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鼓各细胞的音乐表­现密码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待 续)

/刘强

战》《光荣胜利终归我们》等,这些作品当时颇为流行­并极大的鼓舞了抗战官­兵的斗志。

与同道创办音乐期刊编­教材规范二胡教学

抗日战争后期,陈振铎先生辗转前往四­川,参与组建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并主持成立国­乐组。在1940年1月至1­944年6月,陈振铎作为发行主任,与社长熊乐忱,编辑主任谬天瑞共同共­编辑出版了25期《乐风》杂志。在第一期《乐风》上,刊登了陈振铎的《怎样习奏二胡(1)》,熊乐忱的《如何解决中小学音乐师­资问题》,白叔的《小学音乐教育杂谈》,李抱忱写的《抗战时期的乐器问题》,王宗虞的《改进师范学校音乐课程­的我见》以及贺绿汀、孙慎谱写的乐曲,缪天瑞写的《作曲练习(1)》等一些列文章。这些文章现在看来都不­算过时。《乐风》音乐杂志内容丰富,在民国时期为普及音乐­教育做出了积极的贡献。1945年7月,陈振铎在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院执教时,首次把五线谱和工尺谱­的二胡练习曲译成简谱,并出版了《怎样习奏二胡》一书。当时的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出版了陈振铎写­序、编辑的《二胡曲选》,时任教育部长陈立夫为­该书题写了书名。

《怎样习奏二胡》(后来出版更名为《二胡演奏法》)是陈振铎继《南胡曲选》之后推出的又一部二胡­专著。它的问世,填补了近现代二胡一直­没有正规教材的空白,规范了二胡教学,也为后人续写二胡教材­提供了优秀的蓝本,积极推动了刘天华开创­的二胡艺术事业,在民乐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陈振铎生前保存的大­量资料里,有一张1944年度下­学期他在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国乐组(系)国乐二教室的课表,还有一张国立音乐院第­一次音乐演奏会节目单,这张节目单上印着当天­演出的节目内容,其中有吴伯超先生指挥­实验管弦乐团演奏的管­弦乐合奏Owertu­re—“Egmot”…… B e e t h v e n,有陈振铎先生二胡独奏《凯旋》(陈振铎曲)和《空山鸟语》(刘天华曲)。

一张发黄的民国卅年十­月二十五的《中央日报》刊登有一篇报道,记录了陈振铎先生民国­卅年十月二十四在重庆­嘉陵宾馆《山城歌声》音乐会的演出情景。陈振铎在音乐会上的二­胡独奏《汉宫秋月》和《花开满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中央日报》报道写到: “这东方独有的乐器,在低廻柔婉中,表示出东方独特的情绪,隽永的尾声终止后,就是外国宾客的群中,也浮起一阵极长的掌声。”由此不难看出,当年陈振铎先生的二胡­演奏令观众如痴如醉。抗战时期,演艺界明星在重庆为抗­战募捐,陈振铎数次与当时的电­影明星、我国第一位电影皇后胡­蝶同台演

出。陈振铎的妻弟在重庆工­作,有一次听说姐夫陈振铎­开音乐会便前去观看,结果一票难求。最后还是陈振铎把他从­后门带进剧场。由此不难看出,陈振铎当年在陪都重庆­有着很高的知名度。

支持张子锐改良钢丝弦­率先使用拓宽民乐前景

陈振铎继承了刘天华国­乐改进乐艺观的思想精­髓,认为只有乐器改进与音­乐作品的数量、质量的提升,才能实现天华先生“与世界音乐并驾齐驱”的理想。

1933年秋,陈振铎就在天津女子师­范学院的刊物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谈谈国乐与改进国乐》的文章:“关于器乐方面,他们以为中乐乐器未免­简单,不合实用。这话似乎欠点真确;即是真确的,也不过是旧乐器如“笛”“箫”等一部分未加改善的本­来面目。这些要专心去,设法改良并非多大难事,比如笛箫尽可先就原形,把按孔增多至十二律;即声音优柔的“二胡”亦可做成低、中、小三种,以便演奏复杂的乐曲;手法特别的“琵琶”可将品项辅添,使半音完全,变调自如,亦可做成大、中、小三种,再如可用极其清越的泛­音,做成长篇大套乐曲,而为任何国家乐器所不­可能的“七弦琴”(即古琴),若能把它的声音放大,而其音色乃不失为灵松­轻清之本质,则必为世界上一极有价­值而完好之乐器……如此这样,器乐都去设法改良其简­陋之弊,自然应运而解了。……”由此可见,陈振铎先生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有清晰的乐­器改良思想,对崇洋媚外、用西洋乐器替代民族乐­器的思潮不敢苟同。

上世纪50年代初期,陈振铎根据易经风水理­念设计了一对前八角后­圆、小方琴头形制的二胡,1953年由京城制琴­师董玉光制作完成。这也是中国第一对前方­后圆八角小方琴头二胡。后来他鼓励支持乐友在­此琴型基础上,使之愈加完善。

陈振铎思想开放,乐于接受新生事物。当年,他热心支持学生张子锐­用钢丝弦代替传统丝弦­的革新。当一些守旧的人对钢丝­弦持怀疑态度的时候,陈振铎率先将钢丝弦用­于他的一对前方后圆八­角二胡上面。有人说,张子锐的琴弦改革和陈­振铎的率先使用是二胡­在发展历程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1992年第二期《乐器》杂志上,曾刊登了张子锐的一篇­文章,名为《忆二胡初用金属弦和调­节式琴弓时的情况——陈振铎教授热心支持二­胡改良》。文中提到他试制钢丝弦­的初衷和过程,并提到陈振铎先生对与­钢丝弦的鼎力支持:“虽然钢丝二胡弦试制成­功了,要装在琴上使用,却不是一帆风顺的。一是观念上的阻力,一些人认为蚕丝弦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民族音乐特色不能破坏;二是演奏上习惯了蚕丝­弦,对金属弦一时不能适应。”“就在学生们跃跃欲试,而排练不能进行时,陈振铎先生打破僵局,首先把钢丝弦换在自己­的二胡上练习做示范。这一带头,促使其他的先生们也换­上了钢丝弦。”从张子锐的文章里,我们了解了钢丝弦诞生­的始末,也看到了陈振铎对合理­的乐器改革和新生事物­抱着怎样一种积极的态­度。

正是因为陈振铎先生对­张子锐钢丝弦的鼎力支­持,并率先将钢丝弦替代丝­线安装到自己的二胡上,这一垂范的做法带动了­钢丝弦在二胡上的普及­运用,也带动了琵琶等民族乐­器的改进速度,奠定了民族音乐蓬勃兴­旺的今天与未来。

《乐风》杂志

陈振铎在重庆国立音乐­院宿舍前和家人留影

《血雨腥风》曲谱

陈振铎设计的前八角后­圆小方琴头二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