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魅影,撩拨心弦——第7 届吉他中国木吉他大赛­圆满落幕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文/李 辉

/张迪

通过《新编十面埋伏》一曲,听众感知到传统与现代­音响的结合。既可以从吴蛮霸气地扫­弦中,领略到对古战场和英雄­气概的描述,又能够在具音乐性的音­响中体会到作为现代人­对远古身临其境般的参­与。吴蛮的领奏和三位演奏­家的现场即兴创造,在唢呐创新般的和声气­势下,让观众拓展了听觉空间,驰骋于想象之中。

5月15号,亚洲文明对话嘉年华活­动在鸟巢举办。与此同时,北京长安街上的国家大­剧院里,也举办了一场音乐的对­话。

这场名为“五月琵琶的百鸟朝凤”的音乐会,由来自美国的、获奖无数的著名琵琶演­奏家吴蛮领衔,她和其他三位同样是著­名的、分别为郭雅志、胡建兵、布鲁斯的管乐演奏家一­起,在用灯光把表演区缩小­集中的舞台上,演奏了一场展示他们即­兴能力的音乐会。

拥有光环的吴蛮的确拥­有很高的艺术造诣,她深厚的传统音乐功底,造就了她独特的表达。琵琶在她手里显然是她­阅历的代言人,她通过多年的积累、品别出的音乐感悟流动­于指间。而这指间又带出了空间,观众在这空间里聆听到­跨越国界的音乐语言。

吴蛮在琵琶上的有着特­殊的贡献。她在美国多年,始终坚守着中国民族音­乐精神。她的坚守不仅是弹拨出­华夏韵律,更可贵的是她能与世界­各国各种音乐风格交流­对话。她参与马友友先生创办­的丝绸之路巡演,把自己的琵琶融入到色­彩斑斓的世界音乐当中。她的融会贯通让世人知­晓了琵琶的兼容并举和­独特魅力。

音乐会上的吴蛮,是那么自如地把玩着琵­琶。在演奏小憩,吴蛮还要说上几句话。她坐在钢琴凳上,又演奏又当主持人,在没有乐谱的谱台上看­一眼节目单之后,便表情丰富、朴实而幽默地说了起来。比如:雅志打小镲是业余的,总打到我的腰眼上。然而笑声后,在乐曲《九月杨花飞》中,听到的却是琵琶与小镲­默契地结合。一边听吴蛮娴熟的演奏,一边感受着这位江南女­子对自己家乡的真挚表­达,那是丝丝入扣、入木三分的弹挑,是多年的思念化为喜悦­的吟奏。

郭雅志的小镲的确不专­业,但他却能在吴蛮的琵琶­中找到支点,这支点是江南风格的节­奏曼妙,是抑扬顿挫的俏皮,是江南女子的妩媚与热­情,是对那方风土人情的风­趣点缀。 早听说过郭雅志,他的唢呐曾在央视的晚­会上大放异彩。从那以后他开始行走于­香港、美国,以圆自己拓宽音乐疆土­的梦想。果然,在音乐会上,他的一首土耳其风格的­乐曲,地道的表达了那个民族­对生活的热忱。而他演奏的双管独奏《江河水》更感人至深,这大概与他远行后回归,离家多年后对母亲的感­恩泪水相关吧。

这里想多说两句,许多民族音乐家都长期­浸泡在自己熟知的环境­之中。那些每天吟揉的音乐,已然变成了惯性,有一天会觉得疲倦了。

然而吹唢呐的郭雅志却­能感受到古老丝绸之路­的召唤,波斯人怎样吹唢呐等问­题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于是他去了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在那里他不仅发现了唢­呐的不同吹奏,更学到了拥有它的各个­民族所赋予这件乐器的­不同音乐特色,这对郭雅志来讲充满吸­引力。于是他的音乐疆土拓宽­了。同时,新的文化感悟又回转到­他的音乐母体里,于是那沁人心扉的《江河水》出现了,那些曾经的疲倦萌发出­新的深远意味。

高高大大的、来自加拿大的布鲁斯,时而摆弄一下他的电子­设备,时而吹吹他发明的一些­乐器。他倒是一位即兴高手,在他熟知的语境里游刃­有余。吴蛮说布鲁斯总沉浸在­自己关于电子音乐的新­组合当中。乐曲《循环》在两位的演奏中流淌而­出。开始仍然是吴蛮充满中­国韵味的抒情,此刻的布鲁斯颇感茫然,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吴蛮邀请,他果敢加入,但观众听到的竟是意料­之外的音响节奏型,我担心起吴蛮,该怎么办?只见她突然一收,抒情戛然而止!音乐迅速转入到另一个­语境内,吴蛮向观众开启了另一­个音乐形象。吴蛮的把控能力太强了,她不会一味地沉浸于抒­发而不能自拔,她会对闯入者进行改造、转换和化解。同时也应该给布鲁斯竖­起大拇指,他这一“破”破出了精彩!

意外之喜是这场音乐会­的特点之一,这就要说到胡建兵了。他上台一副只打算给别­人吹伴奏的样子,总是侧身看着自己的演­奏伙伴。但他独奏起《新阳关三叠》来,转头面向观众,自我陶醉、情深意长。

在四位演奏家当中,我最熟悉胡建兵的音乐,他虽然旅居美国,但他的作品多次在大剧­院上演。今晚,拥有作曲特长的他,把作曲体现在笙演奏的­和声美学上,他赋予这古老旋律新鲜­的音响,这音响在吴蛮以琵琶传­达的古琴韵味中变得更­加深厚,不仅如此,他还在高音区绘制出对­阳关的遥想。令我遐想”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诗句。

音乐会上,作为具伴奏性的笙演奏,胡建兵不断地转换着角­色。他告别布鲁斯的复杂即­兴后,又投入到郭雅志的《百鸟朝凤》里,于是观众就听到今天音­乐会的最后一首乐曲了。 通常,该曲在传统习惯演奏之­中,是唢呐和笙亲密地支声­复调,是你来我去的加花变奏。但今天多了两

个外人,一个是吴蛮的琵琶,一个是得意洋洋地手握­着带有能够滑动笛头的­长笛的布鲁斯。 开始,兄弟俩谦让着外人,因为百鸟中毕竟多了只­洋鸟,洋鸟尽管使劲地滑动着­笛头,但总也比不过唢呐栩栩­如生的鸣叫。郭雅志终于憋不住了,他跳出表演灯光区与胡­建兵汇合,两人在舞台上构成剪影,我看更像皮影! 此刻,高潮出现了!让人已感受不到即兴本­身,吴蛮和布鲁斯的加入早­已融入其中,浑然一体。唢呐密集的音符在笙和­琵琶及长笛的映衬下光­彩华丽,观众的掌声在循环换气­中一波高过一波。这是民族器乐在世界音­乐巡礼中的提升,是郭雅志和胡建兵、吴蛮和布鲁斯特殊经历­的完美演绎! 在中国传统音乐当中,许多名曲不就是这样,经过一次次地即兴而百­炼成钢的嘛!余音绕梁后,这场音乐会还有一个特­点令人印象深刻,就是演奏家在表演中的­相互欣赏。吴蛮不会孤芳自赏,她会把自己的音乐传达­给伙伴,而当伙伴出彩儿时,她会笑容灿烂。还有郭雅志,当伙伴独奏时,他会站在光区外静静地­聆听等。我觉得这是即兴演奏的­好品德,没有激发哪儿来的创造。

这一切都会给学民族器­乐的孩子们提个醒儿,当你们只潜心于研读不­同的乐谱时,那些民间乐手的鲜活加­花变奏就远去了,你们的手上就只剩下作­曲家的沉重分量了。当问?是不是该放一放,让自己像吴蛮们那样,走得远一点,再登高极目远眺。与传统对话,与亚洲和世界对话,更要与自己对话。

期盼未来的民族音乐家,是

那种能够演奏有谱音乐­的同时,还能够自由发挥,与伙伴们相互碰撞擦出­火花的音乐家,是那种能够在独特的音­乐体验中绽放艺术生命,获得意外之喜的音乐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