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烟袅袅,魂兮梦兮 东晋南朝博山炉

Popular Archaeolog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图 / 崔贻彤

蔽野千种树,出没万重山。上镂秦王子,驾鹤乘紫烟。下刻蟠龙势,矫首半衔莲。傍为伊水丽,芝盖出岩间。复有汉游女,拾羽弄徐妍。 荣色何杂综,褥绣更相鲜。红覆或腾倚,林薄香千眠。掩华终不发,含薰未肯然。风生玉阶树,露湛曲池莲。寒虫飞夜室,秋云没晓天。

这是南齐刘绘咏叹博山炉的诗句,炉烟袅袅,香暖宜人,欲醉欲仙,如梦如幻。作为一种形制特殊的香炉,博山炉经历了两汉的兴盛,东晋南朝时期开始展现别样的时代画风。

考古发现

《西京杂记》记载:“作九层博山炉,镂为禽怪兽,穷诸灵异,皆自然运动”,可见两汉时期的博山炉于重峦叠嶂的炉盖之上装饰有羽人、灵兽、云气纹等,显得精巧诡谲。东晋南朝时期博山炉的 考古材料主要发现于江苏、湖北、安徽、浙江、江西、福建等地,器型精美者多为瓷制品,而陶博山炉往往制作简单,甚至在某些墓中只见陶博山炉盖。

东晋南朝博山炉整体而言承袭了两汉时期传统,如高柄“豆”形博山炉继续使用,炉盖顶端装饰立鸟,羽人形象的融入,“博山”形堆塑转化成火焰状尖突,炉腹一侧有短鋬等。地方特色也在继续保留,两汉时期闽广地区的博山炉盖腹扣合后常呈球形或圆锥体,炉盖顶端置钮状物,盖部堆塑主题多为“瓣叶形”,南朝时期依旧如此,如福建建瓯城关水南南朝墓所出青瓷博山炉,上部堆塑为层层围裹的蕉叶,顶部饰一飞鸟;福建南安丰州皇冠山“天监十壹年”墓所出青瓷博山炉,炉盖和炉盘扣合后呈球形,盖面堆塑三层莲瓣,盖顶有乳丁状钮;福建政和蝴蝶墩 M2南朝墓所出青瓷博山炉,炉身和炉盖扣合似球形,盖顶有一圆锥形钮,盖身饰满乳突;福建政和松源、新口南朝墓M834 所出青瓷博山炉,半球形炉盖上堆塑两层瓣形山峰,“下层四峰中又间饰四个耳形小峰”,

盖顶饰长螺形钮;福州台江龙岭小学南朝墓M2所出青瓷博山炉,炉盖为半球形,饰两层瓣形火焰状突起,亦间有耳形堆塑,盖顶为算珠形钮。

这一时期的博山炉亦有一些新风貌,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个别炉盖见双系,如南京雨花台东晋太元四年 M170 所出青瓷博山炉,应是为方便随时打开添置香料而设计的。与两汉时期常将炉柄塑成朱雀玄武形、人物御龙形等不同,人物堆塑置于炉盖顶端,如福建三明市博 物馆藏南朝青瓷博山炉,盖顶雕塑一立体双面人像,五官刻画明显,头顶莲花,人像颈下堆塑双层莲瓣;南京雨花台区宁丹路东晋墓所出青瓷博山炉,炉盖面饰五层指状贴塑,盖顶有一双手合什的坐像。莲花纹图样及各种变体堆塑被广泛运用,如南京前新塘南朝墓所出陶博山炉,盖纽为莲瓣形;福建闽侯南屿南朝墓所出青瓷博山炉,炉盖近似圆锥体,盖上堆塑分三层,上层为头长尖角的人头像,中层为三层莲瓣,下层为各种乳突、

火星纹和螺旋形堆纹,还线刻四朵莲花纹。佛教自东汉末年传入中国,至南北朝时期臻于鼎盛,《大正藏》经典说

“莲花有四德,一香、

二净、三柔软、四可爱”,作为佛教圣物的莲花被大量用于博山

炉上,暗示了这一器

物的特殊性质。此外,这一时期的博山炉还见有两种器型的融合,如江西丰城市博物馆收藏的东晋长鼓舞人青瓷博山炉,整体延续了江浙地区东汉末至

西晋流行的魂瓶形制,炉盖由片状山峰、小鸟、

侍者、小亭等元素组成,炉顶小亭内还有双手合掌做礼拜的人物,炉柄位置堆塑三个身背长鼓的舞人,此时博山炉的精神象征意义已经远大于实用价值,也为其后来身份的转变埋下了伏笔。

功能

博山炉在汉代已被广泛用于日常的家居生活、医疗保健、祭祀酬宾中,据《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记载 :“博山炉,本汉器也。海中有山,名博山,形如莲花,故香炉取象。下有一盆,作山海波涛鱼龙出没之状,以备贮烫薰衣之用。盖欲其湿气相著,烟不散尔。”汉魏六朝时期博山炉一直是社会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南北朝时期《艺文类聚》载《东宫旧事》曰:“皇太子初拜,有铜博山香炉一枚”,同时还赐铜博山笔床一副,冠加金博山,可见博山饰的等级之高,梁昭 明太子也曾称颂博山炉“名嘉而用美”。当时闷烧所用的香料较为昂贵,大部分为树脂类香料,在博山炉中用炭火阴燃,使得香料缓缓燃烧,香气浓郁。东汉乐府诗云:“博山炉中百和香,郁金苏合及都梁”,六朝乐府民歌《杨判儿》亦云:“暂出白门前,杨柳可藏乌。君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丝绸之路开通后从南海及西域诸国引进的檀香、甲香、龙涎香、乳香、沉香、郁金香、百合香等,而这些香料远非平民百姓所能企及,因此,博山炉也为上层社会所垄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