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的故事

要事相告

PC Digest - - Contents 目录 -

度重相逢》,我在烈日下感觉不到一丝风,眯着眼将朋友送上了汽车。朋友打开车窗伸出脑袋,用他仅会的几个英语单词骂我,让我一脸蒙圈。后来,偶然想起,这货不会以为我被烈日刺得睁不开的眼,是在藐视他吧? 2010年8月,街边鱼店放着伍佰的《再朋友高考分数222分,如果换到其他任何地方,比如车牌,都能算作吉祥。可对于高考,这个分数比盛夏的阳光还要刺眼。好在朋友很释然,认为2比较符合他的气质。唱了一半,朋友就着从鱼店飘出来的歌声,随着一阵黑烟和灰尘扬起,伍佰的歌才一路向西去了一所专科学校之所以写下这个片段,是因为往事历历在目,我时常想起大学时光,那时的一切都很美好 校门口那条种满香樟的路上,一眼望去尽是姑娘,她们笑靥如花、凹凸有致,还有校门口的网吧,写着”5元包夜“的字样。唯一“不美好”的是,大学一室友,大三时决定削发考研。为此他去剃了光头,除了和小女朋友吃饭外,都泡在图书馆。后来,他甚至戒了女色,将洗脸盆和饭碗都一并搬到了图书馆 。这一度让我十分惭愧,别人有女朋友,还有人生目标,而我不仅没有女朋 友,更不懂人生是何物。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大学时光薄得像一张A4纸,纸上潦草的涂抹着两个大字 颓废。另一个大学室友结婚,我与这位考研的室友不过,故事的结局并不如人愿,今年6月见面寒暄。得知他终于放弃了自己的研究生梦,女朋友也离他而去后,我问他值得吗?他深深吸了一口烟,左手玩着打火机,齐肩长发被风吹乱,看上去就像一名民谣歌手:“没有什么值得与否,那位离我而去的姑娘,她是一封信,我是邮差,她虽经过我的手,遗憾的是我并不是她的归宿。”从头到尾,他都是一副人走茶凉的感性模样。与考研室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3年7月,高考分数222分的朋友从专科学校毕业。他从西边走来,挽着一个大肚子的姑娘。他眯着眼对我点点头,像是在藐视我。此时,街边鱼店正在放着《小苹果》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我说:“就刚才那句歌词送你吧,没有更贴切的了。”即将迎来开学的9月,我很怀念大学时光。借《编辑部的故事》这块地儿,追忆青春,同时也希望各位同学在自己的大学生活里,有理想,有对象。

小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