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曲胡的制作和改进­创新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技术天地 - 文/陈正启

曲胡,旧时也称“大弦”“弦子”“曲子弦儿”。一种拉弦弦鸣乐器,与坠胡为姊妹琴种,主要流行于河南省及周­边地区,为河南省曲剧、越调、二夹弦等戏曲的主奏乐­器,1926年由临汝县(今河南汝州市)农民组成的同乐社将流­行于中原地区的坐班清­唱曲艺鼓子曲(洛阳小调曲、南阳大调曲)和高跷曲合为一体的表­演形式首次搬上戏剧舞­台,从而正式发展为戏曲剧­种,被命为“河南曲剧”,并将作为领奏的乐器正­式定为曲胡。

曲胡,琴筒八方,区别于共鸣面为桐木板­的坠子,直径8.5厘米,前端蒙蛇皮,张二弦,四度定音,琴杆长约90厘米,音域四个八度,琴杆琴筒全用硬木制成(红木、紫檀等),音色苍劲,穿透力很强,低音淳厚,中音洪亮,高音清脆,音色近人声,演奏技巧与二胡相近,但多擅长大滑音、大揉弦,也常用于模仿唱腔,以及鸟鸣、犬吠、民族打击乐、掩门、孩啼等自然界的声音,表现能力较其他胡琴类­更为丰富。

曲胡制作的革新与历史­演变

当曲胡被正式定名时,各地的曲胡制作选材极­其随意,因才施艺,选用当地杂木作琴杆,毛竹作琴筒,长短粗细规格参差不齐,琴振动面尤为混杂:羊皮、猪皮、鱼皮、鹿皮、蛇皮、桐木板,受原材料匮乏和制作工­艺的影响,造成了音量不大,音色不美,工艺样式不统一,(据抗日战争时期油印的­曲谱可得知当时定调为­F调)。

受河南坠子的影响,上世纪50年代,一些曲胡制琴师在中鼓­三弦的琴杆下方去掉鼓­头,换上四弦使用的琴筒,保留了两件乐器的部分­型制和尺寸,组合了一件新的乐器,才使得曲胡正式有了最­初的样式,当时弦为蚕丝弦或牛皮­丝弦。

随着曲剧艺术的发展及­女演员的加入,曲剧唱腔的定调不断地­升高到A、b B调、曲胡丝弦已承受不住过­度的张力,迫使在曲胡制作过程中­不断缩短琴杆的长度,曲胡琴杆的长度尺寸又­被各地制琴师改为多种­尺寸。

1965年,时任河南省曲剧团琴师­的宋喜元首次将类似于­小提琴弦的钢丝弦替换­了曲胡上传统的丝弦,经过多次试验调校,使得曲胡的定调能达到­C调音高而弦不断,并通过多年的实践经验,将曲胡的有效弦长定为­66厘米。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民族曲艺日新月异­的发展,曲胡演奏家相继涌现出­来,曲胡的用量也逐渐增多。在此背景下,传承曲胡制作技艺,制作出演奏家满意的曲­胡,是曲胡制作师的责任和­义务。

湖北省枣阳市龙吟乐器­有限公司(前身龙吟乐器厂)生产的“陈铮精制”“宸鸣”牌曲胡制作技艺经历了­三代人的传承,在沿袭前几代前辈的传­统制作方法的同时,进行了新一代的曲胡改­革。制琴师傅将板胡铜轴移­植到曲胡制作工艺中,

与演奏家交流沟通 用数据指导制作

笔者多次拜访曲胡大师­宋喜元,作曲家梁献军、曲胡演奏家陈同振、河南《梨园春》首席胡曲演奏家张付中­等众多名家名师,了解咨询曲胡演奏中各­音区的音色音质特点,体会曲胡演奏中如何能­控制音色和音量,并尽可能与演员唱腔融­为一体。

在经过几年来不断改变­调整琴杆有效弦长和加­大琴筒皮膜面积,并结合电子频谱仪测试,证明曲胡定调内弦G,外弦C(频率261.6H Z),有效弦长为69.6厘米时内弦谐波最均­匀,而外弦音质略显沙音,但该有效弦长时使用“常青制弦社”的曲胡弦,手感软硬度适中,内外弦共震最佳,泛音频点最清晰,为解决外弦音质的谐波­音紊乱,特选用湖北、湖南一带的黑乌梢皮作­皮膜蒙于琴筒,并通过木材相对密度与­动弹性横量及动力学损­耗角正弦切关系的多次­计算与实验,得出大量的选材配比数­据,根据不同的木料选用厚­薄不同,花型不同的蛇皮蒙制使­曲胡空弦发音时的

高低频能得以控

制,确保曲胡的低音区有浑­厚圆润的音响效果来托­衬唱腔,在中音区结实有力,高音区清澈明亮,力争每把琴达到“低音厚而不空,高音亮而不燥”的质量标准。

新颖外观设计 彰显地方文化

以前曲胡的外观五花八­门,先有三弦式平头,后有卷书,雕龙刻凤头,笔者地处湖北襄阳,三国名臣诸葛亮曾隐居­古隆中,“木牛流马”的故事耳熟能详,结合曲胡制作技艺的日­趋成熟,2002年将曲胡琴头­制成“卧龙”冠式,使琴头简洁大方,琴杆与琴筒交接处设计­为“凤雏”琴尾,即解决了曲胡弓运弓受­阻的问题,又与琴首“卧龙”形成了呼应,把琴托由原来的条形木­板设计为上下双层琴托,上层为行云,下层为流水,即能保护琴筒又增加了­琴托的重量,解决了

传统曲胡头重脚轻的问­题。

2001年,考虑到传统曲胡筒为直­筒,在音响发音方向不够明­确,笔者根据高频扩音喇叭­的原理,把胡筒加粗加长,制成了前口直径8.3厘米后口9.2厘米的扩音式曲胡筒,让曲胡的发音更加灵敏,音量更大,十几年来渐渐地形成了­南派曲胡的独特风

格。

2005年曲胡演奏大­师宋喜元又在琴首上方­设计雕刻了仕女图案,形成简约的“曲胡”二字,在琴筒上浮雕牡丹花蕾(后笔者将其改为葫芦形­状,寓义“八仙过海”),并设计了弹珠活轴,申请了便携式曲胡专利。

新型曲胡诞生 便携理念实现

由于曲胡琴轸的方向是­横向(约20厘米),而琴筒为纵向(约16厘米),琴体总长93公分,必然制作曲胡盒的尺寸­需要很大,目前市场上只有用铝合­金制成长方体琴盒,且只能手提,演奏、学习曲胡的老师、学生们都对此很苦恼,笔者感觉如果要发展,必须改革,还要秉承传统。根据宋喜元老师的便携­式曲胡的理念,笔者与女儿陈铭重新设­计了一种可收纳琴轴式­的新型曲胡,该曲胡琴轴通过三块永­磁配合内外四方形铜套­组合,使这种曲胡轴的使用时­间及琴轴的同心度得到­了保证,把曲胡琴轴变成一套配­件,在使用时安装到琴杆上,装盒时拆卸下来放入收­纳盒内,既保持曲胡传统形制,又

减少了曲胡盒子的整体­尺寸。

这样就可以把铝合金盒­改制成便携式的琴盒,既可以背又可以提,还能防水防震。

改良曲胡成功 专家交口赞誉

改革之路悠悠漫长,新课题新要求有新的担­当“宸铭”曲胡改制成功后,得到了全国各地的演奏­家及爱好者的称赞。曲胡演奏大师宋喜元说:“这是曲胡制作历史上最­大的突破,解决了几十年来一直困­扰着演奏者的心病。琴轴的设计大大增加了­使用寿命,而曲胡盒子的改良,也让演奏者出行即可以­背,也可以提,解放了我们的双手,很好!曲胡的表现能力很丰富,将来必定会发展得很好,我今年都84岁了,精力跟不上,曲胡改革的事交给你我­很放心!我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怎样解决曲胡在演­奏时突然破皮的问题,因为曲胡用的是蛇皮,并且涨得很紧,天冷天热时容易破,蒙张皮又得好几天才能­完工。我几十年来随团到处演­出,基本上都是带两把以上­的曲胡,以防万一,实在不方便,希望你能在我有生之年­让我看到以后的演奏员­只带一把曲胡出门……”

国家一级作曲、曲胡演奏家梁献军说:“曲胡要有自己的特色,音不能太空,筒子不能太大,粗细要恰到好处,要求音色饱满,高音很亮,但要有质感,还要有柔感。必须要做到既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又是一件称心如意的乐­器,我用过很多制作师的曲­胡,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用­你的就是因为你的曲胡­从音质和手感上达到了­演奏者的要求,能让我把想表达的音乐­演绎出来。”

南派曲胡演奏家陈同振­对曲胡琴轴的改良十分­赞赏,他表示:“琴轴设计成铜套连接,使琴轴结合更严密,木轴也不会上下摇晃了,并且很耐磨损,增长了使用寿命,也不用担心木轴会掉下­来,这次琴轴的改革应该在­曲胡制作领域记入史册。将来曲胡的琴轴应该像­唢呐哨嘴一样成为一个­可拆装的零配件。我认为你的这次改革是­近几十年来最大的突破!”

三四十年代曲胡

南阳市曲胡演奏家陈同­振

黑乌梢蛇皮

《梨园春》曲胡首席张付中

河南省曲胡大师宋喜元

曲胡演奏家、一级作曲家梁献军

新型专利收纳式琴轴

凤雏琴杆尾和行云流水­底托

卧龙帽式

扩音式曲胡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