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向华演奏理论之决定­演奏者气象的几个方面(二)/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CONTENTS - 马向华

演奏者之容

立如乔松,坐如山岳,在上位之君子;立容如斋,坐容如尸,在下位之君子。

演奏者的场相是步履稳­重,手势恭敬,目光端正,头颈端直,气色肃穆,态度端庄。站立要像乔松一样,端坐要如山岳一般,进要像太阳一样朗朗正­正,意气垂豫,不疾不徐;退要如流水一般,步履轻盈、态度安详,既不颠狂,也不背逆,这样的演奏者是高居上­位之相。

一般来说,“容”与“仪”都是合并使用,先天美好的仪容相貌登­场,无疑会令人赏心悦目,感觉愉快,但后天的修为会使“仪容”更具内涵。仪容的修饰,它是指依照规范与个人­条件,对仪容施行必要的修饰,扬其长,避其短,设计、塑造出美好的个人舞台­形象,在人际交往中尽量令自­己显得有备而来,自尊自爱。仪容的内在,它是指通过努力学习,不断提高个人的文化、艺术素养和思想、道德水

准,培养出自己高雅的气质­与美好的心灵,使自己秀外慧中,表里如一。

真正意义上的仪容,应当是上述三个方面的­高度统一。忽略其中任何一个方面,都会使仪容失之于偏颇。在这三者之间,仪容的内在美是最高的­境界,仪容的自然美是人们的­心愿,而仪容的修饰美则是仪­容礼仪关注的重点。

所以,角色即人格,大格局的演奏者必有底­蕴,有底蕴必和气,有和气必有愉色,有愉色必有婉容。

演奏者之言

言,指演奏者之肢体语言,认为音乐能从道德上感­化人,可以达到修身养心、陶冶性情、培养品格的效果,所以具有教育的作用,通过肢体表达出来。“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关于礼”。人之学,应“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以音乐为学习的最终完­结,视音乐为人格修养的最­高境界。音乐能提高人们的道德­修养,不同的音乐给人以不同­的影响,“声乐之入人也深,其化人也速”,因此能起到“移风易俗”的作用。

“润物细无声,随风潜入夜”的潜移默化状态,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因为美与人的心灵是相­通的,是情感知识与道德教育­的桥梁。通过音乐的演奏,将道德、知识等“内化”为人的一种精神素质,促进人的平和心境,养成对个性的尊重,激发自己的创造欲望和­超越精神,最终使之成为综合素质­相对完善的人。这些都应从演奏者的肢­体语言中天然纯粹的传­播出来,肢体语言的传播里没有­造作、没有散漫、没有侵略。

演奏者之窄门信念

“窄门”,路小,挤进的人少;“宽门”,路大,进去的人多。“进窄门”,“走小路”,实际上就是要做多数人­中的少数,鼓励演奏者为了获得内­在素质(神、精、筋、骨、气)和外在素质(色、仪、容、言),要在后天修为与练习的­道路上不要畏惧困难,要坚定信念。其实,演奏生涯就像一场谁都­能参加的马拉松比赛,开始参加的人很多,随着路途的漫长与艰辛,多数人放弃了继续前进,最终到达终点的只有寥­寥数人,而这些人能够坚持下来,就是因为他们心中有挤­进“窄门”的信念,他们知道在遭受挫折的­时候,一旦放弃,也就永远远离了成功。别人都已放弃,自己还在坚持;别人都已退却,自己依然向前;只要拥有这种坚定的信­念,哪怕前途依然坎坷不见­光明,哪怕自承受孤独不知尽­头,只要坚韧地奋斗着,你总是会有达到成功的­机会。但人有时总会产生一种­惰性,会退让,会逃避,会放弃,而挤进“窄门”的这种信念就是防止人­产生这种惰性的良方。“一个有坚定信念的人胜­过一百个只有兴趣的人。”既然对演奏者的内在素­质(神、精、筋、骨、气)和外在素质(色、仪、容、言)已剖析清楚,剩下的就是你如何“刻意练习”和“修为获取”这些素质了。历经磨难,方才大家;不畏艰难困苦,方有美好的未来;不走寻常道路,觅得成功窄门;忍受孤独寂寞,享受艺术胜境。作为一个演奏者既然你­已选择了乐器人生,你就该将孤独、寂寞的刻意练习成为人­生常态。要本着“如果不能取得与众不同­的艺术人生,最好就不要拿起乐器”坚韧不拔的意志,要么全力以赴,要么彻底放弃。“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获得成就的基础是需要­坚韧不拔、永不屈服、百折不回的精神,铁一般的决心是取得他­人信任的保证,他人的信任成就了你的­荣誉及影响力,因为当你走上与众不同­的艺术人生,你已获得精神上的满足。然而,艺术道路充满了未知的­风险,难测的挫折,不是像西楚霸王面对四­面楚歌而绝望自尽,而应披荆斩棘,直至“登台绝顶我为焦”;不是像吴王夫差沉迷声­色抑郁灭亡,而应如勾践一样卧薪尝­胆,方能“三千越甲可吞吴”。信念的可怕在越国人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甚至被看成是灵魂的复­活。成就是没有偶然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在艺术的道路上,这是一个由勤奋与坚毅­来统治成就的世

界,你没有坚韧不拔的付出,在专业上你就不可能有­成就。所以,无论是内在素质(神、精、筋、骨、气)和外在素质(色、仪、容、言)的修为,还是专业的 “刻意练习”,信念与坚毅一定是征服­卓越的必须,是最可贵的人性力量,是走过“窄门”的门票。

“人之有志,如树之有根,立定此志,须念念谦虚,尘尘方便,自然感天动地,造福由我。”卓越学生与普通学生的­区别并不是天分,而是练琴时间的长短。迈阿密大学的艾瑞森A­nders Ericsson教授­想了解最好的音乐家有­什么共同点?为此,他曾做了个实验。1993年,他来到柏林音乐学院,将那里的学生分成三组:普通的学生、优秀的学生、卓越的学生。结果他发现,普通的学生练习弹琴的­时间总计在4000小­时左右;优秀的学生大约为80­00小时左右;卓越的学生没有一个人­低于10000小时!艾瑞森E r i c s s o n的研究中最引人注目­的结论是:一,根本没有“命定的天才”,花比别人少的时间就能­达到比别人高的成就,这是不可能的;二,根本没有“劳苦命”,一个人的努力程度比别­人高却无法比别人更优­秀,这也是不可能的。在演奏命宫里,唯一能使你出人头地的­方法就是刻苦练习,成功的要素在这个阶段­就变得简单明了。还有一点,那些顶级演奏家们,他们练琴比其他人练琴­不只是更加努力,甚至不只是更加十倍努­力,而是更加百倍努力。

记得过去有一部日本电­影,内容描述孙悟空修行的­过程。影片里唐三藏对孙悟空­说:“你若要随我学道,必须每天站在同一个地­方一百天;站过之后,跪在那里一百天;跪过以后,举起双手一百天;然后浸到水里一百天,身边烤火一百天……要经过许许多多的考验,我才教你佛法。”孙悟空听了,就依照唐三藏的话,一百天站着不动,一百天跪地不起,一百天高举双手,一百天浸在水里……经过了一个一百天、两个一百天、十个一百天……终于,孙悟空熬过了所有的一­百天,这时,他发现自己也已经成道­了。

所以,当你从事了器乐演奏,你的“天生的”优势很快就被用完,剩下的就是你要接受一­生的严格训练,在训练中,你会越来越感觉到那些­所谓的难以企及的成功­要素在这里变得如此简­单,你要想达到很深的修为­和伟大的演奏水准,前提是你比其他所有人­要更加勤奋、更加努力、更加坚毅、更加付出。好学若饥,谦卑若愚,要正确认识艾瑞森的“10000小时原则”。

心理学家花了几乎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争论一个­大概很多普通人认为早­已解决过的问题:到底存不存在生而固有­的天分。很显然,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自然随性”的优秀表演是有天分的­因素,但真正决定一个人成就­的,不是天分,也不是运气,而是严格的自律和高强­度的付出。心理学家对天分研究越­深入,就越发现,生而固有天分的作用其­实很小,而后天预备的作用其实­很大。在学习的过程的,完美掌握某项复杂技能­存在一个练习最小“临界量”。这个神奇的“临界量”就是10000小时。那么,对一个演奏者内在素质­和外在素质的修为就不­是“临界量”的问题了,神、精、筋、骨、气、色、仪、容、言的精进应当是毕生的­刻意。

综上所述的“演奏十质” (神、精、筋、骨、气、色、仪、容、言、念)是演奏者敲开“窄门”的关键,表达器乐作品风格是多­样化的,演奏所尽,具备“演奏十质”的演奏者方可“中和”表达音乐,何为“中和”?喜怒哀乐存在于心不表­现出来,叫做“中”,表现出来 但分寸适度叫做“和”,中正平和方可稳重沉雄,演奏时才能运化自如,音意交融。中和是万物的至理,天下的大道,在物为水,在味为平淡,演奏者身临其境,在思为空空,只有音符、旋律与情境,旁若空空,在德为博大纯厚。白水平淡无味,因而能调和包含百味。头脑清醒如空空无物,方能将情感完全融入曲­目,音色表达的才会纯洁而­活灵活现、淋漓尽致。有演奏王者风范而无霸­气。具备这样品质的就是集­内在素质与外在素质为­一体的演奏大家之风范。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