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绘画不是喷涂,而是穿透。” ——对话艺术家Katharina Grosse

Noblesse - - Exclusive - 是的,你也反对线性时间观。

你如何理解色彩?

我认为色彩是绘画历史的一部分,17世纪或者更早的时期,人们认为绘画就是素描,并且认为素描是绘画最根本的东西。接着色彩出现了,它使得绘画更为生动,并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色彩在绘画领域的运用所产生的重要影响,是你所感知到的东西在你眼前不断地发生变化。作画时的色彩并非现实,但色彩可以将你所想的东西清晰地传递出来。每一秒你看到的画面都会使你产生不同的情绪,对生命怀有不同的理解。事实上它并不会真的告诉你某一样具体的事情。但在我看来,这正是现在的世界如此有趣的原因。我们需要不断地学习、适应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而我认为色彩是独立的,它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现。像红色可以是你围巾的颜色,也可以出现在交通信号灯或熟透的西红柿上。色彩并不固定在某处,它一直处于流动的状态。所以,色彩可以带着我们超越我们所处的环境,它可以使我们暂时从当下抽离出来,它可以告诉我们另一种真实。

在绘画中,结构同样重要,所以当我们观看绘画时,如何理解其内在的结构?

这就需要我们有所选择,我认为色彩恰恰是在解构结构。当我想在绘画中展现一些有趣的东西时,色彩会成为我的媒介,因为想法需要一个平面来展现。所以我对绘画中那些立体的东西十分感兴趣。即使是画布也有立体的特质,因为它有波纹,可以流动,在帆布的表面有一些起伏波动的纹路。当你看一些微小事物的时候,你会发现射进来的光线会赋予它色彩,并使物体本身变得模糊。

所以你为什么将这件白色的作品命名为《鬼魂》(Ghost)?

从展览动线上来看,人们刚刚从充满色彩的作品《地下》来到这件白色作品面前时,会经历一个视觉转换的过程。幽灵像是某种悄悄渗透的力量,它可能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出现。我对杜尚所说的一段话印象非常深,他说当我们看到一个三维立体的事物,而这里又恰好有光线时,它就会投射二维的阴影,而很可能你看到的这个三维立体也是其他四面体或五面体的阴影,或者人本身也是某种事物的阴影。所以我开始思考,可能我并不是这一作品的唯一制作者,还有很多其他事物在共同造就它。可能在某一刻,某种事物是重要的,而到了下一刻,它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这一全白的作品也如这本书一样,以某种我不知道的理由出现,它很神秘。我对色彩感兴趣,是因为它是一种鲜活的力量去传递某些信息。我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反对某些固有概念的存在。

是的,人们总受制于线性时间观,他们根据这种时间观去组织日常生活。但是绘画可以打破它,这也是我对绘画如此着迷的原因。绘画并不像音乐或电影那样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动作,必须是线性的。绘画是一层层不断叠加的工作,是一种可以定格时间的东西。即使这张画很老,但是你仍然可以从中看到它所要讲述的故事,你可以从画的中间或结尾开始阅读这个故事。这是绘画的魅力所在,当我作画时,感觉时间正在我的上空飘浮。

15年前,你第一次用喷枪作画,是否还记得当时是如何创作出 第一件喷枪绘画作品的?

之前我都是用画笔在墙上画画,却时常觉得动作有限,因为画笔只能停留在墙面。你必须触摸它,而且你只能在墙面上,遵循它的物理规则。突然之间,我意识到绘画应该在空间中有不同的表现,不应该遵循空间和物理的规则,它应该独立于空间,重塑空间。因为物理空间是可以衡量的,8米高或5米宽。但是你无法衡量绘画的空间,你不能说这种蓝色有5米深。因此,绘画的空间实际上与建筑的空间有很大的不同。我想强调这个事实,所以我一直在寻找不同的空间绘画。于是我来到柏林,抬头看到了一个角落。我就想:啊,也许那个角落是一个很好的绘画空间。与此同时,我恰好对喷涂表面感兴趣,这一切都造就了我的第一件作品。我用喷枪喷涂时,不需要触摸表面,而是要穿过它。

你知道自己作画的开端和结束的时间节点吗?

通常我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开始,非常清楚该如何运用材料、团队和时间。当我开始工作时,我需要根据空间情况来不断修正我的想法,从新的理解中思考出新的东西,而且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变化。所以,我经常对工作进行调整和重新评估,想法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但它与即兴创作无关。我一开始想要做的事情并不会限制做其他事情的可能性。

你的室内艺术作品与你在街头创作的室外作品有什么不同?

在室外涂漆是一种不同于室内的绘画,当我在户外工作时,会感 觉是在一个非常大的空间里画一幅小画。然而,当我在工作室工作时,例如某个画布,它可能有一小块空间,但我会在上面创作一个很大的空间。实际上在户外,我在一定程度上简化了工作,否则它就无法被创作出来。

说回绘画,你的绘画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毕加索和莫奈的影响?

我认为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不同的。他们很棒,我也刚看了巴黎的毕加索大展。但我认为莫奈的作品对我影响更大,他在使用颜色方面的自由和随意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在澳大利亚看到过一些岩画,它们非常迷人,我不知道是谁创作了它们,也没有

进一步探究创作者是谁。对我有启发的不止绘画本身,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我认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绘画和生活方式都很迷人。亚洲的水彩画也很迷人。我也能从吉他、电音中得到启发,甚至从足球场上运动员的移动中吸取养分。

是什么造就了你作品的独特?

我们所处的世界存在很多图像,这些图像大多代表某些流行元素且布局合理。所以我的责任就是去创作一个与你的感官和身体有关系的图像,而不是去做意识的操纵者。我们的身体机能非常复杂,我总是探究空间与身体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从研究理论过渡到研究艺术。绘画是创造视觉感受最快的方式。 我不需要算法或机器将其转化成另一种图像材料,所以我会选取一些颜料直接进行创作。我也会用绘画来记录我的想法,就像日记一样。然后我将它放置于公共空间中,每个人都可以不受阻碍地、近距离地感受我的思考。同时它也可以利用一些颜色作为伪装,又像是设置了某种访问权限。而且我的作品也不在墙上,它存在于某种已经存在的东西上。颜色隐藏了一些东西,而雕塑结构又直接揭露了一些东西。就我而言,我的贡献可能是为人们提供了看待世界的另一种视角。事实上,每个人做事都有其独特的地方和创意。□

卡塔琳娜·格罗斯在其作品《地下》中

左图: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PS1展馆创作的作品Rockaway,摄影:Pablo Enriquez,鸣谢:MoMA PS1, New York;右图:于丹麦欧登塞Kunsthallen Brandts Klaedefabrik创作的装置,摄影: Torben Eskerod© 2018 Katharina Grosse and VG Bild-Kunst, Bonn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