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会不会爱上机器人

感情可以跨越年龄、种族,甚至性别,那么能否跨越生命呢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文 / 张燕

爱上朝夕相处的机器人,这看上去像科幻小说中惯用的桥段,但随着科技的发展,在未来这并非不可能,至少现在人们和机器人间已经有友情存在了。

比如,2017年加拿大广播公司的员工为五名邮递机器人举行了一场温馨的退休仪式。在25 年的时间里,五位机器人一直在仓库的通道上勤勤恳恳地来回穿梭,为员工派送信件邮包,偶有“病假”

也只是维修一下就重新上岗。

机器人退休仪式上有它们吃不了的蛋糕、气球等,还放映着怀旧的告别视频,员工们甚至给机器人送上亲手写的送别卡,上面写着“感谢你们让每一天都充满回忆”。这些机器人会从众多有意接收它们的博物馆中选择一家安享晚年。

既然人和机器人之间有友情,那为什么不能有其他更复杂的感情呢?

感情超越“外貌党”

感情可以跨越年龄、种族,甚至性别,那么能否跨越生命呢?虽然恋物癖被归为一种病态心理,但如果人和机器一起出生入死,终归会有感情纽带。

在伊拉克巴格达以北大约60公里,有一个美军的塔吉军事基地,那里有一个埋葬和纪念多功能遥控机器人的坟墓。

墓中埋葬的机器人名叫“拆弹者”,长相类似玩具卡车,有四个轮子和一个长长的机械臂,机械臂前端安装有高清摄像头,用以观察和收集数据。这类机器人每个造价约1.9万美元,虽然不贵,却能在战场上发挥很大作用。在伊拉克服役期间,它总是冲在队伍前面搜寻敌人埋下的炸弹,拯救了许多士兵的生命。2013年,在一次爆炸中,“拆弹者”被炸毁,但它的零件却被一同执勤的士兵仔细收集起来,然后就像一位牺牲的战友一样,在21 响礼炮声中被荣誉下葬。

哀悼逝去的军用机器同伴并不是个案,因为人类往往会对一同经历过创伤的同伴产生强烈的情感联结。制造商甚至收到过一盒机器人残骸,里面附了张纸条,上面写着,“你们还能修好他吗?”

和科幻电影中的主角不同,目前这些和人类产生深厚感情的机器人,并没有高度拟人化的外表,甚至连四肢都没有。它们没有脸不会说话,也并不具备超强的机器学习能力和人工智能,但正是其质朴的用途在工作中逐渐征服了挑剔的操作者,后者心甘情愿地摘下“非我族类”的有色眼镜,抛弃“外貌党”的成见,接纳这些机器人同伴。

感情上接受长得与鞋盒差不多的机器人,这听起来有些怪异,但细想并非不可能。人们过剩的想象力天生就倾向于把一切物体人格化,从普通的动植物,到日月星辰等,乃至随处可见的无生命物体。动画片《海绵宝宝》中,海底的动植物像人一样说话行动,这虽然面向的是幼儿观众,但也反映出人们共同的情感。人类总会不自觉地与共事的机器建立感情。人们会赋予机器性格特征,给它们取名字甚至争论其性别。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如果机器人表现得像是有生命、有思维的生物,这种最简单的模仿也会促使我们对其产生同情,即便人们知道这都是人造产物。机器人很容易在朝夕相处中获得人的同理之心。

安保机器人史蒂夫平时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乔治城一家购物中心巡逻,它的工作是监控记录犯罪

这种可靠的伙伴自然值得奖励,不但会被倾注感情,也会得到尊重,甚至应该享有和人类似的权利。

行为。有一天它在行进间不慎掉下台阶,一头栽进了喷水池里。虽然机器人有防水功能,也不会窒息,但旁边的人一看情况,第一反应是立即将其搭救出来,情形和救人一模一样。

这一“拯救机器人伙伴史蒂夫”的过程被人拍了下来,在社交媒体上受到追捧,也再次让人们热议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真挚感情。

人对机器的感情很复杂

就像所有小说里的欢喜冤家一样,人对机器人的感情很复杂,除感激和友情外,由于精明的机器人有时被认为抢了人类的饭碗,所以有的人对机器人也有些怨念。

各式各样的机器人正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潮头,机器人将完成很多之前由人类亲力亲为的工作,甚至比人类做得更好。这固然能让人从更多危险或者艰苦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安心享受更廉价的服务,但一些低技能的工作岗位被取代,也会让失业者对造成这一困境的“元凶”心生怨念。

研究人员预计,机器有50%的概率能在未来120年取代所有人的工作。然而,如果仔细分解工作的每个流程,就会发现机器人在短时间内仍然只能扮演助手的角色,距离全面接盘仍有较远的距离——至少现在刚进入职场的人有很大概率还能安全地退休。

理论上说,洗衣业这种重复性的体力劳动应该处于被机器人取代的前沿,正如之前洗衣机取代了大量洗衣工一样。机器人要好几分钟才能叠好一条牛仔裤和一件T恤衫,而一个熟练的工人能在不到 10秒钟就完成这一工作。能叠衣服的机器虽然已经存在,但要让机器人在现实世界中比人类做得更好却是另一回事。

机器人也并非能做好每一件事,比如写文章就是如此。谷歌一直在训练该公司的人工智能程序创作爱情小说和新闻报道,希望它更有创造力。在新闻方面机器人走得更远一些,目前已经生成了数百万条财经和体育类的数据文章。但这些报道都是根据既定模式制作的,从庞大的数据集中提取信息之后,再添加到模板里。

要创作文字优美、情节诱人的畅销小说,机器人作者仍然差得很远。让机器进行语言创作,结果并不理想。一个名叫本杰明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可 以撰写短篇科幻电影剧本,但逻辑不通。

专家预计,要到2049年,人工智能创作的小说才有可能登上畅销书单。换句话说,只有机器人有能力用细腻的笔触,表达出自身与人复杂的情感后,才有可能在这一行与人类比个高下。

平权才有真爱?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展开,越来越多的机器人被投入到人类的各种工作场合中,人们发现机器人可以是重要的盟友,作为同伴或者同事都可以信赖。这种可靠的伙伴自然值得奖励,不但会被倾注感情,也会得到尊重,甚至应该享有和人类似的权利。

不过直到最近,“机器人权”的想法还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或许是因为现实生活中的机器相对比较简单,没有人会因为坏掉的电冰箱或过时的DVD播放器而感到难过。然而,社交机器人的出现却改变了这种状况。随着科技的发展,今后的机器人可能会像人一样感受到痛苦。实际上,一些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开发这样的机器人,有人担心机器人有朝一日也可能拥有基本的存在感。

欧盟近期在探讨,是否该把那些拥有人工智能的、技术最复杂的机器人当成“电子人”,并赋予一定的人权。就在一惯新潮的欧盟尚在讨论这一问题的时候,以保守形象示人的沙特阿拉伯却率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那里已经有机器人得到了公民身份——虽然并不可能看到它去纳税或者投票。

2017 年 10月,机器人索菲亚被沙特阿拉伯王国授予了公民身份,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机器人被给予这样的待遇。机器人索菲娅的“大脑”采用了人工智能和谷歌语音识别技术,能识别人类面部、理解语言、记住与人类的互动等。索菲娅进行了预先编程,让她可以向身边的人学习。表达情感,表达善意或同情是索菲娅努力向人类学习的部分能力。

不少鸡汤文中,反复宣称真爱的基础是平等。按照这个逻辑,要爱上机器人就首先要承认它们的权利。可即使人类的平权运动也还没有完全取得胜利,女性仍是弱势群体,但这并没有阻碍男女间的爱情连绵不绝。感情本来就是一件很复杂的事,人和机器人之间的感情更是难以预测。

不少鸡汤文中,反复宣称真爱的基础是平等。按照这个逻辑,要爱上机器人就首先要承认它们的权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