葑门:溪水清清市声闹

范成大说苏州人自古以来就把葑门读成“富”门,想必范仲淹下令重开葑门的时候,也是用苏州话说:开富门哉

Oriental Outlook - - CITIES - 文 /刘建春

葑门,苏州城东门,建成很久都默默无闻,唐代史志记录,苏州城有八座水陆城门,葑门并不包括在内。

宋代,葑门水陆城门开通之后,城墙内外人烟稠密、市肆繁盛。这里的店铺,都是和当地老百姓衣食住行息息相关的,没有阊门那里“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的排场,也没有来自天南海北的各方口音,他们或是附近城里的市民,或是周边四乡八镇的农民。

今天,葑门城楼和水关都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但葑门城外的横街仍在,葑溪仍在,老苏州的市井风貌还在。

“开富门哉”

苏州阖闾大城建好不久,有一次孔子登临泰山,朝东南望去,对弟子说:“吴门有白马如练”,好像他真的看到了700公里外,江南水乡中的苏州城。

建城 2500年来,苏州城先后曾有15座城门。

这些城门中,像阊门、胥门这样的城门为第一方阵,扼守着水陆交通要冲,代表的是苏州城的城市形象,从未被堵塞。而葑门和其他一些次要的城门,时开时闭,要根据当时的军事需要和经济、民生需求。

葑门处在苏州城东偏南的位置,在相门之南。其方向正对着吴国的竞争对手越国,加上城外又是低洼地带,人烟稀少,从军事防御的角度考虑,就是要塞。

京杭大运河开凿后,葑门外的护城河与运河相通,通过吴淞江和娄江还能通江达海。葑门也就占据了城内城外水上交通枢纽的位置。渐渐地,店铺多了,人烟密了。北宋时,苏州人范仲淹任苏州知州,他下令重开葑门陆城门,打开了东南方向的陆上通道。

范成大在他的《吴郡志》里曾提到葑门,还说苏州人自古以来就把葑门读成“富”门,想必范仲淹下令重开葑门的时候,也是用苏州话说:开富门哉!

关于葑门的名称和来历,史志上记载颇多,有的还富有传奇色彩。一种说法是,葑门原本叫封门,这是因为一百多公里外的湖州有座封山;还有传说为,葑门这里本来并没有城门,有一次,越国攻打吴国的时候,洪水冲开城墙,连江豚也一起冲了进来;也有说法为,因城外盛产茭白,古书上,“葑”就是指茭白。

葑门的城楼是三间两层的重檐歇山式建筑,矗立于城墙之上,在一片水乡泽国,远远望去,也显得挺拔巍峨。尤其是,城楼外立面并非清水砖,而是和民居一样的黛瓦粉墙,透露出一种别样的清秀。城楼上的匾额历代多次损毁,又多次书写。清代时匾额是“溪流清映”四个硕大的楷体字。

站在葑门城楼朝东望去,一道溪水澄净如练,往东流向荷花荡。两岸鳞次栉比的是一家家店铺和民居。一座四四方方的三层堞楼镇守在横街东段石炮头,与葑门城楼相呼应。

从葑门的陆城门进城,就可以踏上十全街,这里是古代宾馆集中之地,吴国一共有三座宾馆,都集中在这里,其中,白居易诗中所提“乌鹊桥红带夕阳”,描绘的就是著名的乌鹊馆黄昏图景。

从葑门水城门泛舟城内,沿官太尉河可到观前街、平江河,到城里的任何街区。

苏州“清明上河图”

明清时代,假如有一位画家在葑门外从空中俯瞰葑溪横街,画一幅画,那就是一幅苏州版的《清明上河图》。700来米长的街道,簇拥着近200家店铺,其中,鲜鱼行、山货行、竹行和柴行是全苏州最大的,另外还有杂货行、水果店、面馆、茶馆、酱园、茶庄、裁缝铺、腌腊店、糕团店、中药铺,等等。有人撰写了一副对联,描绘横街商旅行人摩肩接踵、南北货物堆积如山的盛况,“百物兼陈,琳琅郭外无双市;八乡来会,络绎葑东第一街”。

早期的苏州史志,对葑门横街没有记录。横街的开发,得益于葑门陆上通道的打开。古代,葑门时开时闭,但从北宋重开城门后,葑门就再没有被堵塞。

葑溪是一条东西向的河,出了葑门一直往东,可以通向黄天荡、金鸡湖、独墅湖。葑溪不长,自西往东直到金鸡湖一共大约三公里。由于紧靠葑门,从宋元开始,慢慢在河两岸形成集市,北岸的横街

古代没有冰箱,聪明的苏州人就在葑溪南岸用泥土、稻草建造了24座冰窑。

春供图)楼(刘建眺葑门城 学操场远 从东吴大 1926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