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袂融入如花流水之境 黄英和Michel Dalberto两位音乐家虽背景不同,但钢琴伴奏与人声之间的和谐搭配使艺术歌曲获得了蓬勃的生命力。

钢琴伴奏与人声之间的和谐搭配才能使艺术歌曲获得蓬勃的生命力,而对黄英和Michel Dalberto这两位来自不同背景的音乐家来说,对文化的不同理解形成了演绎艺术歌曲中既有挑战又有趣味的部分。采访/撰文:毛菊丹

Noblesse - - Contents - 人物拍摄:郭一@One+ Studio

在音乐会《境花水月》于东方艺术中心正式亮相的前一天,歌唱家黄英和钢琴演奏家Michel Dalberto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室里进行着最后一轮的排练。房间并不大,正中央摆了一架施坦威的三脚架钢琴,离钢琴不远处沿墙摆了半圈沙发,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明媚而亲切。Dalberto坐在钢琴前,手抚着琴键奏出水过山涧一般美妙流转的旋律,而黄英一手轻放在钢琴一侧,另一只手随着乐音与歌词的轻重缓疾在胸口前上下起伏。气氛既不严肃也不紧张,两人之间的配合默契而自然。即便是那些不太懂艺术歌曲的听众见到此情此景,可能也不会对“音乐会门票早已一售而空”这一现实感到惊讶。

《境花水月》是黄英担当艺术指导和表演的新节目,她邀请了Dalberto进行钢琴演奏。整场音乐会以自然界中的“水”“花”“月”和季节为命题,由他们共同演绎来自弗雷(Faure)、德彪西(AchilleClaude Debussy)、拉威尔(Ravel)、黄自、丁善德、赵季平等中法两国作曲家的作品。“《境花水月》单从名字上来看,可能让人有点云里雾里,但其实就是想要表达一种朦胧抽象的浪漫诗意之感,德彪西的音乐尤其能反映这种意境。”黄英坐在沙发上声情并茂地解释着,在表述演出意境时,甚至连语速都慢了下来,变得黏着温婉。

“我是一个严肃的歌唱家,艺术歌曲对于歌唱家来说是一种艺术修养的展现。和戏剧性很强的咏叹调不同,艺术歌曲更为包容,更具有深度和广度,对歌唱家的修养也有着更高的要求。”而艺术歌曲“这种微妙的艺术用不同于歌剧的方法,也能让人领会到歌词中的戏剧性内容”。它是由诗歌与音乐结合而成的艺术表现形式,既要有优美的钢琴旋律,还要有人声这种极具感染力的元素。正如E.T.A霍夫曼所说:“在为用词语来描述种种确定情感的诗歌谱写曲调,并动情歌唱时,音乐的魔力作用就像道士的仙丹一般,只需几粒就足以浸泡出任何精妙美味的冲剂来。”然而技术真的是他们合作演出艺术歌曲中最难的部分吗?“肯定不是,技术反而需要语言、文化、历史的浸泡,要通过生活阅历和艺术修养的磨练达成,渗透于你生活方式的方方面面。”

1992年,黄英作为第一位在歌剧电影中担任女主角的华人歌唱家,出演了法国导演密特朗执导的《蝴蝶夫人》,赢得了世界性的声誉。在之后十几年的时间里,她先后登上了包括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比利时皇家歌剧院、德国科隆歌剧院等世界各地的众多歌剧舞台,出演了《费加罗的婚礼》《魔笛》《唐璜》等多部歌剧中的女主角。而“对于法国的文化、艺术,我能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一种情感联结。我在上海昔日的法租界长大,那些充满法国情调的街道、梧桐树和建筑对我而言十分亲切。”她突然逗趣地朝坐在旁边的Dalberto说了几句法语,却没能得到对方的热情回应,与黄英的爽朗个性相比,Dalberto显得深沉一些。短暂的小插曲过后,黄英接着说:“我听过他演奏的不少曲目,很欣赏他的艺术修养。当然不只是因为他能弹一手超一流的钢琴, Dalberto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文化、艺术修养以及生活品位都体现在他的言行举止当中。你是怎样的人,都能体现在你演奏的音乐之中。这与技巧的关系不大,我们的 技巧都没有问题,这反而是一个整体的素养。那种纯粹的风格完全都在他性格、为人处世上表现出来,让我从内心深处对他感到崇敬和欣赏。”

隔壁教室传来了一阵钢琴乐音,原来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们正在上钢琴伴奏的课程,教课的老师来自德国,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德国钢琴伴奏家”。钢琴伴奏是艺术歌曲声乐演唱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它将诗文塑造的形象转化为乐音,结合人声共同创造出富于感染力的表达。钢琴演奏家得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渲染歌词传递的意境才能塑造出动人的音乐想象。

作为法国知名的钢琴家,Dalberto从3岁半起就开始学习钢琴,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带着几分命中注定的色彩。”他在1975年至1978年间相继斩获了萨尔茨堡莫扎特钢琴比赛、瑞士赫斯基尔钢琴比赛和利兹国际钢琴比赛的冠军;并于1996年获得法国政府颁发的“骑士勋章”。虽然他看上去低调内敛,但他却被誉为舒伯特和莫扎特的出色演绎者,也是现今唯一一位灌录过舒伯特钢琴作品全集的在世钢琴家,这些对于一位钢琴家来说都是至上的荣誉。“这次合作对我来讲很新鲜也很有趣。与歌唱家一起演绎经典的音乐作品,与其用合作关系来概括,不如说是文化交流更为合适。我们用音乐沟通,互相用音乐来解读各自国家的风格,透过这扇窗来体会不同的文化。幸运的是,在巴黎教授我音乐的老师曾为拉威尔、佛雷弹奏音乐,并且和两位音乐家联系密切。这也使我至今都坚信,传统的代际承接对保留音乐本色来说至关重要,更重要的是,这些音乐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交接,显然又裹上了厚厚的人情味,这是文化渊源不断的生命力之源。”

他们俩一位来自中国,一位来自法国,东西方的文化以音乐的方式在他们之间被倾听和诉说。其实,Dalberto夸起人来还是很独特的:“黄英在演唱法国歌曲时的发音甚至比大多数以法语为母语的演唱家还要好。”“哈哈哈哈!”黄英

听到乐开了花,倒是Dalberto马上冷静下来,“我想说的是,这在音乐文化上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奇妙现象。对于演唱家来讲,那些异文化者可能会比本土的演唱家更能唱出错落有致却和谐动听的语音美。中国演唱家对于演唱歌曲可能更容易产生亲近感,因为这些演唱内容大多与发音规律紧密相关,而中文发音本就有抑扬顿挫的特点。而日本人可能因为语言本身缺少抑扬顿挫的元素,所以演唱得比较平,对于音乐的起承转合接受起来也比较困难。”“但我依旧还是接受他的赞美,哈哈哈!”除了个性爽直之外,黄英真的非常自信,当然是建立在雄厚实力之上的坚实自信:“我到今天都认为自己生来就是做歌唱这一行的,声乐是我血液的一部分,对于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对于如何在音乐领域脱颖而出这一点,两位艺术家的意见并不统一。“天赋。我觉得那些都是你与生俱来的,比如说我能感受到体内对音乐的向往和热爱,当然我也是幸运的。好的老师、伯乐和时机,都是促成我成为音乐家的因素。但是如果你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天赋,那么我建议还是不要尝试,不要自己磕破自己的好。”相对于黄英率性而实在的表达,Dalberto想了一想,沉思的样子在雕塑一般的五官上展开:“潜能。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想成为一名钢琴家,潜能更为关键。对于演奏钢琴来讲,你首先得有一对干净而灵敏的耳朵,聆听、体会和理解周遭的世界。有些年轻的演奏者非常刻苦,也许在20出头的时候表现得非常出色,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潜能有限,巨大的潜能是支撑你走得更远的重要因素。那些年轻的优异者可能很难进阶,他们的成功很可能是爆发式的而非延绵不绝,带有持续性。”促使一个人走向傲人音乐之路的到底是天赋还是潜能?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想要成功并有所建树的话,除了脚踏实地,真的没有捷径可以走。”

黄英和Michel Dalberto,一个有着火一样的热情,连嗓音里都透着焦灼;另一个则如冰川一般,但我们也许只看到了冰山一角,水下的底座可能蕴含着更加巨大的能量。也许只有这样的组合才能在调计中取得平衡,在乐音中包裹让人心生向往的美好。□

促使一个人走向傲人音乐之路的到底是天赋还是潜能,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想要有所建树,除了脚踏实地,没有别的捷径可走 。

女高音歌唱家黄英

一冷一热,琴韵蒸腾

天赋VS潜能,什么是决定性因素? 黄英与Michel Dalberto在演出现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