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成堆的“新物种”们

PC Digest - - CONTENTS 目录 -

生鲜餐饮化,餐饮零售化的“新物种”,值不值得全行业的玩家继续做下去?今天回过头来看这个命题,就必须重新审视这个命题产生的背景—很多人认知中新零售的主要模式载体,以及这一模式的开创者盒马在阿里内外长期充当着“新零售第一例”的招牌,享受着外界对它和它的追随者的瞩目的情况。

这些。

资本已经好几年没有这么冲动过了,而上一次的“冲动”则发生在传统零售玩家争先恐后入局之时—对,就是那些超市做的电商(或者叫O2O)。当然,上一波那次不是面对风口时的疯狂,结局是残酷的,试问有一家传统零售的电商项目活下来了吗?

而如今,就连电商这个互联网产业都被新零售衬托得很过时。这些疯狂追逐风口的追随者们,无非是将过去投身电商的那个劲,转移到新零售里而已。或许,这话说得有些刻薄。过去做电商,入局者是认为电商是传统零售的替代物。现在做“新物种”,入局者则认为是在发挥他们已有门店的实体价值,实现已有门店再升级的正确方向。要不是实体零售这种重资产投资创业门槛太高,“新物种”这个创业方向,早就像无人零售那股子“妖风”一样,呈现“一路向前,泥沙俱下”的猛砸钱盛况了。

不过,笔者觉得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强调一遍—这就是“结局是残酷的”。

在这波“新物种创业大军”里,除了新华都和大润发成为了以盒马为推手的阿里的一份子外。你会发现开业当初将自己的业务描绘得无比有特色,开店计划听起来都颇有几分“吓人”的“类盒马”门店们,现在都安静了!

背靠永辉的超级物种,开启二次调整模式

永辉的超级物种,算是除盒马之外,最有实力的一家“新物种”。这是连老菜(盒马创始人侯毅)都敬佩的零售企业—永辉在云创业务平台,重点推出的王牌项目。也正是因为背后站着永辉,超级物种目前的门店数量、行业口碑和经营流水,都是除盒马之外做得最好的。就连盒马在看到超级物种于商圈高端餐饮零售化的厉害之后,推出了95%业务集中于即食堂吃类餐饮的F2便利店。

没错,中国又一个电商平台盒马(盒马就是电商的原因下面会细说),做的这个F2便利店, 居然是不支持外卖配送的。你说盒马做这事,是不是冲着超级物种去的?

当然,现在的F2便利店面临着第二次业务结构调整。奇怪的是,为何超级物种也要做业务的二次调整了?据相关报道,张轩松与张轩宁两兄弟(分别担任永辉集团董事长和执行董事)经过一年多的磨合后,终于重新定调—零售重于餐饮,线上重于线下的所谓2.0版业务调性—完全与超级物种此前的模式背道而驰。零售重于餐饮,这个好理解,永辉擅长这个。线上重于线下,业内人士的不解多于理解。

因为,永辉自己从没成功做好过线上(电商)业务。再说,在今天这个线上消费类流量入口格局已定的时代里,美团也是经过多年拼搏方才在阿里与京东的“阴影”下撕开了一道口子(这也为小象生鲜留下了燎原的火种)。永辉这么做,是谁给它的勇气?此外,永辉的时间窗口在哪里?永辉做流量入口的切入点在哪里—是依靠京东到家,还是依靠《微信》或微信小程序?

本来永辉利用超级物种做线下餐饮做得挺好的(不然也不会引来盒马开班F2便利店),但现在永辉却想转型做零售和线上,从大框架上来看似乎已经完全倒向了盒马的模式,这背后的原因似乎特别有“嚼劲”。在这里,我们先卖个关子,等一会儿在下文中进行解答。

有流量的京东7FRESH,活得也没那么潇洒

众所周知,京东也是线上流量入口之一。京东的“新物种”—京东7FRESH怎么就没见着靠线上订单而风头十足?这里就暂且不提京东7FRESH有没有兑现之前高调公布的开店计划,仅来看看京东7FRESH怎么就没有依靠京东的流量,做大和做强线上订单量?原因当然是很复杂的,我们重点梳理了一下,列出了以下几大原因。

第一,京东的生鲜频道和京东7FRESH是出自一个部门,感觉它们的内部人员估计有点没想清楚该如何营运二者。比如,将京东7FRESH放到《京东》APP的优质流量入口位置,是不是有点自己人跟自己人打架的感觉?再比如,大仓的生鲜部门和门店的生鲜部门该怎么和睦相处?因此,也许实在是没招可使了,所以京东7FRESH自己整了个APP出来。但这就让人心疼了,一个消费类APP,在如今这年头想进入用户的手机等设备有多难?做过的人都留下了泪水。

第二,能不能做好线上订单,流量的多少占了一半的原因,配送方面占了四分之一的原因,最后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是供应链和运营水平。而京东7FRESH现在面对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配送。本来嘛,京东有自己的物流体系,但却不适合“门店直发3公里的即时配送”。京东也有自己的“达达”,但京东7FRESH的流量上不来,“达 达”也使不上力气。

第三,门店综合体验的问题。在这里,我们不妨先回答一个问题—在时间来到了2018年以后,消费者需要的是又一个可以买到进口海鲜的超市,还是一个平价消费的超市型餐厅?抑或是,有进口海鲜卖的平价消费超市型餐厅(这或许是一个悖论—进口海鲜的平价消费能“平价”到哪里去)?

也就是说,能不能做出很独特的门店体验,并给消费者带来与大多数同类产品不一样的使用场景,决定着京东7FRESH的业务生命力。

那么,其他“新物种”活得如何呢?

既然连永辉的超级物种与京东的7FRESH都活得不是那么滋润,并纷纷谋求转型,那步步高的鲜食演义、百联的RIOS、世纪联华的鲸选与本来生活这几家“新物种”,就更是过得艰难了。这几家“新物种”,要么是业务陷入业绩与成本的倒挂的尴尬境地,要么是开了一家店后从此几乎悄无声息。

不过,目前美团的小象生鲜似乎还蛮值得期待的。为什么这么说?这是因为美团自己的庞大流量和骑手队伍,让小象生鲜有相当多的线上订单基础和资源可用。虽然,现在小象生鲜的线上配送体系与系统流畅度都还有待加强,但在美团的大力支持下,其还是未来可期的。

我们希望一个品类、一个单品和一个价格带里只引进一家供应商,不希望多品牌厮杀,只有大家‘长期结婚生子’,才是我们追求的未来。 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 侯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