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与经济不是“相恶相杀”还可以“相亲相爱”

National Business Daily - - 调查 -

2018 年 9 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正式公布,其中对污染企业限停产的要求是:实行差别化错峰生产,严禁采取“一刀切”方式。对行业污染排放绩效水平明显好于同行业其他企业的环保标杆企业,可不予限产。

与上一年出台的行动方案目标相比,由于对企业限停产的要求采取了明显的差别化对待措施,一时间,为保障经济发展而放松环境保护的评论声音扑面而来。

而到了今年11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连续遭遇多起较为严重的雾霾天气,相对于去年同期,一些地区的PM2.5月均浓度出现了较明显的上升。

由此一来“,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大,环保放松导致了雾霾加重“”必须要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才能解决雾霾污染”等对立面的议论也越来越多。

那么,加强环保和促进地方经济发展,难道就真的只能是顾此失彼而做不到两全其美吗?

答案当然不是这样!其中最核心的逻辑在于是要看到环保重拳监督的严监管之下,表面上看似损失了一小部分地方的GDP,但在更深的层面上,关停一些作坊式的小企业,却为有能力上马环保设备、代表 较高技术水平的先进产能腾出了市场空间,由此带来的经济效益叠加环保效益,远远不是在落后产能条件下的产出所能比拟的。

自从2015年被称为“长牙齿”的新环保法实施以来,一些抱有侥幸心理的人认为,从“过松”到“过紧”肯定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但是,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当年下半年,很多人就真切地感受到了环保动真格——环保督查工作正式推动, 2017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强化督查出动人数达到5600人,2018年更是将强化督查人数推高到1.8万人次。

更为关键的是,2016年启动了更高规格的中央环保督察,2017年完成31个省市区全覆盖,2018年启动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 2019年计划开展第二轮中央环保督察。

一位地方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很多企业污染问题非常大,就是靠牺牲环保来赚钱的,如果让这些企业上马环保设施做到达标排放,多数企业都难以承受,因此在了解相关投入后,很多都放弃环保整改而选择关闭。而在以前,相当一部分企业表面关闭了,背地里还会偷偷生产。现在环保督查如此严厉,根本不可能会给企业偷偷生产的空间,所以一些人就有怨言。

对此,环境部一位官员也介绍,每次 社会上出现环保影响经济的声音之后,就会做一些针对性的舆情分析,发出这些声音的基本上都是那些污染大户,或者环保不过关被要求整改的企业。

很多地方政府人员都曾介绍,这些因环保不过关被要求关停的企业,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小企业,不仅难以给地方带来税收,吸纳就业的能力也比较有限。关停这些企业之后,反而会给市场留出空间,给市场上重视环保的企业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让企业效益更好,地方经济发展也更好。

以山东济宁市为例,2017年底,记者在济宁市调查时了解到,2017年1~11月份,济宁市PM2.5平均浓度为52微克/立方米、同比改善18.8%;空气环境质量、改善幅度均居京津冀“2+26”通道城市前列。而当年前三季度,济宁市规模以上企业营收增长14%、利润增长 41.4%、利税增长34.7%,均为近10年最高增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谈到环保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时指出:“绿色发展既在做减法,也在做加法和乘法。所谓减法一般讲是要把经济活动中的污染物去掉,但绿色的消费、生产、流通、融资、创新等给经济增长带来了加法和乘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