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药师”病根何在

近段时间,多地集中开展执业药师虚挂兼职违规行为整治行动,对执业药师“挂证”行为进行严厉查处。严打之下,“影子药师”在一些地方仍难绝迹。卖药的不懂药、持证的不在岗,本该提供社会公共医疗服务的药店,变成商业卖场,对患者用药安全形成隐患。有效监管到底“梗阻”在哪儿?

Oriental Outlook - - DISCUSSION - 万宏蕾 /采访整理 刘章丰 / 设计

缺口与浪费并存 曹阳 (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

在药品流通领域,“影子药师”是指一些执业药师将资格证书违规挂靠到社会药店或医药企业,本人并不到药店或企业执业,人证分离的现象。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药师人数不足,分布不合理。

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454357人,平均每万人口执业药师人数为3.3人。根据《“十三五”国家药品安全规划》,到2020年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要超过4人。

按照所有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以1:1(大型门店为1:2)的比例进行配置,我国执业药师的刚需缺口,至少还差10万人。

药师分布极其不均衡主要表现为经济发达地区的执业药师数量明显多于贫困落后地区,医疗单位和药品生产企业的执业药师明显多于药店。据统计,执业药师数量排名前5位的省份依次是浙江、江苏、广东、山东、上海,而人数较少的省份为西藏、青海、宁夏、黑龙江、海南,东部沿海地区省份执业药师人数占总数的38%左右。

贫困落后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因无力承担高额医疗费用,选择到零售药店调配医师的处方或购买非处方药的患者人数更多,由于执业药师奇缺,他们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

一方面是执业药师人数紧缺,另一方面却是大量执业药师资源被浪费。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有80余万人通过执业药师资格考试,但注册人数只有40余万人。不注册就意味着不能上岗,很多考取了执业药师资格的人让证书沦为摆设。比起执业医师和执业护士在考试通过后基本满员的注册,执业药师的注册率明显过低。

造成以上矛盾的根源在于,执业药师激励机制存在缺陷,其工作积极性无法充分调动起来。当药店对执业药师的投入不能完全从经营利润中收回时,执业药师希望得到的收入就无法兑现。过低的工资待遇导致很多执业药师把证“租”给药店,而自己却在医院或其他单位上班。

不从根本上理顺职业药师人才培养、使用的体制机制问题,“影子药师”就消灭不了。

通过考试的人员为何不去注册 程鹏志(连锁药店从业人员)

为什么很多通过执业药师考试的人员不去注册?首先是报考门槛过低。从国际经验来看,发达国家对于执业药师资格考试的报考要求很高,其中学历要求近年来已提高到硕士以上,专业方面则要求考生必须毕业于权威机构承认或批准的医学院校药学专业。

而我国报考药师的要求较低,中专以上学历即可报考,对专业的要求也很宽松,药学、医学、生物学乃至化学专业的学生都可以报考。

一味以学历来衡量人才并不科学,但我国的执业药师中,低学历的比例却不能不让人惊讶。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执业药师注册人员中,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仅占2.3%,本科学历人员占35.8%,专科及以下学历占比高达61.9%。

其次是缺乏社会认同。执业药师与执业医师只有一字之差,但二者地位却明显不一样。按照执业药师的定位,执业药师有负责审核医生处方的权利,然而现实中,执业药师对医生处方很难提出质疑,驳回医生处方更是闻所未闻。

社会上,患者只知医师不知药师,执业药师往往被认为是“卖药的”“抓药的”;在零售药店,多数执业药师也只从事药品调剂、管理药品入库等简单工作,与普通店员无异。执业药师的服务内容、作用和职责不被患者充分了解和信赖。同时,一旦发生用药方面的医疗纠纷,执业药师却很容易受到患者指责。

此外,教育形式重理论轻实践。在美国,执业药师考核的方向非常明确,就是为了不断更新药学知识,提高药学服务质量。但我国执业药师考试往往侧重于药学基础知识的记忆和掌握,这一点从考试的内容就可以看出,药学(或中药学)专业知识占了考试内容的一半,而更为重要的综合技能仅占25%。

事实上,执业药师资格考核应当多增加临床案例分析、实践技巧应用等,为未来实际工作起到导向作用。

药师真正的价值在哪里 康震(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常务顾问)

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阻断“以药养医”模式最有效方法是让患者不再依赖医院药房,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提高社会药店软硬件水平,使后者获得患者的充分信赖。

从药店的角度,执业药师的专业水准应成为药店的“金字招牌”。目前药品零售行业单靠价格竞争已难获优势,今后的出路应该是“平价+专业”,不能只强调药品品种丰富、质量可靠,还要能给消费者提供专业化服务。

从患者的角度,患者用药监控市场巨大的需求需要有人分担一部分医师职责,能承担这份责任的人群就是执业药师。卫生部一项统计显示,我国每年有将近20万人死于药品不良反应,其中40%死于抗菌药物的不良反应。

现状是,患者回家后不遵从医嘱改变剂量、擅自添加药物、擅自停药、重复用药等现象比比皆是,尤其是并发多种疾病的慢病患者、服用5种以上药品的患者、65岁以上老人、孕妇儿童用药者、肝肾功能不全患者,都需要执业药师的用药指导和跟踪监护。

从临床的角度,执业药师对药物品类、特性更熟悉,理应在医疗体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比如,在临床上正确审核和调剂医生处方,判断处方的适应症与药物、剂量、剂型、疗程、年龄和患者状况时间的适宜关系,减少处方药的失误;为医生提供监测患者的血药浓度服务,帮助医生调整患者的药物治疗方案;通过日常监护,帮助患者找到与药物相关的治疗问题。

从社区的角度,执业药师应成为社区居民最容易接触到的安全用药专家。应鼓励执业药师走进社区,积极从事公共卫生宣传工作。让社区居民认识到执业药师是基层医疗指导用药服务的提供者,也是疾病治疗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需从顶层设计进行规范 周杨(主管药师)

规范执业药师从业行为要从源头治理。消灭“影子药师”只是第一步。多地出台措施,将执业药师“挂证”情况与执业药师履职能力、企业诚信建设联系在一起,力求从根本上解决“挂证”问题。

比如广东,一年7次通报“挂证”执业药师;辽宁对查实“挂证”的执业药师,录入全国执业药师注册管理信息系统,予以注销注册和公开曝光;黑龙江在通知中提到:如构成犯罪,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止处罚执业药师,药店一样也要追责处罚。

其次,从国家层面确立执业药师的能力标准。先要完善现有的执业药师药学教育课程设置和资格准入考试制度,提高执业药师的准入学历和专业要求,鼓励更多的有志青年和高水平的药学工作者加入到执业药师队伍中,让执业药师真正有能力去承担药事执业的责任、患者用药安全和治疗结果的责任。

另外,应尽快制定国家统一标准,指导和规范药学教育内容以及继续教育内容。

最重要的是,从法律上确立执业药师的社会地位。发达国家对执业药师都有国家层面的立法,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听到我国应出台执业药师法的呼吁,但目前我国实行的执业药师法规仍是一些行业规章制度,不具有法律层面的约束力。

在法律赋予执业药师对患者的用药安全和药物治疗结果的监管责任后,还需要从监管政策上明确规范执业药师应承担的义务、职责范围内的权力、享受到的利益等。

当下,执业药师的生存环境也在改变中。2017年,北京、黑龙江等省市就开始尝试“药师门诊”,2018年,广东全省19家三甲公立医院也都在探索开设药师门诊。与医师门诊一样,市民可通过挂号来享受药师的门诊服务,执业药师从“幕后”走到“台前”,或成为趋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