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保护哪家强

各地投入财力、保护水平均存在较大差异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剑英/北京报道

中国长城资源分布广,跨行政区域多,而中国文物保护实行“属地管理”,即各级行政区负责本辖区内的长城资源保护和管理。因此,不同地区的长城资源、保护措施以及保护现状均呈现出各自的特点。

北京为什么名列第一

“保存最完好、价值最突出、工程最复杂、文化最丰富,是中国长城最杰出的代表。”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如此评价北京境内的长城资源。北京拥有长城573千米,占总长度的四十分之一,遗产点2409处,世人熟悉的八达岭、居庸关、 慕田峪等著名长城段落都在其内。此外,还有大量盘亘在山峦之间的残长城,如箭扣长城、河防口长城、蟠龙山长城等。在保护长城方面,北京市拥有多个第一。据了解,目前全国只有北京、河北、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三地出台了长城保护专门性政策文件, 2003年北京市最早实施《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明确提出了保护整体风貌、保留完整体系原则,对长城进行日常维护修缮。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研究所馆员张依萌对《瞭望东方周刊》打了个比方:“就像一个人平常注意锻炼休息、定期体检一样,北京市日常管理工作

做得很好,其经验值得借鉴。放眼全国其他地区,如果能够每年投入几万元、几十万元来做好长城的巡查和维护,也许很多几百万元甚至数千万元成本的长城保护维修工程就没有必要开展了。”

在他看来,北京怀柔河防口长城的修缮保持了野趣和沧桑感,是很成功的案例;相比之下,山西雁门关箭楼历经两次复建重修,均改变了原状,并非正确修缮方式。

2016年国家文物局组织长城执法专项督察项目,对全国分布长城段点的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进行调查,并进行综合排名,北京名列第一。

据张依萌介绍,在保护长城方面,北京是全国唯一地方财政投入超过国家财政投入的地区。数据显示,2005 〜 2014年,中央财政拨付全国的长城保护专项资金约为19亿元,而 2000 〜 2016 年,北京市修缮45公里野长城,投入资金达3.67 亿元。

长城沿线大量地区远不具有北京这样的财力:历代长城所在的404个县中,近一半是贫困县; 2017年年底,长城执法专项督查“回头看”情况通报曾公开指出,内蒙古、吉林、青海、河南等省(自治区)长城保护员经费偏低或落实不到位。

2018 年 9月,北京旅游协会发布《北京旅游发展报告(2018)》,建议将北京段长城整体纳入长城国家公园,并在长城沿线两侧各2公里范围划定保护带。目前北京长城保护范围为两侧各500 米,而内蒙古的保护带范围为长城两侧各100 米。

内蒙古:草原戈壁上的“马背文物保护队”

内蒙古是长城资源大区,总长度达7570 公里,占全国总长度的三分之一,境内长城历经战国、秦、西汉、东汉、北魏、北宋、西夏、金、明代9个历史时期11个政权,分布于全区12个盟市的76 个旗县(市、区),在全国范围内具有长度最长、时代最多、分布范围最广等特点。

在 2016年的长城执法专项督察项目中,内蒙古综合排名位列第八;2017年,该项目在得分低于 80分的天津、内蒙古、辽宁、吉林、河南、陕西、青海、新疆共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集中开展“回头看”,内蒙古名列第四。

张依萌认为,可以将内蒙古保护长城的水平视为中国长城保护的平均水平,他本人非常认可内蒙古政府的努力工作:“内蒙古是全国第一个设有省 级专门长城保护管理机构的地区。”

针对境内长城大多分散在人迹罕至的草原、沙漠、戈壁地区,交通困难,日常保护管理工作繁重的特点,内蒙古组建了一支著名的长城保护队伍“马背文物保护队”,联合党政警企民,依靠全社会共同参与,开展长城保护、巡查、看护等工作,并获得良好效果。

在多年的长城行走中,长城爱好者连达对内蒙古的长城保护意识印象甚佳:“内蒙古和山西很多地方是以长城为界的,比如新平堡长城段,北侧为内蒙古,南侧为山西,内蒙古境内立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碑,山西这边则没有。过去,山西还有地方把因下雨出现坍塌的长城翻成土堆,在上面种地,内蒙古则把很多段点都圈起来保护。”

河北:开矿与保护的博弈

河北现存有战国、秦、汉、北魏、北齐、唐、金、明等不同时期的长城约2500 公里。

早年间,河北因长城沿线地区矿产资源丰富,不少地方私采滥挖矿山资源,造成长城严重损毁。根据河北省长城资源调查队的调查,在河北境内,仅就长城墙体保护状况来说,80%以上为“较差”“差”甚至“消失”,敌台、烽火台等单体建筑近 70%出现坍塌甚至彻底消失。人民网曾发表“河北境内长城多处坍塌,私挖矿产损毁严重亟待治理”的报道,披露了河北省境内长城严重损毁的情况。

连达对此深有体会。2010年左右,他行走于河北长城段点,经常能遇到矿场炸山挖矿的场景。

在明代长城中,河北刘家口关楼是少有的至今保持原貌的一座关楼。据连达回忆,当时刘家口关楼附近修了一个矿场,“有一次我站在关楼处,遇到矿场炸山,地面不停震颤,真担心这座古老的关楼什么时候就轰然崩塌了。”

连达还对河北地区长城文字砖的丢失现象痛心疾首,“河北野外长城沿线有很多散佚的石刻、文字砖,并不是砌在城墙上,而是砌在老百姓家里。后来盖新房,他们就把旧砖扔进垃圾堆,现在想找到这些文字砖越来越难。”

2017年,河北省政府出台《河北省长城保护办法》,明令提出:不得在长城上取土、取砖(石)或者种植作物,更不得在长城保护范围内从事采矿、采石、采砂等活动。

目前北京长城保护范围为两侧各500米,而内蒙古的保护带范围为长城两侧各100米。

2016 年 11 月 16日,工作人员使用骡子往秦皇岛市板厂峪长城二期修复工程工地运送材料(杨世尧/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