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Adventures:一家打死也不改变旅行地原貌的探险旅游公司

New Marketing - - MARKETING 酷营销 - 发自摩洛哥■文/本刊记者陈

这世间从来不缺游客,也不缺向导。路走得熟了很容易成为向导,但不是所有游客都愿意做向导。偏有一家公司就有这样的魔力。他们的不少向导都是从游客变来的,因为他们让人觉得这份工作可以有更多的幸福感。

更准确地说,这些人不叫向导。用他们的说法,应当叫做CE O。E不是E xe c ut i ve的E,而是Experience的E。每一次带团,他们都被称为“首席体验官”。

Dave正是这样加入了G Adventures。

一般人在一次40公里的长途跋涉中,或是追寻风景,或是自我探索。D ave却从中发现了一条职业路径。在他向马丘比丘(印加帝国的“失落之城”,位于秘鲁)行进时,他被他的向导Percy 的风趣和博识深深吸引。

“Percy从未离开过秘鲁。”Dave回忆说,“他生在山里,长在山里,但他每每谈及这家加拿大探险旅游公司,总是充满热情。他说G Adventures不仅让他有机会向世界展示他对本国文化的热爱,更通过多种合作形式(手工作坊、农家餐厅等)帮 助当地妇女,提供就业机会。”D ave开始好奇,G Adventures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为什么它能给向导、游客甚至原居民带来这样多的快乐?

“我不想改变目的地的原本面貌”

1990年,Bruce Poon Tip仅仅凭借两张大学时代的信用卡和一腔热情,就在加拿大多伦多创建了G.A.P. Adventures(即后来的G Adventures)。“我想展现一种前所未有的旅行体验,让人们用对大自然及目的地负责的态度体验世界。”

B r uc e特别强调旅程的真实性,因此他所打造的旅行团都尽量避免改变目的地的原本面貌。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游客体验最真实的世界, “不管他们是喜欢还是讨厌”。正是他的坚持,使G Adventures逐渐备受西方游客青睐,不同的团游模式也能迎合不同风格的旅行者。无论在哪一个旅行地,G Adventure s的向导都会选择一个当地人员,全程用英文解说(或许正因为此,G Adventures的名字一直不被国人所知)。

二十多年来,G Adventures早已不再是最初那个一人公司。如今的G Adventures在世界范围内拥有2000多名员工,从最初几条拉美线路拓展到了遍布五大洲的650条探险线路,每年吸引超过15万游客体验其探险服务,每年营业收入超过8000万美元。而Br uc e也履行了他的承诺,成立Pla neter ra基金会,为各个旅行地的原居民提供环境支援、文化培养、旅游就业等帮助。

“在旅游业这么发达的一个国家,有那么多旅行社可以选择,导游为什么偏偏要选择G Adventures呢?”在摩洛哥,《新营销》记者对向导Ismail提出疑问。

“确实有薪水比这儿开得更高的,但我觉得在这里工作更自由更开心吧。”Ismail耸耸肩说, “比如,每次收到带队通知,我可以选择接或是不接,而其他旅行社是不给我们这种选择权的。而且这里的福利很好,它提供带薪休假,还有度假补贴。但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它真的可以帮助我们本地社区发展。”

参观完一个名叫瓦卢比利斯(Volubilis)的罗马遗址后,我们没有按常规线路直接前往古城梅克内斯,而是多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去了30公里 外的一个农户家里用午餐。“这是G Adventures资助的一个妇女创业项目,当地村里的女人可以利用多余的空间和精力,为游客提供食物,提高家庭收入,带动社区发展。”

在那个13人的旅行团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这桌鸡肉couscous是他们几天来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很意外,竟然有机会来到最接地气的乡村,亲眼看一看她们是怎么工作,怎么在有限的条件下努力创业的。”一位游客说。

“要做就做最好的,而不只是负担得起的”

公司成立之初,B ru c e就制定了一条经营准则,一直沿用至今:旅行团对旅游区环境造成的影响要降到最低,同时要让当地社区参与进来并从中获得财富、幸福和自由。为此,B r uc e帮助世界各地的旅行地进行社区建设。“只有让旅游地社区与旅行者都得到满足,才是真正的可持续运营模式。”

G Adventures共享快乐的文化,却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2007年,就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前一年,Br uce收到了一份高达1亿美元的收购要约。这让Bruce思考良久:“我究竟想把G Adventures变成一家怎样的公司?”

“作为一个创业者,你往往做的是你能负担得起的事,而不是最好的事。这让当时的我很不开心。”年近50岁的Bruce回忆说,“所以我决定,如果我要留下来,那么我就要做到a l l i n,打造一种截然不同的公司文化。它必须是以人为核心,为人带来幸福感,营造一个让人获得成长、发展和自我实现的环境。”用他的话说,当时的氛围比较“自私”,存在着各种“内部政治问题”,他不得不辞退一些与他理想的公司文化不符的人员。

“快乐的人总是表现得更为出色”

Bruce宣布了新计划。一年之内,八位高管离职。“我几乎为人力资源部门举办了一次葬礼。”

随后是大刀阔斧的革新。2008年,B r uc e决心重建公司文化。但他并没有自己直接拍板,而是从世界各地的员工名单中随机挑选了一些名字,让这些人一起飞到拉斯维加斯。“当时我只叫他们带上一些暖天穿的衣服去机场。”

“我们坐在一个房间里开始讨论:公司对你意味着什么?品牌对你意味着什么?我们的目标究

竟是什么?”最终,大家确立了五个核心价值观:我们热爱改变人们的生活,用服务引导人,拥抱怪诞,创造幸福感和社群感,做正确的事。

“这是一场豪赌,”B r uc e说,“我有可能会输掉一切,一无所剩。但我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我要留在公司,我就得让它更好地呈现我的价值观,让它成为我理想中的样子。”

对幸福感的强调,加上对慈善事业的大力投资,让G Adventures的收入开始飙升。2014年,总营业额达到3亿美元。

“快乐的人会做得更多,思考得更多。他们更有创造力,他们更自由。结果证明,这是一项非常健康的决策,它的影响体现在方方面面,无论是吸引最好的人才,还是留住最好的人才,或是提供这个星球上最好的探险旅游服务。快乐的人总是表现得更为出色。”

“要让价值观真正指导决策”

让企业价值观体现在日常决策和互动之中,这大概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事。但G Adventures真的做到了。其中一个就是所谓的“终身订金”。

一天,G Adventures团队正在讨论,如果有游客已经付了订金,却因为临时原因无法旅行,公司应当怎么办?通常的做法是扣除部分订金。但有员工指出:“这种做法是不对的,是强盗逻辑。”Bruce同意他的看法,“终身订金”制度由此诞生。

如今,如果你已经在G Adventures交付了订金却无法旅行,那么你并不会损失什么,因为你支付的订金可以用于未来任何一次旅行,无论是你自己使用或是你的家人使用,当然你也可以把它捐给G Adventures的基金会Planeterra。“它永远不会过期。”

“我们可以通过旅行改变世界”

2016年4月6日,G Adventures的Expedition号启动了一个从开普敦到加那利群岛(C an a r y Isla nds)和摩洛哥的32日远征。行程包括探访纳米比亚的一个殖民地时期的鬼城、游客罕至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S o Tomé and Principe)岛屿,以及塞拉利昂的一处黑猩猩庇护所。

这是G Adventures与美国国家地理合作推出的一次“国家地理之旅”。事实上,为了更好地展现“创造幸福”和“拥抱怪诞”的价值观,从2015年起,G Adventures与美国国家地理合作,推出一系列“国家地理之旅”。这种探险与旅行的结合体主要面向年轻群体,带领他们深入走进探险地的文化风情,提供更高难度的探险项目,更多与当地专家互动,更长的自由探索时间。

“在旅行方面,国家地理并非新手。他们的旅游部门把人们带到那些最具标志性的景点。但通过与我们合作,他们的项目变得更接地气。”Br uce说。跟G Adventure s的小型旅行团(12人左右)相似,该项目的旅行团规模也被限制在16人以内,游客将通过国家地理的学者和作者的视角,了解目的地的风土人情。

“国家地理之旅”的行程自然与一般的旅行不太一样。比如,他们会参观伯利兹妇女合作组织,会在南非的远足旅行中跟学者一起实地研究如何保护猎豹和其他大型猫科动物。在印度斋浦尔,旅行者有机会跟当地人家一起生活;在博茨瓦纳,可以和当地作家共进晚餐;在厄瓜多尔,可以与传统的手工艺者会面。

“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旅行改变世界。”国家地理学会主席Gary Knell说。

就在最近,G Adve nt u re s先后收购了英国斯万海勒尼邮轮,以及两家倒闭公司的旅游品牌Travelsphere和Just You。这些举措不禁让人好奇:G Adventures的下一步又将迈向哪里?

在G Adventures25周年前夕,创始人布鲁斯·普恩·迪普宣布与美国国家地理合作。

G Adventures是加拿大多伦多的极地旅游服务公司,创始人是布鲁斯普恩迪普,能为旅游者们提供100多个国家的1,000多条旅行线路。G A d ve n t u r e s已成功地推出了一系列生态环境相对脆弱地区的旅行路线,如南极洲、马丘比丘和维多利亚瀑布,但公司仍然能够保证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