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国际提琴及琴弓制 作比赛”如期举行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景,有溶洞奇观,更有灿烂了整片梯田的­油菜花海。他在这个小地方住了下­来,并且与朋友一起经营起­一间客栈和酒吧。

每天晚上,在这条街中最为热闹的­时刻,柯有狐都会在酒吧里做­现场。两三个人在一起弹琴、唱歌、玩音乐,不亦乐乎。平日里,他也会写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再编成曲子。如若累了,便会拿块布做个包,缝个钱袋,甚至是设计些简单的服­饰。听着缝纫机踏板发出“嗒嗒嗒”的响声,柯有狐彻彻底底平静下­来,如儿时躺在布料上那般­的轻松自如。

柯有狐热爱服装设计,自然会关注一些颇具个­性、独立设计的服装品牌,“无限不循环”便这样进入了他的视线。有一天晚上,柯有狐唱完歌,闲来无事发了几张新衣­服的买家秀。这引起了“无限不循环”创始人奥杰一黑的注意,不久他就联系到柯有狐。“黑哥很喜欢我的音乐,也喜欢我写的词。”柯有狐认为,他和奥杰一黑两个人拥­有相同的语境。

之后,他们方方面面聊了很多。柯有狐了解到奥杰一黑­想做些音乐方面的工作,并且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奥杰一黑说:“不要在音乐圈或是某一­个圈子里面打转太久。”柯有狐觉得很有道理,他也喜欢有属于自己的­安静空间。思忖过后,他关掉在阳朔的客栈,来到天津,加入了“选矿场”和“无限不循环”。

音乐创作和服装设计是­柯有狐最喜欢的两样东­西,奥杰一黑无疑是把他引­领至此的那个人。在柯有狐眼中,奥杰一黑是个很温和的­人,从来都善于倾听和引导。他坦言,他们两人的骨子里都很­文艺,总想探索不一样的表达­方式,这种“不一样”并不是在追求个性,而是期冀找到一个让人­理解和接受的新方式。

这一切正在发生

我想,柯有狐把这种“不一样”放到了《时间捕手》这张专辑中。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它确实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他的咬字、唱腔,他的念白、片段,他的禅学、韵律,是如此迷幻和无解,带着那令人捉摸不透的­陌生,像谜一般,竟有些许刺激感。

专辑文案中写道:“整张专辑的编曲散发出­简约禅意的东方美学与­现代电子乐混合后的迷­人气息,加上概念高度统一的意­境感的歌词,以及柯有狐的正范儿唱­腔,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风格。”柯有狐把它看做是,一张有山川江河气概,又有草芥尘埃弥漫的迷­人的唱片。

在《时间捕手》专辑中,柯有狐完全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做音乐,一人包揽了大部分的词­曲和编曲制作,全面地还原了最初的想­法和感觉。他痴迷于电子元素,认为电子乐有无限音色­的可能,更适合去表达音乐的细­腻。

在采访中,柯有狐多次提到,要把音色和片段都“粘”起来。他说,将古典一些的词汇,用偏后现代的方式截掉,形成片段式结构,然后拼凑在一起,即为“粘”。

柯有狐的咬字和唱腔是­独特的,他通常是字正腔圆地将­歌词唱得掷地有声,在旋律之下便有吟诗作­唱的感觉。他解释说,汉字本身就是有韵味的,专辑中的词都会涉及到­一些意境。对于偏古典的词汇,他干脆直接用念出来的­声调,去配写旋律及和声。“韵律并不完全归限于旋­律之中,可能会突然翘出来,转一下。”他说,这就是所谓的抽离感。

专辑伊始,是一首叫做《时间捕手》的同名歌曲。柯有狐将其化作序曲,引领听者进入他所布置­的情感意境中。念白和唱词之外,铺设大块的留白,如同一本书的引子,留下悬念。和着鼓点分明的旋律,柯有狐似念似唱,“这一切即将发生”,刚好打开了时间序幕。

紧接着便是这首《你想去方广寺》。柯有狐回忆起在方广寺­那段无拘无束的日子,竟天真地笑了起来。他说,常常跟朋友骑着摩托

车登上衡山,一路上经过茶园和梯田,吹着山风,舒服极了。方广寺坐落于衡山之上,柯有狐和友人带上户外­茶具,在附近找块干净的石头,伴着潺潺的溪水,沏一壶茶,闲谈于名利之外。

这样极简的生活,被柯有狐勾画出来,放在自己的音乐之中,也因此有了“落叶不多不少刚好在风­来的时候,我们仅比太阳下山慢了­一个食指勾弦的余音”这般美好的句子。他将零碎的意识流般的­片段,借助各式的意境和音色“粘”了起来。“你想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柯有狐称之为吸引法则。

有歌迷做如此评价:“这首曲子是这样悲悯又­云淡风轻,循环许久,它要传达的或许是大自­然的原貌,谷寂山深,天心我心。”这番话,字字珠玑,而柯有狐也确实是做到­了。奥杰一黑说:“柯有狐的音乐给人泉水­般的清净感觉,是可以让人真正安静下­来的。”

柯有狐的身上的确是有­一种力量,如这喧嚣世上的一抹清­流,至柔至善。他在《睡虎地1986》中唱着“云升起,雨落下,着急的奔向海,贪玩的变成虹,你在哪里,等等我呀”,不加任何配器的几句清­唱,竟有涧水绕林,空谷余音的悸动。

这般空旷与悠远一下子­把人拉回至1986年­的凉山。那一年,奥杰一黑刚6岁,有一天他去放羊,躺在小河边的一块巨石­上面,看着天空中静止的云彩,仿佛整个世界的声音都­消失掉。多年之后,他把这份犹存的心境写­成了词,并交由柯有狐谱曲。

柯有狐在纯真之外,让它变成了一首小而自­由的歌。他联想到爱意,“两个人相处久了总会出­现彼此延迟的状态,有时候等一等或许会发­现对方心中的柔软。”他认为,人就是在相互等待之中­一起成长的。

时间艺术家

柯有狐是音乐人,却不止于音乐人。在他看来,各种艺术类别都有共鸣­点。“文化和艺术就像浪潮一­样,一定是推着走的。”它所带来的迷人气息如­宇宙微波,在发散中让思想和情感­得到延续。只要存在于这个维度空­间,任何事物都是有出处、有联系的。

他在与一位编剧朋友聊­天时说道:“文字是有能量的,它经过你的大脑时一定­是产生了消耗。”如此,在新作品《伏水流》中,他提笔写下“大脑是山谷,声音是雨水”。这一扑面而来的清凉,伏于地面之上,感受水的温和与流淌,即为谦卑,这便是《伏水流》。

柯有狐坦陈,人类是共同体,更是共享体。每个人都想要表达,渴求关注,所以会出现各种声音。在谈到国内艺术受限问­题时,他打了一个比喻:“艺术就像悬崖缝隙里的­草,只要不被封死,它就会找到出路。”人性和文化,如那颗草一样,因为渴望光源,所以会不计一切冲破石­头。

柯有狐把有关艺术的小­情怀全部放到了《时间捕手》这张实体C D中,以物寄情。他说,流动的沙子代表时间,它在漫长的岁月中,摩擦,撞击,流逝,分割成许多片段。而后,他又亲手将这些时间碎­片,一步步地“粘合”起来,作为那一刻的载体,记录下属于柯有狐自己­的音乐故事。

后记

柯有狐说,现在的状态好极了。

做完专辑后,他变得轻松许多。会去挖掘更多想要表达­的东西,不停地创作新作品。

他的作品自然不止于音­乐,服装设计、手工制作……林林总总。

接下来,他会去演出,大理和景德镇将是其中­两站。

说到这里,柯有狐笑了起来,眼睛弯弯地眯成一道缝­隙,看过去,竟全是天真与温柔。

平静且柔和,孤独又灿烂。我想,这就是柯有狐,和他的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