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啸天:把科学撞进段子

Portrait - - Second Life -

正值饭点,毕啸天按下了发送键。“叮”,手机微信订阅号的推送列表里,名叫“毕导”的账号蹦到了第一位,标题赫然写着:困扰 10 亿人的拉屎压水花问题,我给出了最科学的策略!不到一小时,后台显示阅读量突破了10万。

怎样拉屎才能不溅水花?在文章中,毕啸天将“拉屎”这个动作拆解成了三步:蓄屎待发—找好姿势—拉屎入水。至于影响水花溅起的三个因素,要归结为屎的性质、水的条件、人的姿势,再采用控制变量法,从固态屎的长短、粗细、形状,水的黏度和张力,人蹲坑的姿势角度高度来进行一系列内容详实的研究试验。

在2017年12月3日接受《人物》记者第一次采访时,毕啸天还在为如何“造屎”发愁,但很快,他找到了解决办法:用面团和食用色素模拟,特意“选择Tiffany蓝的颜色,这样看起来更加高端洋气”。

文章最后,他总结出了压水花的最优办法:当马桶中的水黏性大、表面张力小时,尽量保持臀部与水面相切、与水若即若离的姿势拉出一根锥形尖头的细短屎时溅起的水花最小。他还设计了一个“压水花助手”微信小程序,通过输入屎的半径和初速度,来计算出科学的臀部抬升速率,点进去,还可以看到“附近拉屎的人”。

以“拉屎”这个私密又恶搞的话题来写 一篇严肃实验论文的毕啸天,是清华大学化工系一名“离经叛道”的博士,因为做过本科生辅导员,又自称“毕导”。用他学生的话说,“毕导”爱穿粉色T恤,面貌清秀,长得有点像“苏有朋和陈冠希的结合体”,最擅长用段子手的眼光和科学的思维来研究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

“清华第一段子手”,有人甚至这么形容毕啸天,但最开始,他本人其实并不醉心于生产段子,只是想借“毕导”这个公号撕掉贴在化工男博士身上那些刻板的标签,譬如“呆板”、“无趣”、“永远待在实验室”。但后来,“毕导”也因此收获了不少粉丝,在互联网世界,吸引他们的正是这种“毕导”营造的科学和段子的反差萌。

但毕啸天并不觉得自己只是个段子手,读本科时,他的老师朱文涛曾说过一句话: “清华精神就是把一个复杂的问题,转化为若干个我们已经会解决的简单问题。”这让他印象深刻:“其实生活都是一样的,但有时候你换一个思路,开一开脑洞,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如何换一个思路,毕啸天的方法是将生活中的琐事“科学拆解”,更准确地说,这是一种经过科研的系统训练后形成的理工科思维。有段时间香蕉和冬枣的搭配在网络上大火,网友们纷纷用了很多想象力丰富的词汇来形容同时吃下二者的感受,有人描述“吃完会看到人生的走马灯”,有人说“仿佛能看到孔子和苏格拉底打架”。毕啸天看到这些描述时,第一感受是觉得他们形容的“不准确”、“不具有科学的可重复性”,理工男的思路又冲上来了,他开始着手实验。

选取不同品种的香蕉和枣、按不同比例和吃的先后顺序进行试吃实验后,毕啸天试图找出最佳搭配来获得味觉上“最优化的恶心”。在当时的实验文章中,他记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