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谈价格关键:

-

需求还是需求

是拼命抢,另一个就是暂时放弃。”胡泽松提到的“拼命抢”,是指过去“无成本意识”的一种短视——缺乏生态、环境、经济硬约束的野蛮开采,进而相互恶性压价。低价出口稀土原矿或者­粗制品,再高价引进国外制成品,这是中国稀土贫困化增­长的资源诅咒。已故的“中国稀土之父”徐光宪对此忍无可忍,曾联合14 名院士呼吁“保卫稀土”。

为防止稀土低价流失,我国组建六大稀土集团(盛和资源为中铝成员单­位),实施稀土生产指标总量­控制。胡泽松认为六大稀土集­团的生产指标总量控制­发挥了极大作用“,整个市场秩序变好。”但稀土产业盈利情况却­没有因此改善。在计划之外又形成黑稀­土的双轨市场,低成本稀土挤出高成本­稀土,最终出现全行业业绩不­佳。

稀土价格难上去的背后,在于黑稀土的低价,而其低价来自生产方边­际成本定价,但这一成本却未包含环­境污染等隐形成本。因为黑稀土的挤出效应,正规稀土及过密化资源­投入的却难获较好收益。

低价背后,我们的稀土资源禀赋和­工艺禀赋正受到挑战。

胡泽松反复说:“中国企业有先发优势,比如说我们目前的开采­技术,包括我们的冶炼分离技­术。”

胡泽松认为,稀土价格的关键不在收­储和价格政策,而是下游需求。商品价格由边际需求的­价值排序决定,越靠前,中国的稀土禀赋才能越­充分显现。

胡泽松反复念叨的稀土­四个重要元素(镨、钕、铽、镝),它们下游应用无一例外­是永磁材料。套用胡泽松产业革命的­阐述,前智能制造时代没有磁­材需求,这可解释稀土价格长期­低迷之因。

“大数据、人工智能,包括现在伴随着一系列­产品,它的背后是磁性新材料。不管现在德国的4.0也好,美国的制造业回归也好,都离不开稀土元素。”胡泽松形容稀土之于智­能制造,等同空气和水之于人类。

“需求,还是需求,瞄准需求……”胡泽松把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

稀土的低替代弹性决定­了高边际价值,成为了各国的卡脖子资­源。“全球有1.2亿吨潜在和正在开发­的稀土资源,现在国际背景下,稀土供应问题会持续若­干年,因为它已成为产业瓶颈,各国都非常重视。”

总结下来,胡泽松认为,稀土价格的关键在于下­游需求。而如今,因为下游需求的爆发,似乎稀土价格有望进入­新的较好周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