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糖税”,是健康措施还是苛捐杂税

对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监管部门可以采取不同的方式去表达“不支持”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英国对含糖饮料额外征税,含糖饮料基本上都在收税之列。比如可乐,标准听装的价格从70便士增加到78便士。

英国政府估计,每年的“糖税”将获得5.2亿英镑的收入,计划用于小学教育。

对糖税的争论相当激烈。营养学界和医学界支持的声音占主导。糖对健康的危害已经成为共识。在各国的膳食指南中,也都把“控制糖摄入”作为一条主要的原则。世界卫生组织也制定了一个推荐标准:成年人每天摄入的添加糖不超过50克,最好控制到25克以下。

即便是很喜欢甜食的消费者,对于糖的危害和“降糖”的推荐一般也没有异议。争论的核心有两点“:糖税”是否真的能帮助人们少吃糖?征收“糖税”是否侵犯了喜爱甜食的消费者的权利?

每瓶饮料的价格增加10%左右,是否会促使一个人不喝或者少喝这种饮料?这跟个人经济情况,以及对甜饮料的爱好程度密切相关。对于政策的制定者,则是考虑对全社会的影响。只要能够促使一部分人减少糖的摄入,那么政策就是成功的。

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些数据。比如美国的费城从2017年1月起,对含糖和代糖饮料都加了税,幅度是每盎司1.5美分,相当于每听饮料增加18 美分。2017年发表了一篇论文,考察这一政策实施对饮料消费状况的影响。研究者随机抽取电话号码进行访问,分别在加税前和加税后询问受访者购买与消费饮料的情况。在费城地区获得了899位受访者的反馈,在附近未加税的城市获得了878位受访者的反馈作为对比。结果显示:加税后的两个月中,常规苏打饮料的消费下降了50%,能量饮料消费下降了64%,而瓶装水的消费上升了58%。

从这组数据来看,加税对降低糖的摄入效果很明显。这或许是刚刚加税时的“短期效应”,之后人们习惯了糖饮料更贵,是否会回复之前的饮食习惯也未可知。不同地区的人,对于“糖税”的反应也不见得 相同。

征收“糖税”的影响并不仅仅是价格上涨。它会把“糖饮料有害健康”的理念更广泛地进行传播。

对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监管部门可以采取不同的方式去表达“不支持”。比如强制标注反式脂肪含量,就大大促进了食品行业积极寻求替代氢化植物油的方案。在食品行业对氢化植物油的依赖大大减轻之后,美国FDA进一步收回了它的“普通食品原料”资格,要求“先审批,后使用”,实质上禁止了它的使用。

但糖毕竟是常规的营养成分,现代人只是吃得过多从而危害健康,不可能采取对付反式脂肪的方式。美国目前是强制标注“添加糖”的含量,跟当初强制标注反式脂肪一样,希望以此来促使食品行业改善配方。“标注添加糖”为食品公司带来了一定压力,但糖跟反式脂肪毕竟不同,消费者对它没有那么敏感。美国也一直在讨论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比如有的地方不允许含糖饮料进校园,而有的地方则加征糖税。

食品是竞争激烈、“薄利多销”的行业,消费趋势的些许变化也会促使企业采取行动。糖税的征收,更大的影响是有更多的企业开发“低糖”“无糖”的新配方。有报道称,匈牙利的糖税征收之后,食品中的糖用量降低了40%。

一句话,“糖税”的征收在全社会的层面上是有利的。它会降低一部分消费,也会促进食品行业改善配方。

不过,对于那些“即便加税,也依然要喝”的消费者,有些不公平。以英国的糖税为例,相当于强迫这部分消费者多出钱去补贴小学教育。

但也有人认为,多喝糖饮料危害健康,也就需要占用更多的社会医疗资源。就像对烟酒行业征收更高的税一样,要求“可能占用更多社会医疗资源”的群体多交一些税,对于其他保持健康生活方式的人群才公平。——这个话题的争论,也就超出了健康领域,而是社会资源的调节问题了。

云无心:美国生物与食品工程专业博士,科普作家,著有《吃的真相》等系列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