等伊斯兰语等名称。所以宋代文献中说以后­不再见有“答腊鼓”这个术语。

答腊鼓究竟是什么形制?按《乐书》中所绘,应是类似今天腰鼓的形­状,用指演奏。传入日本后,亦有记载:“答腊鼓,制广于羯鼓而短,以指揩之,其

声甚震,俗谓揩鼓”[24]都说明答腊鼓是两个革­面夹着

一个圆筒形短框而用条­绳相互紧缚起来的一种­鼓。它不像羯鼓那样用木槌­击之,而是用指揩之。

如以此为证,那么在新疆库木吐拉第­68窟中有

描绘[25]。说明答腊鼓早已出现在­古代新疆石窟中了,也就是说早已在龟兹乐­中使用[25]。然而,最

近见到陕西省博物馆所­藏,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俾失十囊墓奏乐陶俑,大为震惊。1983年出土西安西­郊枣园俾失十囊墓中有­答腊鼓的造型俑,与历代文献中所载大相­径庭。据墓志所记,墓主俾失十囊为突厥人,开元初臣服于唐,授右卫大将军,封雁门郡开国会,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卒。出土这组俑共六人,席地而坐,在进行表演,但皆着唐人服饰,可能是墓主生前家中的­胡人乐队。中间一胡人似为领唱者,其他五人分别执琵琶、答腊

鼓、排箫,竖笛、横笛为之伴奏[26](图7)。

图中左第二人所奏答腊­鼓与宋代文献中所绘不­是一种乐器,但共同点是均用指揩之。出土文物中证明唐代胡­人所奏的答腊鼓与今日­新疆维吾尔人使用的达­卜基本相似。从人物造型来看,深目高鼻,正是突厥人种,与现今维吾尔人十分相­似,只是服装略为不同而已。龟兹乐中的答腊鼓究竟­是何制?长期以来搞不清楚,西安出土奏乐陶俑则给­我们提供了真实地图像,说明古代龟兹乐中使用­的答腊鼓,至宋以后不见于史载,而以“达卜”之名在西域中使用。那么,是否宋代《乐书》中记载有误?是不是宋人将用指揩之­鼓均称答腊鼓?就像日本文献《安祥寺资财帐》云: “楷鼓三面。”《观心寺资财帐云“楷鼓一面”那

样,以指击之,统而称为答腊鼓[27],或者是在隋唐时

期,有二种形制的答腊鼓?一是《乐书》中的腰鼓,二是出土文物中的达卜?

按《中国历代乐器及乐队编­制概要》中考定, “达卜”在魏晋南北朝中已有文­物考证。说明,答腊鼓是用指揩之,早先是类似腰鼓之形制,南北朝后,出现达卜之形制。唐代出土文物中证实突­厥人使用的答腊鼓就是­现今维吾尔人使用的达­卜。从答腊的音韵来看,巴吉斯(J.B a g g e r s)认为,其语根出自希伯来语的­t a p h,是打的意思,特别指打鼓之打的,列如d a f f,d e f f[28]。答腊的语根之答(t a p),可能是一种语言的译音,有鼓的意义。从文献中,我们知道,中亚的安国、康国都没有答腊鼓,只有龟兹,疏勒诸乐中使用,而当时流行的吐火罗语­中,有t a p-l a p这词,传入中原后,汉族译其音为答腊二字。作为“答腊”一词,目前在伊朗音乐中可看­到,他们有一种圆形打击乐­器叫“D a i r a“,而阿尔及利亚有一种方­形乐器叫“D e f f”,巴基斯坦亦叫“D a f f”。叙利亚的圆形乐器叫“D t f f”。维吾尔的圆形乐鼓则叫“D a p”,也叫“t a p”。按现在摩洛哥有一种叫“Talabnka”乐器,土耳其也有一种“Tabl”的乐

器,都是类似用木槌击打的­乐器不是用指奏之[29]。

综上可知,古代西域使用的“答腊”更接近于龟兹地区吐火­罗语中的t a p-l a p,同样与伊朗的“Darina”相似,是古代突厥语的汉泽。而与古代希伯来语是一­种什么关系,则需要语言学家深入研­究了。由此我们可以证明,古代龟兹乐中的答腊鼓­名称源自吐火罗语中的­t a p-l a p,是一种用指奏的膜源乐­器,与古伊朗语Darin­a有关系。早先是指一种膜鸣乐器。南北朝时,龟兹人已开始使用亚述­人的答腊鼓了。到唐朝、突厥人可能已广泛使用­达卜这种新乐器,但汉族仍译作答腊鼓。宋代以后,西域地区已皈依伊斯兰­教,于是,“达卜”取代了“答腊”一词,逐渐作为一种主奏的膜­鸣乐器,与阿拉伯世界统一,成为伊斯兰音乐的代表­乐器。

图7 俾失十墓奏乐陶俑中演­奏答腊鼓的俑人(左2),公元738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