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膜拜夕阳

用“多劫多难”来描述这个城市的历史,并不夸张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意大利的阿格里真托是一个真正的破落之城,经济无特色,农业也“消沉”,失业率是意大利平均值的两倍。但这个位于西西里岛西南海岸线上的城市,每年却吸引了无数游客。

因为这里有瑰宝——建于公元前5世纪的神庙谷(Valle dei Templi)。神庙谷是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大的希腊考古遗址,约1300公顷,有7座神庙的遗址,以及其他祭坛和花园。

公元前5世纪时,阿格里真托就已经非常强大了,只不过那时它的名字叫阿克拉嘎斯,得名于附近的一条河流。由于土地肥沃,盛产橄榄、葡萄和谷物,这里很快发展成为最繁荣的希腊殖民地城市之一。

尽管阿格里真托在雅典和锡拉库萨的争斗中努力保持中立,但还是在公元前4世纪被击败,对手是强大的罗马将军汉尼拔和迦太基人,以及一直虎视眈眈的锡拉库萨君主狄奥尼修斯。从此衰落,再没有恢复。

公元前3世纪在罗马的统治下,这座城市改名为阿格里真托,尽管大部分人口仍然说希腊语,但居民都获得了罗马公民的身份。在后来的岁月里,这个很早就进入文明的城市几易其主,拜占庭之后是阿拉伯人,然后是诺尔曼人、西班牙人,在19世纪末它才统一并入意大利。

二战时,城里的许多地方被炸毁。用“多劫多难”来描述这个城市的历史,并不夸张。神庙谷,默默地在这个城市的起伏中千锤百炼。

进入神庙谷有一条主路,走进去,迎面而来的,是大力神海格力斯的神庙。战乱和地震已经摧毁了这座壮观的神庙,如今,修复的八根柱子,竖立在三层台基上,每一根都由四段圆柱重叠而成。圆柱上,按照陶立克法则修建的凹槽有20条,比后来罗马神庙的柱式凹槽要浅一些。

走过一座桥,就可抵达主路的另一边,那里有一座从未完工的朱庇特神庙。神庙长112米,宽56米,根据比例计算,当年的柱子高度约有20米,相当于现在普通楼房的6层多。这里完全是一片废墟,只有一 座仿造的护柱雕塑平躺在地上,用以展现它昔日的规模。这座神庙建造了70多年,尚未完工就被迦太基人摧毁。

双子神庙以仅存的四根柱子傲娇地遥望着对面山上的阿格里真托,它是最年轻的一座神庙,大部分建筑是在19世纪取用其他神庙的石料翻造而成。此处可以俯瞰脚下的低地花园。

这个名为考林贝特拉的花园占地5公顷,近年来由意大利国家环境部养护,恢复昔日的美丽。桃金娘、乳香树和松脂树间夹杂着鲜花、柳树和白杨,这里还种植了很多果树,柠檬、橘子、桑椹角、豆木,桃仁树,以及“萨拉森”橄榄树(阿拉伯人带来的树种)等。可以想见,昔日经济繁荣时代这里的生活是多么惬意。

保存得最好的是建于公元前440年的康考德神庙,公元6世纪时它被改造成基督教堂。所有的柱子都在,和它附近的朱诺神庙一样,都属于最经典的陶立克柱式神庙。

换句话说,它正面有6根柱子,侧面13根,平面的长度永远是宽度的两倍。陶立克柱式在建筑物上显示的是男子身体比例的刚劲和优美。但是为了避免造成柱身随高度扩大的错觉,柱子被分成几段均匀展开,从下到上延续成一条优雅微妙的弧线。

这是古代西方文明的象征,人体学、哲学、数学和美学方面发展出来的理论,通过建筑与神沟通的形式而表达出来。只可惜,康考德神庙改成教堂时被拆除了一部分,变得不完整了。好在朱诺神庙保持了祭坛,这是希腊神庙功能完整的造型风格。

朱诺神庙的基座有四步台阶,遵循了神庙的朝向法则,即神庙和正殿朝着西天,祭坛在神庙的东边,如此,接近祭坛献供的人们才可以面向东方显像的神。

坐在祭坛的遗迹上,面向西方,等待夕阳沉入大海,是游客们最期待也是惊心动魄的一刻。余晖中,朱诺神庙高大的柱子变成凝重的剪影,而最远处的海平线上,落日像火把一样照亮了上方的薄云,那是另一番壮观。

何萍:建筑师,某著名跨国企业设计与项目总监,业余爱好为旅游、写作、绘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