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眼我的幸福(上)

Pet World - - 救助HELP - 文/图 噜噜 编辑/anmo

从2018年2月20日计起,我,Cookie在新家已经满100天啦。妈妈萌生领养的念头,是在2017年,带泰迪小王子Tiny去洗澡的时候。那天她第一次听说了“浦江王阿姨基地”。可是,妈妈一直身体不好,所以迟迟没有行动,直到年初五,终于下定了决心。 妈妈说,那天天很冷,她足足提前了1个小时,到达领养现场。她看到好多小狗在笼子里,透过栏杆的间隔,用怯生生的眼神看着她。有些胆小的小狗看到陌生人走过,还会大声叫,声音中满是不安。 义工告诉妈妈,这些可怜的小狗都曾遭受过无数次地被辜负,被伤害,甚至死亡的威胁。 妈妈在领养现场转了很久,每只都很仔细地看了又看,最后把目光锁定了角落里的我。我,Cookie曾是一只繁殖犬,从没走出过笼子,活着的任务就是孕育狗宝宝,从来不曾停歇。所以我的四肢弯曲无力,肚皮松弛,毛色稀疏,有一双大眼睛却没有光彩,真的谈不上颜值。我习惯逆来顺受,从不反抗。妈妈给我取名Cookie,她说希望我以后的生活会像小饼干一样的甜蜜,希望我忘记过去所有的悲伤,一起幸福地生活! 因为我身上有严重的皮肤病,妈妈直接带我去了医院,隔离两周。这两周,妈妈每天下午都会来医院带我去遛弯。那几天,看到准时到来的妈妈,是我每天的守候。 但是有一次,妈妈在抱我的时候,突然叫来了医生哥哥。妈妈和医生哥哥说,我眼神好像总是飘忽不定。医生哥哥看了看我的眼睛,做了几个手势,我很努力了,但是好像真的看不太清楚,根本没法给他回应。我听到医生哥哥说,我有严重白内障,几乎失明。在模模糊糊的视线里,我感觉到了妈妈悲伤的叹气。后来妈妈看到了孙俪姐姐的一段视频,才知道原来我们繁殖犬是会在长期注射催卵激素下导致失明的。妈妈潸然泪下,抱着我说,“宝贝,我们很庆幸你来到了我们家,成为我家的公主,今后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对你永远不离不弃,我们发誓要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毛孩子。”终于,我回家了。妈妈给我买了新笼子,但是那会儿我还是好害怕,就把它当作了安全屋,每天躲在里面,不敢出来。而且,大概是习惯以前食不果腹的日子了,我每次吃起饭来就像风卷残云,一分钟不到就把满满一盆犬粮吃完了。(下期待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