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平台临期食品监管难

不久前,一张“拼多多上7.5元销售原价888元的贝因美红爱加奶粉”的图片在网上被广泛传播。对于外界传闻的销售假奶粉质疑,拼多多官方表示,这些低价食品实际上只是临期商品。然而,消费者却并不买账。

PC Digest - - Contents 目录 - 文 杨华图

廉价的营销行为

事实上,在淘宝和京东等电商平台上,也有大批的临期奶粉在销售。此外,临期食品在线下的销售渠道中也是常见的现象。只不过,在互联网平台上,大多数商家的出发点变成了廉价的营销行为。

一般来说,在奶粉市场,大多数用户都会选择购买最新的奶粉,而让距离产品保质期不到半年的奶粉无人问津。拼多多平台上的商家会根据临期奶粉品牌的不同,将原价往往高达数百元人民币的临期奶粉,标注为20~50元人民币不等的价格。

在某淘宝店铺内,瑞士的康喜高高奶粉月销量达到12 094笔,以20元人民币/罐的均价计算,单月成交额能达到24万元人民币。“我们的临期奶粉均是正品,而且在(销售)页面上,已经标明产品是幼儿临期奶粉,指出奶粉仅作为饲料,严禁人食用。”这位淘宝店主表示,销售临期奶粉是行业内很普遍的现象。

奶粉类商品在实际售卖中,年轻夫妇往往在销售期还有半年左右的时候就不再购买,而选择保质期时间较长的婴儿奶粉。“孕婴店以及母婴产品的零售店,往往在卖不出去临期产品的时候,就会将这些产品转移给电商渠

道。”有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在此之前,拼多多之所以备受诟病,主要因为该平台并未明确向消费者标记这些产品是临期食品。不过,拼多多目前已经在商品图片说明上进行了“警示”处理。

事实上,网上销售临期食品获利不菲。河南南阳一名飞鹤奶粉经销商透露,一般自己店内的临期奶粉3元人民币一罐就能出手,但是线下处理并没有足够多的客源和时间,借助电商平台的话,销售价格便会暴涨数倍,甚至超过20元人民币一罐。

除了销售获利,另一类临期食品的用途是促销。福建省一名食品零售商直言,对于处理不掉的临期商品会拿到拼多多上参加秒杀售卖,主要是为了促销获取新用户,“每个代理公司一年都会卖几千万件商品,有个几十万或上百万件的临期商品很正常。拼多多只要你价格足够低,就让你上秒杀频道。”在他看来,即使有亏损,但是为了冲高销量也是无奈,总好过花钱刷单买评论,“拼多多是走量的平台,必须要薄利多销。但是报秒杀也不容易,除了交保证金,还要求一个新店铺在90天内的有效评论达到900条,很难达成。”

食品质量难以鉴定

根据原国家工商总局制定的《食品市场分类监管制度》规定,食品保质期在1年之内的,临期的标准大致为45天,食品保质期在2年及 以上的,临期的标准为2个月。此外,商家在以降价促销方式处理临期商品时应该予以特别明示,尤其是像电商平台这种消费者无法实际接触商品进行选购的,不事先声明商品临期的,则存在对于消费者的刻意误导嫌疑。

也正是这一规定,让此前的拼多多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对于社会关心的临期奶粉问题,我们会率先在行业更新更高的标准,会在图片上强制以醒目方式添加‘此为临期奶粉,请谨慎购买’字样。”7月31日,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表示。

随后的8月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监司牵头召开行政约谈会,要求拼多多平台经营者严格履行主体责任,加强对入驻平台经营者及商品的管理和审核,积极配合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调查检查。

普遍来说,临期奶粉并不建议给人食用,消费者往往购买回去是作为宠物饲料甚至是植物肥料。记者注意到,在淘宝几乎全部的临期奶粉店铺的评论中,消费者则普遍关注适用动物的类型,动物体型的大小与奶粉用量间的关系等问题。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认为,一般来说,临期食品不会存在质量问题,它与过期食品的概念不同。部分电商平台临期奶粉的问题在于,将临期奶粉与促销奶粉的概念相混淆,诱导顾客进行购买临期食品。

除了临期奶粉以外,在电商平台上也普遍

电商法重点在于规范平台,它提供了一个虚拟的经营场所,旨在撮合交易。过去,平台经济之所以快速发展,就是因为连带责任少。如果新的电子商务法加大惩罚力度,对中小企业经营者会带来很大压力,而大平台因为资源充分受到的影响反而会小。—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军

存在着火腿与肉肠等大量临期商品。“目前我们临过期的火腿肠销售量逐渐上升,因为人们经常喜欢给他们的宠物换换口味,火腿肠是一个非常富有性价比的选择。”一名淘宝店主透露,他们每月在淘宝店上的临期火腿肠销售已经达到400~500根左右,这是以前他们在线下销售时,不曾有过的情况。

不过,对于如何对临期食品进行监管?拼多多和阿里巴巴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均未透露更多详情。

监管利剑应运而生

市场调研公司Forrester发布的报告显示,在阿里巴巴与京东等国内电商平台的推动下,预计2022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8万亿美元,将是同期美国的两倍。今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规模就将达到1.1万亿美元,成为全球首个超过1万亿美元的电子商务市场。如此庞大的市场,必然需要一部法律来进行规范和管理。

8月2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报告指出,草案经过常委会三次审议修改,充分征求并吸收了各方面意见,达成了最大的社会共识,已经比较成熟,建议尽快审议通过。

相较于三审稿,这次草案有多处修改。最值得关注的是,在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责任的认定上,有一处做出了调整,这也被认为减轻了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责任。

草案三审稿第三十七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同时,三审稿还规定: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 义务,造成消费者权益受到损害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对此,一些社会公众、电商平台企业和法院的人士提出,草案三次审议稿第三十七条第二款关于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给平台经营者施加的责任过重,建议将“承担连带责任”改为“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与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相一致。

如果临期商品为假冒伪劣产品,或者信息没有明确告知消费者,电商平台都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