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只是起点,王兴续写美团无限游戏

New Marketing - - 锐领袖 LEADER - ■文/本刊记者侯鹏飞 发自北京

6月25日,美团向港交所正式递交IPO申请。这意味着王兴14年的创业路将走向新的起点,港股也将迎来近10年最大的互联网平台公司。报道显示,美团赴港上市的融资规模可能达到40亿~60亿美元,整体估值将超过600亿美元。

随着招股书的披露,外界也将目光聚焦在美团的业务扩张和财务数据上。美团为什么选择此时上市,连续亏损是缘自烧钱还是理性扩张,未来美团会成长为什么样的超级平台,成为行业最关心的几大问题。

上市时机:时间窗口与现金流为王

作为掌舵者,每位创始人对企业上市时机的判断不尽相同。

不过,今年上半年以来,国内互联网公司的确迎来了一股特别集中的上市潮。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港股“同股不同权”新政的实施,为大量科技互联网公司登陆港股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对于整个投资界可能出现的资金紧缺与融资困难,互联网公司需要未雨绸缪,加快上市步伐。

对于上市,王兴此前的态度一向是,美团不急于寻求上市,而是等待最理想的时刻。王兴所指的

理想时刻,想必是美团在多个业务板块排兵布阵完备,具备足够的竞争壁垒和生态优势之时。刚刚完成对摩拜的收购,又跨入生鲜领域的美团,显然并不处在这个最理想的时刻。

也许王兴有足够的耐心,然而时间窗口不等人。在资本市场纷纷喊“冷”的情况下,主动提前上市进程,是美团做出的最好选择,也体现出王兴对未来大势的判断和调整能力。即使现在美团账上还趴着充足的现金储备,为了在后续的扩张和竞争中能够更从容地施展战略,美团依然需要快速补充弹药。

美团当下并不缺钱。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美团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达194亿元,将短期投资纳入后累计现金储备高达452亿元。经历过千团大战、外卖战等残酷行业洗牌,王兴与美团深知盈利能力与现金流的重要性,也始终保持着资金的安全余量。

2015年,王兴在一次内部会议中提到,他的目标是让美团成为一家超过10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以现在的局势来看,提前上市并储备充足的现金,对于美团实现这一目标能够起到加速作用。同时,近几年,经过在多个领域的竞争,美团的商业版图也已走向成熟,整合大众点评、摩拜等企业之后,美团在外卖、团购、酒旅、出行等业务的经营和财务数据也都展现出良好的情况,具备上市条件。

对于大规模扩张的公司来说,没什么比现金流和时间窗口更重要的了。因此,美团现在上市是当下的最优选择,这也是王兴基于对于美团过去及未来几年的发展做出的判断。

取舍之道:短期亏损撬动长远价值

盈利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取舍。

互联网公司以亏损换取规模早已是常规做法。相比于唾手可得的盈利,互联网的野心家们更愿意用账面的亏损来换取长期价值。在一些企业中,这种亏损是可控且能够带来实际收益的,另一些企业则是一直烧钱到资金链断裂。美团显然是前者。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此前接受采访时称,对于一个仍处在增速期的行业,不应该过早赚钱。在行业还有巨大增长空间时,投入不足会导致任何一个后进者只要超额投入,就会把增量市场拿走。而烧钱的技巧在于,要将“资源投入领先产业根本变化小半步”,烧太多会导致行业虚假繁荣,烧太少则导致缺乏该有的投入。

招股书数据显示,美团营业收入2015年至2017年分别为40亿元、130亿元、339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59亿元、54亿元、28.5亿元。从趋势上看,美团在3年内营收增加了7倍,净亏损则收窄了一半。

尽管从绝对值看28亿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放在整个体系下,美团在加速扩张获得营收疯涨的同时,净亏损额实际上在大幅减少。对于美团,何时选择盈利,何时选择亏损,更多是取舍问题。

数据显示,2017年美团平台共完成交易笔数超过58亿,交易金额达人民币3570亿元,为全国超过2800个市县的3.1亿年度交易用户和约440万年度活跃商家提供服务。在此业务规模下,美团的盈利逻辑是不断扩展用户需求,通过提供更多服务来增加营收,进而在巨大体量的基础上实现规模盈利。

而扩展需求、进入新业务领域意味着要先进行投入,并降低利润水平。此前,王慧文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美团会学习亚马逊,在高效率、大规模的基础上维持低毛利,让竞争对手失去生存空间,“能活下来的低毛利的大公司,本身就是最大的护城河”。

没有边界:王兴续写美团无限游戏

现阶段,美团给自身的定位是中国领先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美团通过科技来连接消费者和商家,提供服务以满足人们日常“吃”的需求,并扩展至多种生活和旅游服务。

对于消费者,美团覆盖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多种需求与服务;对于商家,美团则利用营销、配送、供应链等系列服务助力商家。基于美团庞大的配送网络和交通服务,美团、消费者与商家三者之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闭环。

过去几年,美团已经从单一品类“团购”开始,不断扩展自己的边界。从餐饮、外卖、休闲娱乐,到打车、民宿、酒店旅游等,涉及十几个领域,逐渐形成三大业务板块——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以及新业务。

目前,美团三大业务板块都趋于成熟,或处于市场领先地位,或进入业绩收割期。数据显示,美团最大的业务为餐饮外卖,在2017年这部分业务营收达到210.32亿元,营收占比62%。而第二大业务到店、酒店及旅游,2017年营收108.53亿元,营收占比32%。此外,新零售、出行等新业务营收20.43亿元,营收占比6%。扩张背后,是美团明晰的战略选择。此前,王兴曾对外阐述美团的业务扩张逻辑。当美团关注所有垂直类别时,意味着各业务线或多或少地拥有相同的用户群体,就餐、订外卖、看电影、旅行、租车,背后的客户群体是同样的。

也就是说,只要能为更多消费者提供更多服务,能为更多的商家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就是美团的扩张方向。这个意义上,美团的扩张是真正没有边界的。

为了支撑这种扩张,除保障充沛的现金流之外,美团还选择加大技术创新,并有选择地寻求战略合作、投资和收购。据了解,在技术创新层面,美团已投资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各项技术,并强化其数据分析能力,以有效利用美团全平台生成的庞大用户和交易数据。在战略合作与投资层面,美团选择与腾讯深度捆绑,并陆续投资多家国内外企业,打造健全生态。

如此合纵连横的态势,很容易让人想起王兴在多年前提出的“四纵三横”理论。尽管内涵不尽相同,王兴作为掌舵者,其战略思考对于美团未来走势的影响却不言自明。

王兴颇为推崇一本叫《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的书。这本书开头写道:“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称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王兴显然是无限游戏的大玩家,这种不设边界的成长路径也意味着美团的空间无限大。

多年前,王兴在卖出校内网后,曾引用英国首相丘吉尔的一句话,“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或许,对于上市后的美团同样如此。

上市只是序幕刚刚落下,王兴与美团的无限游戏正进入下一章节。

王兴 美团创始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