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皮毛是种进步吗

国际皮毛协会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称,在全球范围里皮毛是一个超过400亿美元的大产业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文 / 张燕

随着天气渐冷,人们开始换上冬装。从穿貂到羊皮袄,再到更广泛的皮衣,人们已经对这种御寒衣物习以为常。走进历史博物馆,发现石器时代的先民们也是靠兽皮来御寒。可是现在时尚界兴起了零皮草风潮,皮毛制品不再出现在秀场上。

动物皮草作为时尚界最具争议性的材料,正走向消亡,而这算得上是一种进步吗?

时尚界对皮毛说不

在全球四大时装周里,伦敦时装周一直以实验性的标新立异著称。2018年伦敦时装周果然拿出了让人吃惊的举措:变革性地实现“杜绝动物皮草”目标。所有与会的80多位设计师都没有展示任何和皮草元素有关的设计。

英国时装协会表示,这一看似细节的小事,其实体现了一场文化变革,反映设计师运营、国际品牌和消费观念的发展趋势。

英国时装协会负责人卡罗琳·拉什称时尚界有义务教育设计师,鼓励他们发扬积极时尚精神,“这种使用皮毛材料的立场,凸显了越来越多的品牌决定摈弃动物皮草的趋势”。环保主题被认为是伦敦时装周不变的宗旨,2018年拒绝皮毛的措施引起物保护人士一片雀跃。

善待动物组织(PETA)自上世纪90 年代就开始不停地倡导珍爱动物,杜绝穿皮毛衣物。当时凯特·摩丝和辛迪·克劳馥等世界超模也加入了这一运动,并在抵制皮草宣传片中说:“我们宁愿全裸也不穿皮草”。

持续不断的努力正在得到更多的认可。在过去 10年中,不少奢侈品牌相继弃用皮毛制品。从巴宝莉到古奇都先后宣布加入零皮草阵营,不使用兔毛、狐狸毛、貂毛、浣熊毛和安哥拉山羊毛。一 些商家也跨入零皮草之列,消费者再也不能从其旗下的电商平台上购买到任何动物皮毛制品。

在伦敦时装周举行前几个月,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还举办了一场名为“时尚源于自然”的展览,展示了自17世纪至今时尚界是如何模仿自然万物、从大自然汲取灵感而又怎样掠夺破坏地球的自然资源的,其中一些展品反映了人们从动物身上取材制作衣物饰品。展品中有一件来自法国的披肩,它于1895年由公鸡与雉鸡的羽毛制作而成;另有一条用大量金龟子的金属绿色翅鞘装饰

的裙子;还有一对制作于1875年左右的耳环造型夸张,是用两只珍稀的红腿旋蜜雀的头制成的。放在现代的环保主义者眼里,这些一个多世纪前的衣物应该是口诛笔伐的对象。

时尚在演进,不但那些动物制品已不出现在时装上,皮毛也越来越少。对皮毛说不的运动,其影响已经超过T型台的范围,扩展到城市。

2018 年 9月,美国洛杉矶市议会考虑在两年时间中逐步禁止在当地销售和生产皮草产品。提出这一建议的议员保罗·科瑞兹希望能在全球范围内 掀起更广泛的禁令。他称洛杉矶作为世界时尚与魅力都市之一,这样做的象征意义和实际意义一样重要,这会在全美国乃至全世界起到预期效果,消除皮草销售。

反对使用皮毛的团体,努力将动物制品从原材料问题提升到道德问题的高度。他们认为,选择服饰的消费者应该具有社会责任感、关注可持续性且关心动物福祉。他们站在道德高点向传统开炮,但难以掩盖的是,他们脚上穿着的是皮鞋,其主要材料依旧是动物皮革。

他们站在道德高点向传统开炮,但难以掩盖的是,他们脚上穿着的是皮鞋,其主要材料依旧是动物皮革。

环保的两难选择

除了珍爱动物外,反对使用皮毛材料人士的另一个理由是环保,认为使用皮毛会给环境带来更大的压力,不利于可持续发展。

但是作为皮毛的替代品,人造皮毛同样需要制造,由人造纤维、涤纶和尼龙组成的假皮草看上去如同真皮草一般,有光泽、厚实和暖和,同样会留下碳足迹。技术的进步在不断提升人造皮草的设计与面料标准,可化学纤材质生产过程中仍会释放有毒气体污染空气和水。

人造皮毛的主要成分是变性聚丙烯腈纤维,这是一种从化石燃料中提取的物质合成的化学工产品,同其他石油制品一样,在制造过程中会产生污染。而人造皮毛在清洗时会释放出微纤维且无法生物降解。

好消息是不少优秀的设计师正和工程师联手,努力使人造皮草减少对环境的影响。比如,尽可能地使用有机和可再生的材料,并且几乎都是本地生产,以减少污染。

有的研究员正在实验室中研发包含超过40%植物成分的人造皮草原料,从而减少人造纤维对石油产品的依赖。还有人在探索更为安全的人造皮草回收方法,从而把人工合成材料转化成能源。比如,维吉皮是一种利用葡萄渣废料制成的环保的皮革仿制材料,用这种材料制作的裙子展现了可持续的创新技术。

由于人造的替代品也会给环境带来影响,这让皮毛生产商压力减轻。不过动物皮草生产对生态的影响不容小觑,如牛羊养殖的二氧化碳排放及肥料,毛皮加工处理及染色过程中消耗的各种化学物质等。尽管如此,加拿大皮毛联合会一直宣扬农场饲养的貂或野生海狸制作的皮毛是可再生资源,而人造皮毛的来源石油不是可再生资源。

因此单纯从环保的角度考量,无论是使用皮毛制品还是人造皮毛,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个两弊相权取其轻的过程,双方都会标榜自己更加“绿色”,然而,精确地对一件衣服的碳足迹进行量化并不容易。实际上,最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是让消费者知道衣服来之不易,从而懂得爱惜,使其穿着持久。但是,这有可能和市场产业不断推陈出新创造需求的理念背道而驰。

也有设计师接受这种更彻底的环保理念,他们认为单纯地抛弃皮毛更像是流于形式的噱头,要设计出生产过程中碳排放最低的服装,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应该融入所有的时尚设计中,而不应只在作品中空谈概念。

传统皮毛的新空间

即使人造皮毛再如何标榜保护动物和绿色环保,已经使用了数万年的皮毛也不会一下子作为衣服原料退出舞台。在经过了20多年的概念打压后,皮毛还出现了一些反弹。国际皮毛协会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称,在全球范围里皮毛是一个超过400亿美元的大产业。

在欧美的一些高档商场里,以前皮毛被安排到特殊的服装部,而如今在百货商场各处的成衣系列里都能看到皮毛制品。这种变化的原因之一是在上世纪 90年代,不穿戴皮毛被认为是代表自由的态度,是反对强权压迫的象征。时过境迁,附加在皮毛上的这种意义已经逐渐消失,对新生代设计师来说,毛皮只是一种材料,和羊毛或丝绸一样,是施展其想象力的媒介。

复古潮的兴起也给皮毛带来更大空间,在那种风格的时装设计中,皮毛成为最能诠释奢侈的符号。从兔毛长筒靴到狐毛镶边手包,或带有郊狼毛镶边兜帽的加拿大雁毛大衣,这些都是昂贵时装的代名词。

面对人造皮毛的竞争,天然皮毛也在通过大规模养殖努力降低成本,让更多的人能接触这种材质。传统意义上的皮毛外套非常昂贵,比如像《冰与火之歌》里的那种皮毛外套,人们一辈子可能只有一件。但近十多年来,科技发展到设计师可以随意运用皮毛,并且是消费者可以支付得起的价格。于是,皮毛赢得了一批新的拥趸。

人造皮毛的竞争也促进了天然皮毛的改进,比如,皮毛来源的可追溯系统在上世纪并不存在,而现在一些皮毛可以明确其来自自然死亡的动物,或者是作为有害物种被扑杀的动物,这减轻了不少人对于穿皮毛产生的罪恶感。

很难用进步或者退步的二元论来区分穿戴皮毛的态度。更重要的是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纳入设计,使其成为常态,毕竟这是一个多元包容的时代。

现在一些皮毛可以明确其来自自然死亡的动物,或者是作为有害物种被扑杀的动物,这减轻了不少人对于穿皮毛产生的罪恶感。

市民在沈阳市一购物中心参观缝衣针制成的动物塑像作品(田卫涛/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