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歌唱到创作,从来不靠灵感

New Beautician - - 公众人物 -

他能随口哼唱出不同旋律的梵音心咒,灵感和创作能力让人叹为观止。他还成功开创了善乐和梵呗音乐个唱的先例……欣赏他音乐的最佳方式是在佛学文化的厚重里、在自然风景秀丽的千山上,在唯美的梵音冥唱声线中,体悟天人合一,净化心灵。

桑吉平措在音乐上的造诣,得益于一个人——他的父亲;也得益于一把乐器——父亲的二胡。“父亲的二胡,是父亲的陪伴,或许是他对人生的自我对话。”每当回忆起已离世的父亲,桑吉平措的耳边就会传来阵阵的二胡声。那是小时候,在院子里,父亲拉着二胡,悠扬的西域风、辽阔的草原风、细腻的江南小调……很多旋律印记在他儿时的脑海里,成了不可抹灭的温暖回味。

“我的启蒙老师就是父亲的二胡,不知不觉很多味道的确靠近了它。”从小到大,二胡的旋律是桑吉平措听得最多的。二胡的情感非常丰富,音质入心。“父亲在离开人世前,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在电话里,父亲略有忧虑地问我为什么不能拉二胡?我想他当时的内心一定受到了极具的打击。”后来父亲所有的遗物,桑吉平措只带走了二胡。他心想,或许有一天,他会同父亲的这把二胡“对话”,“对话”他的成长历程;“对话”与二胡的至深情怀;“对话”父母赐予

他的音乐基因……

桑吉平措的音乐基因的确很强大,因为他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音乐路——中国梵呗音乐。他遵循自己的内心选择,当很多人都做的事,他会另辟蹊径;当很多人都反对的事,他一旦认定就会特别专注去做。越是所谓的冷门,越能激发桑吉平措的兴趣,就像梵呗音乐一样。“当所有人都反对,那说明没有。当大家都不让我做,我觉得可以,为什么不能!”在这个娱乐时代,音乐市场不会将更多橄榄枝抛给冷门音乐。但桑吉平措相信,他的音乐不是只给有宗教信仰的人听,凡是喜欢他音乐的人,都能成为他的歌友。

桑吉平措对梵呗音乐简直热爱到了骨子里,他对佛学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后,用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音乐结合。“我接触到梵文时,被那种平静欢喜和几乎全部都是赞美的语言感染,就想是否用流行音乐的方式让自己去演绎它,我其实更多的还是以流行歌手的感觉参与梵呗的演绎,感受现代与

古老文字的结合。中国人骨子里都带有一种情感的历练。我用一种方式、方法套进了信仰部分,就能把听众吸引住,一些歌友也会研究歌的词曲如何形成的,也能激起了听友的好奇心。”

在创作上,桑吉平措拥有自身的特色——从来不靠灵感, “古代从来没有灵感这个词,我是一位歌手,也没有灵感,随时随地创作歌曲,并非等什么灵感。”日月、星辰、蓝天、白云、鸟鸣、流水……自然万物都能形成他内心的美感。创作《睡莲》一曲时,恰逢雾霾天,桑吉平措当时想,为什么不能将眼前景象意象成阳光灿烂、荷花盛开的夏日,于是他真的沿着这种想法去构思、创作,一曲《睡莲》便跃然纸上,美妙而动听。

桑吉平措创作的梵呗音乐大多具有空灵、欢喜、安静等元素,但又不完全是传统的佛教音乐,配器也多用吉他、钢琴、提琴等。他的曲风浪漫、丰富多彩,更趋向通俗音乐,基于这样的特色,他的音乐更趋向大众、趋向国际化,更容易被年轻人喜欢。

尽管在梵呗音乐路上摸着石头过河,但桑吉平措有一种前行的快乐感,也是他通过音乐传递给人的感觉。“让别人快乐的人都是良医,让别人舒心就是做善事。我用音乐这个‘敲门砖’打通了人的快乐细胞,其实人原本都有一种能量,只不过我用了音乐这种方式表达。每次唱歌,我首先想到的是有没有感动自己,然后才能感动更多人。感动自己其实是放空心念,用真实、自然、欢喜的状态,结合声音和旋律表达出来。”

有一位网名叫“二次元游戏宅”的歌友在一篇《一切相遇皆是缘》的文章中写了这么一段话:桑吉平措老师的歌声好似这浮躁世界中吹来的一缕缕清风,让人心旷神怡,即使是多么烦躁郁闷的心情,多么低沉灰暗的经历,也在他歌声的涤荡中一扫而尽,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在每个日日夜夜,我都会听着那美妙的歌声入睡,仿佛整个世界也因此变得沉静下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