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就业新生代

新兴服务业的诞生和繁荣,给了大量的劳动者改善生活甚至改变命运的机会

Oriental Outlook - - CONTENTS -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单素敏/北京报道

早晨 6点钟左右,月嫂石玉华就要正式开始一天的工作:洗漱、烧水、给刚出生的小婴儿喂奶粉或辅助哺乳、拍嗝、做月子餐等等,有时还会额外做些家务。从业7年多来,北京地区有50余位新手妈妈及其家庭,因为她的服务,平稳度过了新生儿降临后手忙脚乱的月子期。

几乎与此同时,网约车司机刘力伟会接到早高峰的第一个打车订单;快递员蒲涛则已经骑上了工作专用的三轮车赶往分拨中心取货;美团北京虎坊桥站的外卖员李国杰当值早班时,也会在这一时间出发前往单量较大的商家等待取餐、送餐,接下来的早7点到晚9点半,站点周边约3公里范围内,

不少人一日三餐,每个饭点都要跟他打个照面……

仅仅四五年前,上述很多职业尚未出现,城市服务远没有今天这样高效。科技、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们得以享受“一部手机搞定衣食住行乃至休闲、娱乐需求”的现代生活,以此为基础的新兴服务业的诞生和繁荣,则给了大量的劳动者改善生活甚至改变命运的机会。

城市如同一台庞大的机器,从某种意义上说,外卖、快递、月嫂、养老陪护等等新兴服务人员已经成为保障一座城市正常运转的新力量,任何一个环节缺失,可能都意味着“机器”出现了“故障”。

偏远山区农妇月赚1.5 万元

今年 42岁的石玉华在做月嫂之前,是河南省南阳市一个偏僻山区的普通农妇,靠种地为生,全家一年的收入不足7000 元。2012年加入家政O2O平台管家帮后,一路从普通、中级、高级做到了金牌月嫂,“如今平均每月能赚到1.4 万 ~1.5 万元。”石玉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数十位亲戚、邻居受石玉华的影响加入了保姆、保洁、育儿嫂等的家庭服务行业,她们中间很多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得,不仅有能力奉老育幼,还为家里盖了新房子——一个村庄的面貌甚至因此大为改观。

曾在一家民营电力公司打工的“90后”李国杰,因为企业效益差、工资低,于2017 年 7月辞职加入美团成了一名外卖小哥。“工作相比以前更为辛苦一些,但收入至少增加了两倍。”李国杰对《瞭望东方周刊》坦言,对短期内无法通过专业技能获取较高回报的打工仔来说,送外卖的工作能提供一条提高收入的出路,他备感珍惜。

2018年初,李国杰把自己的妻子介绍到了他送餐最多的餐馆南城香,该餐饮品牌外卖业务负责人韩志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因为人员流动性较大,餐馆也喜欢招外卖骑手家属做员工,这样一方面能节省招聘成本,另一方面骑手夫妻都能在餐馆提供的宿舍落脚,他们工作的稳定性更强。”

南城香自 2015年正式和外卖平台合作以来,外卖业务已经连续两年实现营收和利润同比100%的增长。如今,其外卖业务占比近五成,成为了美团外卖平台快餐品类单店的销售冠军。“从2014 年濒临倒闭,到如今在北京开设56家直营分店,外 卖网站和外卖送餐员功不可没。”韩志龙对本刊记者感慨。

“以一带多”“老乡带老乡”式的就业群体,在餐饮业、家政业、物流快递业等领域越来越常见,散布在城市服务业各条“战线”上的石玉华、李国杰们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而在过去,这种现象往往主要集中在建筑工地或是电子厂、服装厂等等制造业的流水线车间。这一转变的背后,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经济、产业发展趋势的变革。

41.6万外卖骑手来自国家级贫困县

“近年来出现的新服务业对解决就业、促进民生、拉动经济发展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其中有些行业比如家政业,在精准化扶贫方面还有着独特优势。”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一位专家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一般来说,贫困地区30~50岁左右的女性就业最困难,而这部分人群正好是保姆、月嫂等职业最适合的劳动力。

2018 年 5 月 4日,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新时代新青年: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也显示,2017年,在美团外卖获得收入的骑手75%来自农村地区,共有41.6 万人来自覆盖全国98%的国家级贫困县。另外,5%的女性骑手为单亲妈妈,她们通过送外卖获取收入补贴家用。

“最近几年服务业从业者之所以能有机会提高工资,获得更好的回报,一个原因是市场需求扩大,价格也在提升。”管家帮创始人、董事长傅彦生对《瞭望东方周刊》举例介绍,“5年前,北京地区生孩子的家庭中雇用月嫂的比例仅有15%左右,现在基本上已经达到60% 多,5年前五六千元能找到一个不错的月嫂,现在动辄要上万元。另外,随着第一批独生子女的父母步入老龄,老年人的生活照料需求也在逐年增加。除了‘一老一小’,年轻人工作节奏加快,开始变得越来越‘懒’,找保洁也几乎成了‘刚需’。”

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科技进步所带来的效率的提高。

“以前的家政公司,一部电话一张办公桌,服务人员干一个月就得花一个月等工作机会,一年能保证半年上户挣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现在我们可以用手机通过APP、微信公众号,随时关注订单动

“以一带多”“老乡带老乡”式的就业现象,从工厂、工地转移到了服务业领域。

态,随时高效匹配人员,他们的工作不用像过去一样‘等、靠、要’。”傅彦生说。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餐饮、零售等行业。国际零售连锁集团家乐福中国区副总裁余莹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2017年 5月开始,家乐福在全国的211家超市大卖场,上海地区31 家便利店陆续接入了美团、京东到家等外送平台,全方位布局以生鲜品类为主的即食性商品30分钟达、1小时达O2O业务,一年不到的时间,O2O加上B2C的线上销售额对家乐福整体业绩带来了8~10个点的提升,2018年线上业务有望突破10亿元的销售业绩。”

在余莹看来,技术的进步促成了零售商业模式创新并带来了市场扩大、业绩提升,产业链条上,平凡如理货员、外卖员也能因此受益,这已然是一个产业健康发展的良性循环。

共享经济服务从业者将超过1 亿

2012年以来,随着我国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转型不断深入,服务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而经济结构优化的最大明证就是服务业增速超过工业的同时,新增就业人口同步增加。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3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 46.1%,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此后,2015年服务业占GDP比重首超 50%,2016 年、2017 年这一比重连续上升为 51.6%,2018 年上半年已经达到了54.3%,服务业对我国 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5%,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经济学界不少人认为,这标志着国民经济进入“服务经济”时代。

中国经济增长从过去过多依赖投资、出口拉动,转向更多依靠消费拉动、服务业带动和内需支撑,而服务业在创造税收、吸纳就业、新设市场主体、固定资产投资等方面也表现出了全面领跑的态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第三产业就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一产业,跃居第一,此后逐年增加,成为吸纳就业的主渠道。比如,2013~2016年,服务业就业人员年均增长5.1%,高出全国就业人员年均增速4.8 个百分点。2017年,服务业就业人员比重比上年提高了1.4个百分点,达到44.9%,高于第二产业16.8 个百分点。

“与其他产业部门相比,第三产业具有就业弹 性大、劳动密集、技术密集、知识密集并存的特点,能够吸纳各种不同素质的劳动者就业。”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闻效仪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劳动力在产业之间转换规律表明,第三产业(服务业)比制造业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据测算,服务业每增长1个百分点,带动的就业人数大约比工业多50万人,发达国家第三产业的就业人员常可占全部就业人员的70%~80%。

由于消费升级,服务业领域出现了很多新职业和新工种。

“比如专业的催乳师、小儿推拿师、宠物美容师等等,以前可能大部分人都没有听说过。还有,随着大健康概念的普及,也有不少职业医生转做营养健康顾问、养老介护咨询的,市场需求调节的作用下,一些传统职业从业者转产、转行、转岗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这位负责职业研究的专家对本刊记者举例说。

此外,中国实施“互联网+”发展战略以来,互联网经济、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等新经济已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新引擎,其中共享经济近几年发展迅猛,对就业市场产生了重大影响。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 2018》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提供共享经济服务的服务者人数约为7000 万人,比 2016 年增加1000 万人,比 2015 年增加 2000 万人,2020年这一人数预计将超1亿人。这里面数量最庞大、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广大“宅男宅女”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快递小哥、外卖骑手、代驾司机、上门厨师等等。

截至 2017年第四季度,美团日均活跃配送骑手数量已达 53.1 万人,2017年美团外卖有单骑手数达 226 万。

高附加值如何产生

在现代人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外卖、快递、代驾小哥们,究竟是怎样一个群体?

2018 年5月4日,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指出:31%的骑手来自去产能的产业工人; 82% 的骑手是“80后”“90后”;他们择业时不再单纯追求就业稳定,上班时间灵活、工作自由、收入有保障是选择做骑手的最重要原因;骑手群体中拥有大学学历的比例为16% ;24%的骑手保持着学习阅读的习惯……

不同于上一代集中在制造业领域的农民工,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这代人有着典型的“新青年”特质,他们更有想法,善于抓住机遇和整合资源实现持续的自我迭代。

“不同于上一代集中在制造业领域的农民工,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这代人身上有着典型的‘新青年’特质,他们更有想法,善于抓住机遇和整合资源实现持续的自我迭代。我们认为,他们推动着社会进步,也一定会从中获取自己想要的未来。”美团点评研究院总监赵大威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为了提高骑手的劳动技能,美团外卖会对骑手进行体系化的职业培训,包括日常入职培训、强化培训及高阶培训,同时还会对骑手进行交通安全和消防安全培训。此外,为让他们的职业产生更高的附加值,2018 年3月,美团点评启动了“城市新青年”计划,为骑手提供在线课程学习平台和专业的心理咨询服务,供骑手在工作之余学习深造,同时帮助骑手排解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扰。

傅彦生也对本刊记者介绍,管家帮目前在全国已经开设了63所技能培训学校,加上合作的学校 达到了 100所。企业每年还要派出优秀员工前往日本、菲律宾、英国、美国等国家,学习养老陪护技能和服务理念、职业保姆的专业素养、英式管家的管理体系等等。

“我们的人口红利已经逐渐式微,劳动力效率提升,劳动力红利和优势才能进一步体现出来。”傅彦生说。而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看来,对新型的城市“打工者”的尊重和关爱还要体现在政策的友好。

“爱护城市新青年、劳动新力量不是一句口号,给他们与城市居民平等的身份认可和待遇,在技能培训方面倾斜更多的机会和补贴,这些工作恐怕我们还有很多提高的空间。”闻傅蔚冈认为,“新兴服务业是伴随科技进步而发展起来的,科技在解决劳动力就业方面价值重大,保护新兴服务业就业人群的权益,也是保障科技发展的重要手段,两者互为因果。”

网约车司机张来福为乘客关上车门(罗晓光/摄)

安徽省合肥市经开区芙蓉社区一家月子中心,工作人员在给婴儿洗澡(刘军喜/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