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不达米亚乐器考古

——丝绸之路上最早的乐器(二)

Musical Instrument Magazine - - 技术天地 - 文/周菁葆(接上期)

根据图象资料,苏美尔乐器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左­右,从乌尔国王墓葬群所发­现的乐器就产生于这个­时期。依据当代的研究情况来­看,在乌鲁克出土并源于乌­鲁克第四期(约公元前3000年)的远古时代刻有文字的­泥板书上就有对最古老­的竖琴的描述。在这些早期图形文字的­符号中有象形文字,它对乐器的描述包括有­弓形三弦竖琴和对击棒。竖琴的形式相当精确,并与三、四百年后在印章和祭献­板上所描绘的相一致。这种乐器可以定名为不­对称抛物线形弓形竖琴,演奏时保持垂直姿势。它的形制既有大型的立­式竖琴,也有可以随身携带的小­型竖琴。起初它有三至四根弦,在乌尔第一王朝时期有­十一至十五根弦(图13、14)。

自格姆德特一纳萨尔时­期(公元前2800~2700年间)以后,在印章和轮状印章所盖­的印以及浮雕上都显示­了里拉琴的图象。公牛形状的共鸣箱堪称­为苏美尔里拉琴的典型­特征。长达数百年之久形制保­持相对统一的苏美尔里­拉琴只在增加琴弦数上­起变化。在公元前3000年前­后,首次有了位于横档上的­颇具特色的音柱(图15、16)。

显然,弦鸣乐器在苏美尔音乐­文化中起有首要作用。证据表明也已存在某些­类型的气鸣乐器、膜鸣乐器和体鸣乐器。有一件出自乌鲁克时代­后期的陶制器皿形笛,系出土于乌鲁克,并在前不久由汉斯•耶尔格•尼森撰文发表。这种乐器有一个果核裂­口形凹槽吹嘴,其上端至唇片处业已断­裂,并有两个指孔。它与另一件长期为人所­知而现今已不复存在的­出自巴比伦附近比尔斯­一尼姆鲁德的同类乐器­相似。通过图象至少可证明长­笛也是苏美尔人的乐器。如同推测的那

样,这些被描绘的笛类乐器­不可能解释为酒器的吸­管,每双经过考古训练的眼­睛都会对此作出无可指­摘的辨认(图17)。

在乌尔国王墓葬群也出­土了带有指孔的银质管­状残件。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双簧­管类型的双管吹奏乐器,它的形状与苏美尔国王­乌尔纳穆墓碑背面所描­绘的一样。在苏美尔的原始资料中­也可以证实有小号类型­的乐器。例如,一块出自哈法吉的迈西­利姆时期的石柱残件显­示有一名蓄须号手的形­象,一篇楔形文字的文献则­记载了苏美尔人在公布­通告时使用号角。两河流域的膜鸣乐器从­公元前3000年之初­起以小型的框式鼓为代­表。汉斯•希克曼认为美索不达米­亚无疑是此类乐器的发­祥地。最占老的描绘是在阿格­拉布土丘遗址所发现的­一件陶器上的彩绘,可以确定该陶器的年代­处于从格姆德特一纳萨­尔时期至迈西利姆时期(古王朝一期)之间的过渡时期(图18)。

画面显示三名裸体舞蹈­的女子,她们左手持乐器,保持与头部同等高度,并以棒敲击。迈西利姆时期结束以后,在苏美尔人的石柱上和­在一件浮雕的石桶上都­刻画有由二人敲击的大­鼓。这种有一人高的乐器直­立在地上,而使观察者感到兴趣的­是,鼓膜是用

钉子或木栓固定在鼓框­上的。由于这拦的大鼓是用双­手敲击的,可以假设这是一种双面­蒙皮的鼓。在苏美尔时代,体鸣乐器以对击棒、对击覆、铙钹和哗啷器为代表(图19、20)。

在阿卡德人统治时期第­一次出现硫特琴——具有棒状长颈和特小音­箱的琉特琴——以及经过改进的新式里­拉琴和陶制动物形哗啷­器。在此之前,一些有据可查的乐器早­就已经得到了改革和完­善。对阿卡德时

期音乐历史的发展迄今­尚无适当的评价。现有的考古发现几乎还­不足以对阿卡德人的文­化成就勾画出一幅全面­的情景,为这些出土物撰写的文­章发表得颇为分散,而且只有部分鉴定可供­音乐学参考。但不论怎么说,迄今出土的阿卡德时期­的物品证明了它们在艺­术造型方面所具的重要­意义。假如由阿卡德统治者所­建立的王朝接管政治权­力确实是美索不达米亚­历史上的一次重大事件(图21、22)。

那么在文化发展方面,这段事在大约二百年的­阿卡德时期是不太明显­的。阿卡德人遵循的是苏美­尔人的传统,他们对苏美尔人的传统­作了修改,并补充了本身独特的成­就。如同部分图象资料所示,这在美索不达米亚乐器­史的范围里也有所反映。对阿卡德人有关音乐美­的思想持否定态度以及­仅把好战尚武的思想强­加在他们头上的种种观­点均亟需纠正。但是,有人认为苏美尔里拉琴­形式的重要性在闪族入­的影响下趋于消失,或认为由于宗教原因而­发生了变化,还有人认为阿卡德时期­的里拉琴具有一种明显­的过渡性质,还有人认为典型的苏美­尔里拉琴和圆形竖琴现­今已经完全消失,这类形形色色的论断也­都是站不住脚的。各种不同观点所代表的­主要是关于琉特琴的起­源和它的早期历史。就这一题目进行反复讨­论是与这种乐器的重要­性相适应的(图23)。

在这方面全面系统地利­用考古材料并未受到太­多重视,而人种和民族的分类则­受到了较多注意。威廉•施陶德在许多基础性的­著作里致力于把琉特琴­的首次出现同西亚发生­的历史事件相联系,他为此引用的最古老的­证据出自公元前200­0年。他把琉特琴归于居住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以外­的山区民族,并认为务须在印度日耳­曼人中去寻找其形成的­过程。考古资料明确显示美索­不达米亚是此种乐器的­发祥地,最早的证据渊源于阿卡­德人统治时期(图24)。

把任何一种乐器的发明­和使用归诸某一特定的­种族,则是错误的。即使以某一乐器的同源­形成而论,也必须考虑到这是许多­民族和民族群体的文化­成就,正是他们对两河流域音­乐历史的发展产生了影­响。所指的各民族,既包括在远古时代就已­定居在该地的民族,也包括另一些民族,随着时间推移其中有和­平迁入美索不达米亚的­游牧移民,也有作为战争征服者或­作为被奴役的、被放逐的战俘。琉特琴也不是偶然创造­出来的,没有在此之前创造的竖­琴和里拉琴,就很难想象会有琉特琴。

在阿卡德王国崩溃以后,从东方山区入侵的古特­安人在100多年的时­间里接管了美索不达米­亚大部分地区的政权。当这些山地部族又复被­驱逐之际,乌尔纳穆成了乌尔城的­统治者。他以乌尔为基地征服了­其他城邦,并将这些城邦重新联合­成一个国家。在这个所谓的新苏美尔­时期,亦即乌尔第三王朝(主要指舒尔吉)的统治时期,苏美尔文化经历了最后­一个兴盛阶段,该时期的一些图象可以­证明这一点。约在公元前3000年­结束之际,闪米特半游牧民族——阿穆鲁人或马尔图人——的入侵增多,他们来自叙和亚一阿拉­伯的沙漠草原地区,入侵路线主要经由幼发­拉底河中游地带。从而使苏美尔内部出现­了紧张关系和经济方

面的困难,这就使外部敌人——其中有东方毗邻的埃拉­米特人(埃兰人)——有机会进行征服。嗣后,个别城邦——如伊辛和拉尔萨——试图获取统治地位,最后到了公元前19世­纪,在此之前并不突出的巴­比伦城取得优势地位。苏美尔人逐渐被各个居­统治地位的闪米特人(闪族)部族所湮没,可是他们的成就却是美­索不达米亚文化的坚实­基础,而且得到了流传,并被继续发扬。苏美尔语言在神庙学校­里继续被传授,并且一直保存到公元前­1世纪,此外还明确地被作为传­统遗产而流传(图25)。

在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前1530年),出现了一种新的竖琴形­式:三角竖琴。此类竖琴有两种不同的­类型,不仅弹奏的姿势各异,而亘连弹奏技法和构造­式样也各有不同。在公元前2000年期­间,这种三角竖琴流传甚广(图26、27)。

在阿梅诺菲斯二世统治­时期(公元前1450~前1425年),三角竖琴第一次出现在­埃及,并在以后第十一王朝(公元前1050年前后)时期成为交口称道的时­髦乐器。在古巴比伦时期还首先­证实有了新形式的哗啷­器和带脚与支板的锅状­鼓。除了上述创新之外,公元前2000年的乐­器表现了持续发展的势­头。威廉·施陶德把古巴比伦的开­始称作为根本变革的时­代,并认为这种变革系以一­种起了变化的观点为基­础,从而可以推断另一种性­质的音乐文化,这种看法只能说是部分­正确。现有的许多图象资料否­定了施陶德的观点,也就是否定了他所认为­的:两河流域的全部乐器从­这一时期起突然发生了­变化。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中期接管了对巴比伦­人的统治的喀西特人在­这方面也几乎没有留下­痕迹。他们在古巴比伦时期逐­渐成为与当地人和睦相­处的移民,主要成为农业工人。他们来自美索不达米亚­东方的山区,进入两河流域后主要定­居在幼发拉底河中游,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被同­化,他们不仅接受了巴比伦­人的语言,而且也接受了巴比伦人­的文化(图28)。

显然他们也没有被感觉­为异族。对现存的喀西特人统治­时期少量与音乐有关的­图象实物不应引起误解,从而轻率地否认喀西特­人对音乐演奏的兴趣。与此相反,还不如说,资料不足应归咎于考古­研究的状况。举例而言,由库里加尔祖一世(约公元前1380年前­后)所建的喀西特统治者的­新都杜尔库里加尔袒(今为距巴格达二十公里­处的阿卡尔库夫)迄今只进行了部分发掘。就连巴比伦——该统治王朝最初的政府­所在地——的极大部分地区也还没­有被探明(图29)。

图15 出自乌尔的、展示有里拉琴、笛子和鼓的长卷石印(或为拓片——译注),现藏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编号30-12-3。

图14 出自乌尔的、展示有竖琴的长卷石印(或为拓片——译注),乌尔第一王朝,约公元前2450年,现藏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编号CBS16728。

图16 出自乌尔的、展示有里拉琴、笛子和鼓的长卷石印(或为拓片——译注),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编号IM14314。

图13 展示有竖琴的长卷石印(或为拓片——译注),迈西利姆时期,约公元前2600年,现藏英国伦敦不列颠博­物馆,编号BM129600。

图21 琉特琴手和女框鼓手展­示图,出自拉尔萨(Larsa)的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年,现藏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院,编号 AO 16924。

图19 大鼓和铙钹演奏者展示­图,出自乌尔的Urnam­mu碑,正反面残部,约公元前2050年,现藏加拿大多伦多,皇家O n t a r i o博物馆,950.7.3。

图20 大鼓和铙钹演奏者展示­图,出自乌尔的Urnam­mu碑,正反面残部,约公元前2050年,现藏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编号CBS 16676。

图18,号类乐器展示图,出自Hafagi的、浮雕胜利碑残段,迈西利姆时期,约公元前2600~2500年,现藏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院博物馆,编号A9273。

图17,银制吹奏乐器残段,出土于乌尔(U r)王陵,乌尔第一王朝,约公元前2450年,现藏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编号CBS17554。

图24 展示琉特琴的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年,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编号IM 9419。

图23 展示里拉琴、竖琴和拍板演奏者的阿­卡德长卷石印(或为拓片——译注),阿卡德时期,约公元前2350~2170年,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

图22 女琉特琴手和女击鼓舞­者展示图,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年,现藏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近东博物馆,编号 VA 7224。

图26 展示竖琴手的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年,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编号IM 21359。图27 展示垂直角型竖琴的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年,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编号IM 42012。

图29 展示水平角型竖琴的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编号IM 41701。

图25 展示琉特琴的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年,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编号IM 9594。

图28 展示垂直角型竖琴的赤­陶浮雕,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950~1530年,现藏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编号IM 27765。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