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壮壮 幽人独往来

Portrait - - Letters 来函 -

花很长时间看完了这篇文章,写得很淡然却很深入。第五代(导演)还能保持初心的难能可贵。我在文章中看到了田壮壮的矛盾与执著,时代的洪流从来不会为谁而放慢脚步。单纯浪漫的80年代终究远远被我们甩在了身后,但田壮壮依然能在物欲横流的此时保有彼时的纯粹与美好,这执著注定他会孤独。但谁也不能否认正是这看似的孤独成就了田壮壮“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赤诚。 —深蓝

田壮壮的报道,是我职业生涯中操作时间最长的一次。差不多有半年。

田壮壮不是舞台中央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一生都在溜边儿,一生都是“游鱼儿”,一生都是个凑数的。我们从来习惯成功者的叙事,这个世界,也从来都是被成功者定义和书写的。因此,舞台中央永远有且只有两件事,没完没了的表扬与自我表扬。很少有人会出来说,我不行,我不想,我不愿意。最终书写的,是一个天真者的故事,田壮壮的大半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荒谬,但他本身既不为承受的命运愤恨,也不为错失的时间哀怨,注视人生的来处和去处时,仍奇异地保全了孩子似的天 真心性。

这样的人生自有一份美感,幽静自在。从某种维度看,在闹哄哄的当下,书写这样一个人冒险又任性,但很开心,最终打动我的那些天真、浪漫、散淡、坦荡,读者们统统感知到了。 —记者卢美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