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庆州考古遗址之旅

Popular Archaeolog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图 / 左凯文

庆州是一座位于韩国东南沿海的小城,这里曾经是朝鲜半岛三国时代新罗国和统一新罗时代(668—901 年)的国都 新罗王京。据记录朝鲜半岛三国时代历史的重要典籍《三国史记》记载,新罗国第五代国王婆娑尼师今(80—112年)于公元 101 年开始修建王城 月城。676 年,新罗先后吞并百济和高句丽,完成了朝鲜半岛的统一。当时新罗国力强盛,王京富丽堂皇,成为了东亚重要的城市之一。《三国史记》记载宪康王六年(880年)九月九日,国王和他的大臣们登上了城楼四处眺望,只见当时王京里百姓家的屋

顶相连,欢乐的歌声连绵不断,呈现一片安宁祥和的景象。据韩国学者统计,鼎盛时期的王京,人口多达17 万户,城内有 1360 坊、55 里,并有 35座贵族的宅邸 金入宅。如今,庆州作为韩国历史文化名城,拥有月城遗址、大陵苑、佛国寺、石窟庵、雁鸭池等著名历史文化遗产,每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参观游览。

2017 年 10 月 17—21 日,我跟随南京师范大学文博系王志高教授来到庆州,参加韩国木简学会与韩国国立庆州文化财研究所主办的“东亚古代都城的筑造礼仪与月城城壕新出土木简”国际学术会议。

会议开始前,庆州文化财研究所安排专人引导我们参观了感恩寺、文武大王陵、月城遗址公园、新罗古坟保护展示馆等重要历史遗迹。庆州悠久的历史文化、韩国有关部门对公共考古的重视、韩国考古工作者对遗址的发掘和保护方法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感恩寺与文武大王陵

感恩寺位于庆州东部,临近大海。当时新罗经常遭受东南方倭国的袭击,新罗文武王希 望借助佛教的力量来抵抗倭人的入侵,遂于海边建造寺院。但寺院尚未完工,文武王就去世了。文武王之子神文王继位后,完成了寺庙的修筑工作,因其感激父亲文武王的恩德而赐寺名曰“感恩寺”。据《三国史记》记载,后来的新罗国王常前往感恩寺“望海”,以祭拜文武王。现今地面尚存感恩寺佛殿基址及其前方的两座石塔。韩国考古学者于 20 世纪 50年代在西塔发现了建塔时所设计的用于存放佛骨舍利的装置, 1996年又在东塔内发现了一件金铜制舍利函。

在朝鲜半岛三国时代,新罗的实力最弱,因此新罗统治者希望通过佛教力量来保护国家。新罗法兴王在位时(514—540 年),制定法律,从官方层面认可佛教,之后佛教迅速在新罗传播,庆州地区也开始了大规模的修建寺庙活动。记载朝鲜半岛三国时代历史与传说的著作《三国遗事》,就描写新罗王京“寺寺星张,塔塔雁行”,可以想见当时庆州城内寺院广布之景象。像感恩寺这类王室所建造的护国寺院,庆州地区还有皇龙寺和四天王寺。

佛教对新罗影响之深,从文武大王陵亦可窥见一二。文武大王陵位于感恩寺东南侧,虽曰“陵”,但实际只是海中的一块岩石 大王

岩。《三国史记》记载,文武王在临终前留有遗言,希望死后能火葬,并将骨灰埋葬于东海(即日本海),以期能变为东海的一条神龙来保卫新罗,使之不受倭寇的侵扰。他死后,大臣们依照其遗言,按佛教的仪式举行了火葬,并将他的骨灰葬于东海口的大石之上。我们参观文武大王陵时正值中午,但天空阴云密布,狂风大作,海面波涛汹涌,而距离海岸 200米外的大王岩却巍然不动,似乎逝去的国王依旧在海中守望着他的国家。幻想自己转世会化为神龙,在死后将陵墓建造于海上,这种形态独特的墓葬反映出佛教对新罗统治者思想的深刻影响。

月城遗址公园

月城是新罗的王城,因其平面似初弦月而得名。于婆娑尼师今王二十二年(101年)开始了月城的兴建工作。直到新罗灭亡,这里一直是当时新罗乃至朝鲜半岛的政治中心。月城的南侧有自然河流 南川,东、北两侧则有人工开凿的壕沟,自然河流与壕沟相接以形成月城的护城河。在朝鲜半岛三国时代,新罗国力相对较弱,经常受到周边强国的袭扰,因而利用天然河道和开挖壕沟以为护城河,这样重要的防御措施在当时必不可少。后来随着新罗统一朝鲜半岛,没有了外敌的威胁,护城河就失去了作用,逐渐被园艺设施所取代。

如今的月城被建成了向公众开放的考古遗址公园,我们来到月城遗址公园时已是下午, 天色有些阴沉。漫步于公园之内,昔日华丽的宫殿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考古探方里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不得不感叹桑田变换、岁月变迁。月城城壕发掘现场旁搭建的工棚内,二三十名工人正在用浮选法清理从城壕遗址中挖出来的淤泥。由于城壕伴随着月城的兴废,壕沟的淤泥里可能包含有许多有价值的文物,2017 年,韩国考古学者就在护城河的淤泥中清理出了7枚木简,在其中一枚木简上发现了墨书“白遣”二字,发掘者认为这是当时汉字“曰”的朝鲜语吏读。“吏读”是朝鲜文创制前,朝鲜半岛居民借用汉字的音义以标记朝鲜语的一种特殊文字形式,该木简是韩国第一次发现记录有吏读的木简,对研究朝鲜语的发展史有着重要的意义。在发现的另外一枚木简上,则墨书有“丙午年”三字,根据其干支,韩国学者推测其为朝鲜半岛三国时代新罗国法兴王十三年(526年)或真平王八年(586年)的遗物。清理淤泥这项工作工程量巨大,月城遗址考古发掘项目领队告诉我们,要将这些淤泥完全筛选清理,大概需要 10—20 年的时间。

随着参观的深入,月城考古遗址公园内无处不在的公共考古宣传吸引了我的注意。考古公园内用铁栅栏将发掘区与行人通行的道路阻隔开,但两者的距离非常接近 事实上,供游客通行的道路就在最外侧的探方旁,而公园内还建有专门供游客观察考古工作、视野极好的观景平台。这些措施可使参观者亲眼目睹考古人员的工作状况,既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

图① 2017年月城护城河出土木简图② “丙午年”文书木简图③月城地图图④月城、月池平面图图⑤⑥月城考古公园观景台

又不至于干扰正常的考古工作。

向少年儿童普及考古知识是月城遗址考古公园公共考古工作的又一亮点,公园在一些栅栏上安装有宣传牌,上面是关于月城历史以及考古学常识的宣传漫画,图画配合简单的说明文字,十分容易为少年儿童所理解。在公园内我们遇见了一队前来参观月城遗址的小学生,一位讲解员正详细地为他们介绍月城的历史和考古知识。

新罗古坟保护展示馆

月城西北部是著名的瓢泉遗址,这里是4— 6世纪新罗贵族的公共墓园,与庆州地区目前考古发掘所知新罗古坟中最大的墓葬 皇南大冢所在的大陵苑相连。韩国也有不少表示墓葬的术语,如坟、墓、陵、冢等,但在意义上与中国相较有一些出入。韩国将“坟”用作墓葬的统称,由于日占期受到日本将墓葬称为“古坟”的影响,韩国学界对一些年代比较久远的墓葬也称之为“古坟”。“墓”则用于官员和百姓的墓葬,如“金庾信将军墓”“金阳墓”。“陵”与“冢”都用于王和王妃,但依据是否能确定墓主人的具体身份,“陵”与“冢”的使用方法也有不同,可以确定墓主人身份时,可称之为“陵”,如“善德女王陵”“武烈王陵”;对那些只能判定墓主为王或王妃,但不知墓主具体为何人的墓葬,则称之为“冢”,如“金冠冢”“皇南大冢”。所以在韩国,通过墓葬的名称我们大概可以推测出墓主人的身份地位。

早在 20世纪初,一些日本学者就对庆州地区的新罗古坟进行了调查和发掘,他们编制的《新罗古坟分布图》记录了庆州155 座主要古坟的位置。20世纪 70年代,韩国推进“庆州高度开发事业”,发掘了“天马冢”“皇南大冢”等高等级墓葬。2007 年,韩国国立庆州文化财研究所开始着手对瓢泉遗址进行正式的调查与发掘,并于瓢泉遗址C10号墓葬中出土了一套铁质马甲,这是韩国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形制最为完整的马甲。

进入瓢泉遗址时,我们看到在古坟保护区的旁边就是当地居民的住房,现如今由于城市的发展,生者与逝者使用着同一片土地。新罗古城古坟保护展示馆位于瓢泉遗址的西北角,建造于瓢泉遗址44号古坟之上,主要向参观者展示新罗古坟发掘调查的过程,于 2016 年 10月正式对外开放。44号古坟是一座积石木椁墓,这种形制的墓葬出现于5世纪新罗麻立干王时期,专属于当时新罗高阶层人士。展馆设计独特,平面呈圆形,圆心处即正在考古发掘中的44 号古坟,四壁是关于庆州地区新罗古坟的介绍资料和图片。展馆内的墙壁上安装有两面巨大的观景窗,参观者既可以看到展馆外其他未发掘古坟的封土情况,又可以观察展馆内古坟内部的结构,这样也将44号古坟与展馆外的其他古坟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使参观者意识到44 号古坟是瓢泉遗址的一部分。

44号古坟发掘项目领队尹亨准先生向我们介绍了墓葬的发掘情况。对于44号古坟,韩国考古工作者只解剖了

坟的封土,以观察古坟封土的内部结构,并复原当时古坟的修筑方法,而没有发掘至墓主的棺椁。通过这种发掘方式,韩国考古工作者复原出当时积石木椁墓的修筑方式:首先将墓主人所在的木椁置于一处平地,之后在木椁外侧搭建覆斗状的木头支架,并在支架内堆积石头,形成一个石冢,最后用土将石冢掩埋,形成封土。由于长时间的风吹雨淋,古坟的封土自然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据尹亨准先生介绍,韩国文物保护部门人为加高封土,在原有封土上形成保护层,以保护古坟封土不受破坏。目前这种改变遗址原貌的保护方法颇受争议,不过在易破坏的遗址上设置缓冲物以保护遗址本体,这种保护思路则值得我们进行探讨和分析。

东宫遗址

东宫遗址位于月城东北,是我们此行参观的最后一站。与东宫遗址相邻的还有著名的月池。东宫与月池都是王宫的重要附属建筑,于文武王在位时期(661—681年)修建完成,每逢新罗国举行庆祝活动或迎接重要宾客时,都会在东宫举行宴会。

月池是王室的花园,据《三国史记》记载, 新罗文武王十四年(674年)曾命令在宫城里挖莲花池 ,筑小山 ,种上花草,还喂养珍奇动物。取名“月池”,有“月光照耀下的莲池”之意。新罗灭亡后,月池随即被废弃,逐渐成为大雁、野鸭的栖息之所,“月池”之名也被人们遗忘,“雁鸭池”则开始出现在《东国舆地胜览》《东京杂记》等朝鲜半岛朝鲜时代的文献中。20世纪 80 年代初,考古工作者发掘到刻有“月池”的牌匾碎片,于是将“雁鸭池”改回原来的“月池”。1975年,研究人员在对月池淤泥进行清理时发现了大量文物,遂成立专门的考古工作队负责调查与发掘。清理出的文物包括韩国考古史上发现的第

一枚木简、新罗时期所用的木船、宫殿建筑构件、金铜佛像等。由于月池出土的器物均为当时王室所用之器,相较于新罗墓葬出土的一般文物,意义更为重大。

新罗宪德王在位时(809—826 年),新罗王的世子曾被安排在月池宫居住,可见月池宫就是新罗世子所居之东宫。东宫考古发掘项目的负责人向我们介绍,庆州文化财研究所从 2007年开始着手开展对东宫、月池东侧遗址的调查与发掘工作。目前,调查发现了建筑群、围墙、石柱以及多处水井,可见东宫当年的整体规模要比现在存留的遗址大得多。

在东宫遗址参观过程中,该考古项目负责人向我们介绍了新罗东宫的厕所遗迹,这是目前在朝鲜半岛所发现的新罗国最早的厕所遗迹之一。厕具皆为石质,分为三层,第一层是供如厕者使用时所踩踏的石板;石板之下是石制便池,其形制与我们今天常见的陶瓷便池十分相似;便池之下是石砌的排水道,可见当时应当有专人用水来冲洗排泄物。中国也曾发现过厕所遗迹,史书对古代人如厕亦有相关记载。《世说新语》曾记载晋代巨富石崇豪华的厕所:厕所常有十余位身着华丽服饰的婢女侍候,厕所内置有甲煎粉、沉香汁之类的香料以清新空气。新罗东宫厕所如今虽只剩下石头遗迹,但从石制的厕具也可窥见当年是何等的豪华,想必不会比石崇和东晋皇宫厕所的配置差多少。东宫考古项目负责人还向我们介绍了东宫内的一口井,井壁由石头砌成,深约 5 米,井内出土有完整的人骨和动物骨骼,还出土了一些新罗晚期的陶器。

我们在韩国的考古之旅虽只有短短的5 天,但身处于安宁恬静的韩国滨海小城,感受着新罗千年古都的文化魅力,庆州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和美丽的秋景却让我们流连忘返。同时,韩国考古工作者在公共考古和遗址发掘保护方面的一些新思路、新理念也引起了我们的一些思考。。A

(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文博系硕士研究生)

庆州地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