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自然,那么远这么近在日本乡村越后妻有,每三年都会举办一次大型国际户外艺术节,联系人与自然。

艺术界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探讨一直热烈而深刻。在日本乡村越后妻有,每三年都会举办一次世界最大型的国际户外艺术节,以农田为舞台,艺术为桥梁,联系人与自然。

Noblesse - - Contents - 编辑/撰文:苏婷婷 图片提供:第七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

被艺术激活的乡村

在日本,越后妻有曾经是块被人们遗忘的土地, “越”在日语里有难以逾越的意思,“越后”就是更难到达的地方。“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就是雪国。”川端康成在小说《雪国》开场中描绘的便是越后妻有地区,它位于日本本岛中北部,有着广阔的地域,囊括了日本新潟县南部的十日町市和津南町在内的760平方千米的土地。20年前,在策展领域已享誉国际的北川弗兰(Fram Kitagawa)来到此地,他被此地秀丽的自然风光所感动,同时又为乡村闭塞落后、老龄化严重的现状感到忧虑,便萌生了在此处举办艺术节的想法,以改善此地的现况。

“这是一个与金钱无关的世界。”北川弗兰说,“要是环境这么恶劣的地方也能成为一个乌托邦的话,哪怕只有一瞬间,我都想把它一直这样做下去。”于是,从2000年开始至今,北川一共策划了7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全球知名的艺术家和建筑师被邀请以越后妻有的土地为灵感,与村民和志愿者们一起完成各种各样的艺术作品。与在美术馆、画廊等有限区域的创作不同,大地艺术节的很多作品非常巧妙地融入梯田、稻田、山脉、森林,还有空荡荡的农舍和封闭的学校建筑群中。在这里,艺术家的创作与当地人文景观紧密联系着,创作时

村民也会前来帮忙,作品就不仅仅是艺术家一个人的创作,而成为了超越地域、世代和种族的合作产物。

如今,在这片日本乡村土地上,随处可见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草间弥生(Yayoi Kusama)、蔡国强等世界级艺术大师的作品,它们点缀在自然间,好似“从当地生长出来的作品”;也有许多利用无人居住的空屋、废弃的学校进行改造和创作的作品,而不仅仅是为了呈现一种艺术。比如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的“光之馆”,就是为供人住宿和使用而建造的。这些逐渐坏旧的乡间建筑,通过艺术家、建筑师之手,重焕新生,变得更具魅力。

山村巡游之旅

今年的大地艺术节,除了能欣赏到往届艺术家在越后妻有留下的200多件现有作品之外,还新增了大约160件作品。共展出了来自44个国家的艺术家、建筑师和表演者的约360件作品。

越后妻有这片纵横760平方千米的土地,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艺术旅行方式:通过融入所在地的自然景观,参观者与艺术作品互动,同时,广泛地与当地人(特别是参与了艺术作品创作的当地居民)接触及交流,是重新解读艺术作品的最佳方式,能够重新审视艺术家对于自然环境变化的思考。本届大地艺术节有两条推荐的艺术参观路线,参观者以搭乘巴士的方式可以重点寻访在越后妻有展出的最新或主要的作品。

一条是以黑山为主要区域的“跳跃的斑羚”路线,主要游览越后妻有的梯田和土木工程项目,理解在大雪和地震等恶劣自然环境中,人与自然的生存法则。沿途则有作为艺术节主舞台的里山现代美术馆,阿根廷空间装置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在此设计了一整片有着镜面反射效果的水池,映照出新潟的美丽天空。另一条线路是集中于信

浓川河流区域的“蛙鱼跳龙门”。信浓川沿岸,艺术作品也会不间断地出现,让人们感到了自然的灵动与人文的延伸。□

1 1.中国建筑师马岩松作品《光的隧道》;2.日本艺术家矶部行久(Yukihisa Isobe)作品《泥石流纪念碑》;3.阿根廷空间装置艺术家Leandro Erlich作品《Palimpsest》;4.内海昭子(Akiko Utsumi)作品《为了许多失去的窗户》;5.韩国女艺术家李昢(Lee Bul)用镜子创作的《Doctor’s House》

2

3 4 5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