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的声音,渐渐变弱了

Portrait - - 女性 -

从小到大,钱岳小姐总会听见一些否定的声音。

还是个小女孩时,妈妈就说,女孩子张着腿坐是不对的。班上的女孩扎着漂漂亮亮的辫子来上课,老师批评:“你天天这样打扮,根本不会有心思学习。”而那些调皮的小男孩,却可以收获一些更宽容的说辞,比如,“没玩醒”。

但花心思学习,好像也不对劲。小学和初中,学习成绩拔尖的她常被提醒,“你现 在学习好,不代表以后学习成绩好”;她想报课外培优班,父母却告诉她“女孩子学习不用太努力”;甚至当她说出想去北京上大学时,妈妈建议她报考外交学院,“可以找个当外交官的老公”。

随着她的成长,否定的声音越来越响了。

高中,她进了理科实验班,一次模拟考试,全级理科前10名中有9个女生。语文老师说,这不正常,“你们的前两届,前 10名只有一个女生,这才是正常的。”高三的一次数学考试,她从平时的70分提到了138分,数学老师却告诉她:主要是因为题目简单。

看起来,全部都好像是自己的错。她不服,用自己的方式宣泄不满,在语文课上睡觉,早自习时吃面。但心里却不安得很,“会觉得我现在即使这样努力,我是不是也可能根本就逃不出这种命运。”

可看看那些吊儿郎当、所谓“后劲足”的男生,“你就会觉得,唉,为什么他的人生就可以那么简单的样子?”

后来钱岳如愿考到北京,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社会学,毕业后申请到美国攻读博士。现在30岁的她在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担任助教。一切看起来顺遂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