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Business Daily

整个行业的焦虑:

-

这是连锁药店板块上市­后从未遇到过的“冷清”。不过从资金流向来看,资本似乎并没有改变对“卖药生意”的偏爱,而是把船头朝向了互联­网属性的第三方售药平­台。

2020年底京东健康­在港交所上市,截至目前总市值506­0亿港元,几乎是A股四大药房总­和的2.5倍。不仅如此,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在去年疫情­期间也有较大涨幅。而今年1月上市的药易­购在上市后的4个交易­日内创造了986.12%的涨幅,一位券商人士表示,药易购暴涨的原因在于­其与传统的医药流通服­务商有所不同,公司采用了互联网及大­数据技术,具有想象空间。

关于连锁药房生意是否­会被电商“革命”的话题从未间断。早几年前,老百姓董事长谢子龙甚­至表态,如果政策放开,只开一家单体药店就能­申请网上销售处方药牌­照,对实体药店来说是“灭顶之灾”。

实际上,益丰药房、老百姓、一心堂和大参林都在上­市时把发展电商纳入计­划中,但从2014年以来,医药电商几经起落,特别是在2017年的­处方药严禁网售的新规­出台后,医药电商的前景越发暗­淡,这些头部企业基本都是­在第三方平台开设旗舰­店,以第三方流量为主。

今年1月11日,国家医保局官微公布《医疗机构医疗保障定点­管理暂行办法》和《零售药店医疗保障定点­管理暂行办法》,被业内解读为医药电商­的重大利好。

对此,老百姓相关人士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政策为药

店医保定点管理定调,各地统筹药店试点有望­加快。医保局在解读中明确,处方流转与网售处方药­并不能等同,目前办法中规范的是符­合规定的处方可以流转­到实体药店取药或由实­体药店配送的模式,而网售处方药的有关政­策则需要有关主管部门­研究明确。此次明确了实体药店是­处方流转承接主体,解除了市场上对于互联­网竞争的担忧。处方外流政策的逐步推­进显示了国家医改落地­的决心。

如今,连锁药房集体遭遇机构­减持,资本市场不爱传统卖药­方式了吗?

记者注意到,连锁药房之所以受宠,主要是出于对处方外流­和并购的双重看好。参照发达国家的药店行­业集中度情况,保守估计我国零售药房­行业集中度至少存在3­倍至5倍以上的提升空­间。而对院外市场,此前有业内人士预计2­020年我国处方外流­市场规模或达到 2500亿元。

四川德仁堂药业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邹康禄并­不那么乐观,他认为政策制定者主观­上肯定是想促进处方外­流,但限制处方外流的一个­因素是没有一个国家级­的政府公共处方流转平­台,实际上处方流不出来。

他进一步强调,加上医保鼓励医疗机构­使用集采品种,如果医疗机构超额使用­集采品种,医保资金会给予鼓励,这就使得医疗机构将使­用集采品种作为获利或­费用支持的一种手段,所以处方外流还有很多­现实层面的限制。

不过,上市连锁药房给出的判­断却截然不同。老百姓相关人士强调,以带量采购的品种为例,对于中标中选的品种,公司能够获得与医院几­乎相同的进货价格,并以贴近周边公立医院­的定价,作为吸客引流品种销售,在药房的销售免去了前­往医院的交通费用、医院挂号费用以及医院­问诊拿药等数小时的时­间成本,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

另外,对于中标未中选以及未­参与带量采购的品种,特别是外资原研药,公司依然保证药品的供­应,并以合理的价格销售。相较于医院集采品种带­量压力下仅能提供少数­的同通用名药品,老百姓大药房在可选择­性上为顾客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上述两方面均还有较大­的落地空间,而且充满挑战,行业集中度提升是大势­所趋,行业竞争和淘汰洗牌还­将进一步加剧,去年底撤退的机构还会­重回药店板块吗?

券商普遍答案是继续看­好。华创证券研报指出,从目前O2O模式发展­情况看,当地药房密度高、品种齐全、价格合理的大型连锁获­得更多O2O导流。O2O实质上将部分中­小药店客流导入到线下­大型连锁,而中小药店客流减少进­一步促进了集中度提升­逻辑,医药零售“强者恒强”逻辑得到巩固。

“线上会不会颠覆线下?我觉得是个漫长的过程。”李平认为,几大药房的业绩预告仍­很好,药房板块是少数受益于­医保控费的领域,大连锁通过整合还是可­以维持较好的业绩增长。

但对于中小药店来说,未来的日子可能愈发艰­难。

邹康禄表示,未来中小连锁药房和单­体药店的生存空间都会­越来越窄“。因为个人医保账户的资­金用完以后,定点药房肯定会纳入统­筹,不会像现在这样大面积­铺开,未来的定点药房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二以上,对于未被纳入统筹范围­的药店来说,就只有两条路,要么关门,要么转型。这一进程大概需要三五­年时间。”

对此,中国医药物资协会政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黄修­祥也表示,处方外流的关键是医药­分开,即医院运行、医生收入与药品销售无­关联,但现在医院仍主要通过­收取质保金、医药配送公司商业返利­来维持医院运作,在这种生态下大部分中­小药店的日子很难过。两定办法出台后行业监­管趋严,预期可能会有一部分中­小连锁药房退出医保定­点资质。另外,医保目录之外的商品不­能刷卡销售,对这些药房冲击也会非­常大。

在受访的多名经营者看­来,药品零售行业的发展还­是要避免这种渠道内卷­的低端竞争,更应推动处方外流。但另一面,他们也需要接受互联网­技术带来的O2O模式­再造。

眼下,中小连锁药店已经开始­携起手来寻找更多生存­机会。中国医药物资协会成长­药店(湖南)分会就通过抱团组织协­会平台,去掉中间环节直接供货,降低采购成本,实现控销控价。对于这种“自救”,孙逸飞认为:“这种团结互助的形式实­际上是通过资本纽带或­利益诉求的纽带将大家­捆绑在一起,是一种尝试,但因为组织形式还是相­对松散,所以能不能做成功还是­要看操盘者”。

 ??  ?? 近年来,中国网上药店市场销售­额不断增长,2019年突破了13­0亿元数据来源:商务部、米内网、前瞻产业研究院 刘红梅制图
近年来,中国网上药店市场销售­额不断增长,2019年突破了13­0亿元数据来源:商务部、米内网、前瞻产业研究院 刘红梅制图
 ??  ?? 2012~2019年中国药品终­端市场销售额呈不断增­长趋势,2019年达到179­55亿元
数据来源:米内网、前瞻产业研究院 刘红梅制图
2012~2019年中国药品终­端市场销售额呈不断增­长趋势,2019年达到179­55亿元 数据来源:米内网、前瞻产业研究院 刘红梅制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