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不停,战斗不止

人类和流感的战斗仍在持续,截至目前,我们只能说取得了一些战术性的胜利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文 /王亚宏

又到流感高发季,一个个办公室似乎变成了危险的交叉感染空间。虽然说大家对感冒这种习以为常的病痛并不重视,大多应对方式是“多喝热水多睡觉”,但流感的影响不容忽视。

史无前例的病毒潮

历史上,人类曾经遭受过多次疾病潮的冲击,比如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大航海时代肆虐美洲的鼠疫,但没有任何单场疾病的破坏性能比得上一个

世纪前的西班牙流感,许多公共卫生专家将其描述为“历史上最严重的疾患浩劫”。

据悉,1918年的那场流感导致 4000 万到5000万人死亡,而同一年结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共有30多个国家的15亿人口参战)死于战火的军人和平民大约有1500 万人。

疾病猛于战火,但也和战火有扯不断的联系。流感暴发时,欧洲大陆已经经历了长达四年的战乱,军民疲惫不堪,基本的医疗乃至食物供应都难以得到保障,这都成为流感肆虐的温床。

前线拥挤且肮脏的战壕成了病毒传播的集散地。当之前彼此并不经常接触的群体在战场上聚集的时候,也就为病毒的传播和交叉感染创造了条件。那些流感患者还要应对其他来自战争的伤害,当时人们普遍营养不良,缺乏维生素B尤其会提高患者的死亡率。

留在后方的人,也难以逃过流感的冲击。人口密度和失业率等因素直接影响了人们感染该疾病的几率。城市平民大多生活在凋敝拥挤的环境中,这导致他们毫无防护地暴露在病毒的攻击下。他们的活动不仅加速了病毒传播,还增加了感染机会,加重了症状的严重程度,导致更多的人熬不过这场病痛。

破坏力这么强,是因为西班牙流感被认为是从一种通常感染鸟类的病株进化而来的,这种病毒出现了突变,可以导致上呼吸道系统出现感染。这意味着病毒更容易通过空气传播,也就是由咳嗽和打喷嚏传播。由于之前人们并没有暴露在这种病毒中,人体的免疫系统无法产生有效反应。

进化的卫生系统

百年前的那场大流感中,20到 40岁的青壮之士死亡率最高。大批挣钱养家的青壮年和社区的栋梁被大流感夺走了生命,留下老人和孤儿无依无靠。死亡率奇高的西班牙流感改变了人们应对大规模传染性疾病的态度,之后随着城市逐渐工业化,贫困人口普遍减少,环境卫生的改善等,极大降低了20世纪传染病死亡率。

在一个世纪前,人们还不知道是病毒导致了流感的传播,当时的医务工作者距离抗病毒药物和疫苗的研发还有一段距离,而现在相应的药物和疫苗可以帮助遏制病毒传播,促进人类尽快康复。许多 流感致死的原因也是由于身体虚弱导致的继发性细菌感染引起肺炎所致,因此医生可以通过抗生素来降低这种风险。现在的医疗保健基础设施、诊断和治疗工具都比过去有长足的进步。

比起个体治疗更重要的是,西班牙流感暴发直接推动了国家对流感的认知,并导致公共卫生政策的变革。因为在大规模的流感暴发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当大规模的流感来临时,对个别患者进行隔离或者对他们讲个人的责任都毫无意义,应对流行传染病需要全民总动员。

所以,在那之后很多国家成立或重组卫生部门,建立更先进的疾病监视系统,接受社会化医护的理念,即全民卫生保健和免费医疗,这一变革影响深远。

和流感的战争仍在继续

上世纪60年代遍及亚洲的香港流感的死亡人数是 200 万,2009年的猪流感是60万,两者的死亡率都低于1%。和一个世纪前的西班牙流感相比,大幅下降的死亡率标志着人类对抗流感取得了不小的进展。但和应对其他疾病相比,人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流感病毒也在不断进化,而且人们发现这个“老对手”既狡猾又难缠。研究发现,流感病毒自身有“定时装置”。换句话说,这种病毒体内的分子钟有一种特异功能,可以“告知”病毒需要多长时间裂变生长、感染其他细胞,以及传染到其他人身上。

流感病毒一旦攻入人体细胞,会夺取细胞内的营养,以便在细胞内站住脚,并且裂变生长。病毒随后缓慢地滋生出一种特定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帮助病毒脱离细胞,传染到其他细胞,最终传染给其他人。如果流感病毒发作太早,病毒的伤害力就会很弱,如果病毒获取蛋白质的速度太慢,则给了人体内免疫系统足够的时间。

病毒通过设定“定时装置”来对人体发起最猛烈的攻击,也给了人类另一种应对流感病毒的思路,即“监听”病毒的定时装置,并寻找办法在传染前进行“拆弹”。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西班牙流感已经过去了百年,但人类和流感的战斗仍在持续,截至目前,我们只能说取得了一些战术性的胜利。

病毒通过设定“定时装置”来对人体发起最猛烈的攻击,也给了人类另一种应对流感病毒的思路,即“监听”病毒的定时装置,并寻找办法在传染前进行“拆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