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找到迁就我保护我的另一半

采访|陈墨 编辑|金焰

Portrait - - 24hours 我的24小时 - 人物 Portrait =惠若琪=

从2006年成为职业球员到退役,过了近12年集体生活,退役了会不会觉得有 点孤独

有时候会。之前每天都在训练,每天身边都有人,就会感觉很充实,现在也不是无聊,就是有点冷清的感觉。我会找很多事情让自己忙起来,就会觉得没有那么空虚的感觉了。但好的地方是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可以微信或视频聊天什么的,也不会把大家的距离拉得那么远。

现在还坚持运动吗

刚退役那一段时间,我是一丁点儿都不想练。但是后来就发现不是这回事,你一丁点儿不练之后,以前伤病的地方就返回来了。肩啊,腰啊,以前一直有劳损的伤病,没有肌肉去保护它,它就会疼,逼着就只能开始动起来练一练。现在才特别理解郎导为什么之前说每天都要锻炼,其实她全身上下伤病也特别多,如果不锻炼的话,全身都疼。

很多运动员退役后会有不适应,你是怎么度过这个阶段的

为什么很多运动员在退役之后,有跟社会脱节这个困难,就是以前我们在运动队的时候,吃也有人管你,住也有人管你,穿有的时候基本还都发给你,所以你是过着一个相对被保护的生活。我特别幸运,找到了一个比较迁就我、保护我的另一半。我们奥运会后认识,很快要办婚礼了。他让我退役之后这段过渡比较平稳。杨先生是学医的,我心脏不好,他专门为我买了很厚的心脏的书,还去看。我不会做饭,他也会去学,他最搞笑的言论就是做饭有什么难的,跟我们做实验一样,就把这个这个扔进去,“咣咣咣”好了。

你比较看重男的身上什么特质

我喜欢比较有责任心,有上进心,然后幽默,就有点像我爸这样的。而且我特别喜欢那种男生就是,我问他什么他都知道,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百科全书类的。我不太想找运动员,是因为我已经在这个圈里,我所有的视线其实都在这里,我就希望能够找一个带给我不一样的东西、教会我更多东西的人。杨先生就是这样的,基本上是问不倒的。

有哪个瞬间让你觉得认定这个人了

杨先生还挺有爱心的,他收养了好多流浪狗在家,现在我们家有10只狗。狗捡 回来的时候很小很小,他拿针管天天给它们喂奶,这还挺打动我的。

你过去身上最大的标签是中国女排队长,现在除了女排前队长这个身份,你希 望自己的下一个身份是什么呢

我觉得体育公益吧。我觉得其实体育人这个身份没有必要拿掉,体育人可以做很多事情。因为之前是受益于体育,我觉得现在可以反哺,而且这也是自己的优势。

你创办了“惠若琪基金”,接下来做公益这一块是你的一个主业吗

会是一条主线,我觉得这个是会一直做下去的一件事情。最近马上要开始支教的宣讲,要走访几个比较大的师范类院校,然后就会号召众多的学生参与体育支教。这个支教的事是我去年就开始规划了,我们也是实地去考察过,所以今年就希望能够推出更规模化、更系列化的活动。

接下来如何安排生活重心的排序

以前是排球排球排球,现在希望家庭跟工作能够兼顾,尽量做好一个平衡。小时候我妈不让我谈恋爱,在队里面的时候也会管得很严。自己就会很害怕,一开始慑于他们的“淫威”,不能干这个不能干那个,后来长大了之后就变成习惯了,就觉得确实也没时间,天天太累了,也没这个精力。现在想想看,觉得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排球上面,一点都不后悔,但也会觉得错过年轻时候这个阶段,会觉得很亏啊。接下来就想学会分配好时间,也征求家人意见,什么时候多工作,什么时候多放些精力在家。

你现在比较向往的一天是什么样

向往的一天啊,睡到自然醒,吃个特别好吃的早饭,去遛遛狗,跟狗玩儿会,跟猫玩儿会,下午画会儿画,晚上看看电影,齐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