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带原罪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虽然数字货币交易所能赚大钱,但很多创业者都忽视了其中的艰难和自带的原罪。那么,他们又该如何理清思路呢?

PC Digest - - Focus 关注 -

数字货币交易所本来就是高危行业

创业者只看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可以赚钱的一面,却没有想到数字货币交易所赚钱背后要承担的风险。

从本质上来说,开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其困难程度不亚于在饿了么和美团霸占外卖市场之后才开始创业做外卖。区块律动BlockBeats总结认为,数字加密 货币市场之所以是高危与强竞争行业,主要有6点因素。

第一点,开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创业者最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技术壁垒。随着市场发展带来的成熟技术,技术服务商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帮助一家公司上线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越来越低,技术已经不再是建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门槛。

而且目前火币Pro、币安和OKEx等交易所都推出了“白标贴牌”交易所模式,只需要与它们签订合作之后,就可以使用三大交易所的技术来建立自己的交易所。多年前存在的交易所技术问题,现在已经可以实现规模量产。

第二点,因为新数字货币交易所无法获取用户,就无法获得交易深度。交易深度是用户是否在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交易的决定性因素。所谓交易深度,是指有足够的用户能够下单,足够多数量的购买和出售订单,在一个交易价格区间内形成市场竞争。而没有用户和交易量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是无法形成交易深度的,我们点开任何一家交易量不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就可以看到有很多币种的交易对内购买和出售之间存在很大的价差,甚至某些交易对根本没有交易,这就是没有交易深度的标志。

没有交易深度,在目前熊市市场流动性明显下降的情况下更加普遍,这导致数字货币交易所建好了却没用户,生意惨淡。

第三点,目前数字货币投资市场已经进入了存量市场,用户增长乏力。新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需要从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手中抢用户,但是因为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利益绑定和用户习惯等因素,除非有像FCoin这样级别的利益诱惑,用户很难将资金全部转移到其他数字货币交易所去进行交易。而且在目前数字货币交易所竞争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相互挖用户,但是却没有创造出新的用户。

第四点,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特色功能也没有壁垒,任何新的利好特色会被其他数字货币交易所在短时间内抄袭。币安曾经靠自己的品牌和用户体验打下了数字货币交易所行业的半壁江山,但是这些功能并没有形成壁垒,它所有的功能都已经被其他数字货币交易所抄了个遍。而且越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越不敢上新功能,诸如交易挖矿功能,就有可能会被新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使用后快速上位。

第五点,目前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运营受到政 策监管和限制,传统机构不能也不愿轻易入场。当前国内主流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可能宣布面向中国投资者,但实际上其主要用户都来自中国,主流数字货币交易所虽然在表面上禁止了中国IP的访问,但仍然开放新的接口让中国用户访问,在随时被封与被查的边缘疯狂试探。当然,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可取,而这也是“币国”最大的原罪所在。

第六点,创业者错误地低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运营成本。购买一套成熟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解决方案,创业团队需要向服务商支付高达数百万元人民币的费用。此外,人力成本也不容小觑,一个正常的运营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团队需要30~50人,每个月的运营成本在100万元人民币以上,需要日活跃人数达到数万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数字货币交易所新模式能否挽回币圈颓势?

目前,整个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市场中,前20家头部交易所已经将90%的利润收入囊中,剩下还有上万家小交易所去瓜分剩余的10%。据统计,目前全球数字加密货币行业中有超过1.2万家交易所,每天还有多家新的交易所出现,它们能赚到钱吗?答案是有一部分赚到钱了,剩余的大部分都在“烧”投资人的钱。更有甚者,如前文所

述在一些交易所发现已经无法扭转亏损的态势之后,开始了令人发指的“收割”无辜投资者的可耻行为,还有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直接卷款“跑路”。

另一方面,根据similar web网站访问数据统计显示,目前主流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流量正在快速下降,这对于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说压力巨大,它们需要留住用户,同时也要保住自己的交易量水平和交易深度。与此同时,对于新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说,也非常不友好,它们要做的事儿,无异于从老虎口中夺食。

在尝试了交易挖矿机制之后,不少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开始尝试多种新的创新来提高交易量和用户量,通过开放合作的方式来吸引流量。目前这些创新主要分成两种,一种由大型数字货币交易所发起,小团队以及流量网站贴牌加盟合作,新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看似独立运营,实际上都是同一套系统的复制。另外一种则是小团队开发交易系统,将交易接口开放给流量入口,所有流量入口共享系统内的所有交易。

在第一种“创新”中,火币P r o、币安和OKEx都推出了相似的业务。比如OKEx在6月19日推出了“开放共赢计划”,只要求数字货币交易所团队有自己的域名、LOGO和运营主体就可以开动,最短只需要1天就能上线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也在2天后推出了相似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联盟计划”,将支持1 000家数字货币交易 所上线。火币的“火币云计划”也在8月初正式上线运作,多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已经或者即将开启运营。

大型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这种做法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创新,通过贴牌合作的方式是要保证自己的市场地位,通过降低交易所团队的技术门槛来扩大其品牌的规模,同时小交易所团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创新。

在第二种“创新”中,以T h i n k b i t、Bytetrade、0x和Kybernetwork为主要代表。以Bytetrade为例,作为交易技术的提供商,任何流量入口都可以成为交易入口,比如媒体、钱包和社群等,都可以建立交易所,A用户在钱包内下单后,某个媒体APP的B用户可以吃单,交易场所不再固定,但是交易市场是统一的。

不过,上面提到的两种“创新”都没有逃出币圈现有的生态格局,仍在是在行业内部竞争、在吃存量市场老本,这对于拓展新用户和开拓新的市场领域帮助并不大。综合以上看来,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改革与自救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这个时候,创业者应遵守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而投资者也应更理性一点。然而,现状却是币改失败被点名,违规违法行为层出不穷、屡禁不止,币圈的那群“精英们”只想着如何收割韭菜,新问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其实都是“收割机”。面对这一现状,不建议投资者进入这一危险领域。

未来(数字货币)交易所可以不用存在了,也没有必要存在! 业内人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