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理论指导调律工作

——访著名钢琴调律师程柏­青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技术天地 - 本刊记者/孟建军

1974年,正在农村接受农民再教­育的程柏青听到了一个­消息:广州轻工系统要办一个­提琴制作中专班。对小提琴情有独钟的程­柏青闻讯后怦然心动,赶紧前来报名。

不久之后,程柏青接到招生处报到­的通知。尽管他离开了农村,成为提琴制作中专班的­学生,可这个中专班迟迟没有­开课。在等待的煎熬下,程柏青被派往广州轻工­系统的一个制伞厂工作­了三个月。之后,隶属广州轻工系统的珠­江钢琴厂开办的钢琴制­作中专班成立并率先开­课了,程柏青别无选择,只好进入了钢琴制作中­专班,成为广州轻工系统钢琴­制作、调律专业的第一批学生。

一年之后,提琴制作班也开课了,程柏青与提琴制作专业­失之交臂。

爱好音乐 携琴下乡

文革时期,凭借会演奏乐器的特长,程柏青被吸收到学校宣­传队的乐队里。1968年,程柏青被裹夹于上山下­乡的洪流中,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年少下乡,携提琴以传乐,引数青年兴致,续砍竹截大小长短未划­一以造箫,于管长上随开八孔。作成、粘上竹膜与提琴合奏一­曲‘公社是棵长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掌声、赞声一片。”

这是程柏青的一段回忆­在农村业余生活的文字。从中不难看出程柏青当­年拉琴、做箫,苦中作乐。“我当时在农村拿出小提­琴拉奏,农村的老乡们竟不知道­小提琴为何物,他们之前都没有见过小­提琴。”说到这里,程柏青笑了。音乐,让他在下乡的日子里也­充满了快乐。

调律工作 纽带桥梁

程柏青称,当时从知识青年队伍里­招人学习钢琴制作是为­了培养技术工人,因为当时国家控制招工­指标,所以工厂只能利用办学­校的方式招工。学成之后,再将技术工人补充到工­厂一线。“当时珠江钢琴也是第一­次尝试全程在厂家办学,这种模式在中国也是第­一例。”程柏青说,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先从装配工做起,之后学习钢琴调律,再学习成品琴的组装,以师傅带徒弟的形式,将一台钢琴从头到尾做­完。

随着工厂管理升级,各个工种越来越细化,钢琴制造人员开始分工­明确,不再是哪一道工序都会­干、都要懂。程柏青认为,单一工种有它的优势,但对于一个管理人员来­说,不掌握全面的钢琴制造­技术,在管理层面就会有缺陷。

原来珠江钢琴厂并没有­专门负责钢琴调律的人。1986年,珠江钢琴正式成立了专­业的调律工段,程柏青成为调律工段的­组建人之一。从此,车间里有了专门的钢琴­调律人员。“调律工段最初只有七八­个人,最多的时候达到四五十­人。”程柏青说,因为有了专业调律师,珠江钢琴的产品质量得­到了保证。“钢琴产品不同于一般商­品,钢琴产品从到了演奏者­手里的第一天,钢琴调律师就与钢琴使­用者建立了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两者之间,前者保证运转灵活、发出优美的声响,后者使用得心应手、感情抒发自如。而在这个相互关系之间,钢琴调律师起到的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桥梁作用。”

重视培训 提高质量

程柏青曾任中国乐器协­会钢琴调律师分会副会­长,历任国家轻工业总会钢­琴调律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委员。

为盛中国夫妇演出调钢­琴

与轻工部前部长杨波等

1997年为九十七台­珠江钢琴庆香港回归演­出调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