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是写活几个有力量的人物

National Business Daily - - 新文化 -

“写作是很件辛苦的事,需要真诚和努力。”采访伊始,袁克平就表达了自己对创作的敬畏和执着。

影视行业在2018年急转直下的困境,深深焦虑着每一个人。说到底,这是一个内容驱动的行业,资本、明星、大IP只是华丽的包装和支撑,不是一劳永逸的灵丹妙药。袁克平总结2018年好剧稀少的直接原因是:“创作没有过关,很多作品在低等层次上就投入了拍摄、制作。”他认为这些剧失败是可以想象的。

从《琅琊榜》《人民的名义》到《大江大河》的大火,都是品质剧大行其道的一种体现。“如今的观众欣赏艺术品的能力越来越高,但我们现在提供的这些内容,是让他们被迫看戏,这很为难人。”袁克平坦言,当下影视剧行业 应该反思,如何用品质大剧来培养年轻观众的审美,而非在剧本创作之初,就妄图以桥段和套路博出位。

《大江大河》为什么能引起老中青几代人的共鸣,它让每一个经历过这个时代,或者没有经历过的人都被深深打动。“对时代的认识,是对编剧最大的考验。”袁克平说,不热爱这个时代和这一段改革开放的历程,就无法站在一个较高的角度去观察、体会、认识,这样写出的作品会很虚伪。因此, “对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认识,是对编剧最大的考验。”

历经千锤百炼,方能感人至深。剧中“宋运萍下线”登上热搜,令无数观众动容。“萍萍的死是一个偶然事件,但老书记的死给我了灵魂的震撼。”袁克平说,老书记和雷东宝是《大江大 河》中最让他感动的人物,“雷东宝的倒下,是中国第一代改革人的倒下,使我想到了霸王自刎乌江”。

好作品不只是因为写了一个好故事,更重要的是写活了几个有力量的人物。“我素来认为成功的标准,就是留下不一样的人物。”

作为编剧,更真诚、更努力,才能有效提升作品质量。多元化时代下,大家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袁克平觉得一部作品能吸引20%的人就不错“。我从没想过要征服所有人,也不敢奢望,尽量让喜欢的人多一些,是我的目标。”

对于《大江大河》袁克平仍有遗憾,“我们对这部小说吃得还不透,没有达到融合最佳点,但总体上结果还比较好”。

袁克平对写作的高要求从他对女 儿袁子弹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袁子弹是爆款剧《欢乐颂》的编剧。不过,在袁子弹爱上写作前,袁克平从不做任何干涉,让女儿自己想清楚是否要走这条路。

“她经历过很痛苦的写作过程,第一次写电视剧时,写一集死一个人,写到六七集写不下去了,因为人死光了。但这都需要她自己认识、自己明白、自己成长。”从袁克平朴实的话语里,我们感受到他虽不强求女儿做任何事情,但会默默关注女儿的成长。“刚开始写一股学生腔,文字很优美,但优美得不像‘人话’,我把她写好的本子拿来撕了,让她先学会说‘人话’。”聊到这里,袁克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后来成长起来比较快,好像一眨眼就会写戏了。最后,子弹还是成功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