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最忆杭州

江南,中国最富于闲情的地方

Premium Traveler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Leigh Zhao

位于中国东南沿海北部,地处长江三角洲南沿和钱塘江流域的杭州,是一座拥有2000多年悠久历史的古老城池,曾被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盛赞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城”。自古至今,杭州一直被公认为是古老神州的“东南名都”、“丝绸之府”以及“文物之邦”,可见其物质财富之丰饶繁盛。与经济上的大繁荣齐头并进的还有绚丽璀璨的人文艺术、建筑以及丰富多彩的生活情趣,为这座江南古都留下了众多的名胜古迹以及浓厚的文化气息。不仅如此,杭州一年四季风景各异,魅力独具,无论是春赏苏堤,夏游曲院,还是秋披桂雨,东踏残雪,如烟似画的绝美风景,更为杭州赢得了“人间天堂”的美誉。

古韵清风:漫游河坊街

在许多人的眼里,古香古色的韵味是杭州最大的魅力所在,更是这座城市不可或缺的珍贵记忆。漫步杭州城内,仿佛到处可以看到写满历史的古老建筑和人文古迹。尤其是在那些蕴藏着江南古都旧时风貌的古街巷陌,白墙黛瓦,青石砖路,幽深而宁静,再加上清扬的越剧小调,吴侬软语,杭州城古老的魅力尽在其中。

河坊街,毗邻吴山,咫尺西湖,走进这里,仿佛走进了遥远的明清时代,不经意间就会寻觅到城市曾有的足迹。在街巷的两旁,林立着陈设古朴的老字号(孔凤春香粉店、宓大昌旱烟、万隆火腿店、张允升帽庄等)、特色小吃店以及经营明清瓷器、玉器和名人字画的古董店。一间古朴的茶肆

里,穿着长袍、拎着长嘴铜茶壶的“茶博士”正在为客人们斟茶;“吴越人家”布艺品店里的木纺车还在吱吱呀呀地纺着纱,默默地向人们展示着中国传统的纺织工艺;偶然出现的古老建筑似乎在诉说着历久弥新的故事……。入夜,橙黄色的瓦片、青白色的骑墙、明晃锃亮的牌楼,清河坊在冷暖相宜的光照下更加宁静致远。在这里,没有喧闹和拥挤的人群,也没有匆匆的过客,人们静静地陶醉在另一个世界里。

江南烟雨:醉美西湖

如果说杭州是一幅美丽的江南画卷,那么在这幅画卷中,最令人眷恋和相思的是拥有绝世容颜的西湖。“山色如娥,花色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才一举头,已不觉目酣神醉。”西湖的美是江南的青山绿水,粉墙碧瓦,是斜风细雨,小桥流水,是银湖轻舟,丽花淡柳,是那千古流传的醉人诗句以及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绝唱。西湖如诗,如画,是诉不尽的传奇。

春暖花开时,烟波浩渺的西湖波光潋滟,山色如黛,白堤的柳丝低垂,桃花漫开,风一吹,浅吟低唱,诉不尽的相思情愁,水波粼粼,望不到边,如一种无声的回应,极温柔又多情。烟雨微朦时,撑着一把油纸伞,向着断桥慢慢走去,期望在那湖光山色中婀娜多姿的白蛇娘子能与书生再次相遇。而船游湖中,将美景拥入怀里,则是另一番风情和韵味。人的美好情怀,在这静谧的山水之间得到了无限的放大,世间烦恼皆可以忘却。

她离城市是那么地近,却于所有的尘嚣隔绝,恬然安逸。有亭翼然,柳丝垂拂,荷叶青翠,游人款款,这就是梦里西湖。而烟雨倾城时,观西湖,赏古城,是人们关于烟雨江南最美的梦。

闲情逸趣:钱江秋涛

作为吴越文化主要发源地之一的钱塘江,是流经杭州最重要的一条河流。由于天体引力和地球自转的离心作用,加上杭州湾喇叭口的特殊地形使得钱塘江每年都会出现特大涌潮的壮观景象。每年农历八月十五,钱江涌潮最大,潮头可达数米,是观潮的最佳时节。观潮始于汉魏(公元一世纪至六世纪),盛于唐宋(公元七世纪至十三世纪),历经2000余年,已成为当地的习俗。

古时杭州观潮,江干一带为最佳处。地理位置的变迁,从明代起以海宁盐官为观潮第一胜地。远眺钱塘江出海的喇叭口,潮汐形成汹涌的浪涛,犹如万马奔腾,声如雷鸣,遇到澉浦附近河床沙坎受阻,潮浪掀起三至五米高,潮差竟达九至十米,确有“滔天浊浪排空来,翻江倒海山可摧”之势,蔚为壮观。不同的地段,可赏到不同的潮景。

六和塔是一座的古塔,位于西湖之南,钱塘江畔月轮山上。塔呈平面八角形,外观八面十三层,内分七级,塔高五十多丈,巍峨突起。六和塔中的须弥座上有二百多处砖雕,砖雕的题材丰富,造型生动,有斗奇争妍的石榴、荷花、宝相,展翅飞翔的凤凰、孔雀、鹦鹉,奔腾跳跃的狮子、麒麟,还有昂首起舞的飞仙等等。这些砖雕,与宋代成书的《营造法式》所载十分吻合,是中国古建筑史上珍贵的实物资料。 塔身自下而上塔檐逐级缩小,塔檐翘角上挂了104只铁铃。檐上明亮,檐下阴暗,明暗相间,从远处观看,显得十分和谐。塔内每二层为一级,有梯盘旋而上,游人从塔上可眺望钱江,景色秀丽。清晨登塔,正如白居易《忆江南》一词所描写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美不胜收。这里也是观赏“一线潮”的 最佳地点。潮头初临时,只见江面闪现出一条白线,伴之以隆隆的声响,潮头由远而近,飞驰而来,潮头推拥,鸣声如雷,顷刻间,潮峰耸起一面三四米高的水墙直立于江面,喷珠溅玉,声如破竹,久久回荡。

非诚勿扰:西溪寻梅

如果把西湖比作是雍容华贵的皇宫女子,西溪则是天然去雕饰的浣纱女子,如小家碧玉,温柔多情。水是西溪的灵魂,园区约70%的面积为河港、池塘、湖漾、沼泽等水域,鱼鳞状鱼塘,形成了西溪独特的湿地景致。西溪还是鸟的天堂,园区设有多处观鸟亭,给游客呈现出群鸟欢飞的壮丽景观。溪自古文人视为人间净土、西溪草堂在历史上都曾是众多文人雅士开创的别业,每年端午节在深谭口举行的龙舟胜会,历史悠久,形式独特,被誉为“花样龙舟”。烟水渔庄附近的“西溪人家”、“桑蚕丝绸故事”重现西溪原居民的农家生活劳动场景,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水乡典型的民俗。

随意走在西溪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觉得很是舒服,像是一座隐逸的世外桃源,惹得人们不愿离开。西溪的梅

花也是盛有名气,水流遍布之处皆能见到梅花,香气弥漫。尤其是梅树集中的西溪梅墅和梅竹山庄等,更是观赏西溪梅花的精华地带。前往西溪寻梅探胜,最好的方法是坐上一叶扁舟,慢慢摇进梅林深处,从梅枝下飘然而过,浪漫的江南风情涌上心头。

茶盅芳菲:龙井问茶

中国人好茶,从唐朝陆羽的《茶经》开始,形成了厚重的茶文化。被誉为“中国第一茶”的西湖龙井,却早在南北朝就已经颇具名气。狮子峰、龙井、灵隐、五云山、虎跑、梅家坞是著名的西湖龙井茶区,这些地带土地肥沃,周围山峦重叠,林木葱郁,地势北高南低,既能阻挡北方寒流,又能截住南方暖流,在茶区上空常年凝聚成一片云雾。而龙井,虎跑和玉泉又被合称为西湖三大名泉,泉水叮咚有声,清冽甘甜。正是良好的地理环境,优质的水源,使西湖龙井集山泉雨露之灵气,形成了与其他产地的茶叶味道不同,也造就了龙井茶色、香、味、形四绝的独特品格。

龙井香自苦炎来,此话一点不含糊,也说明了炒茶的 重要性。炒茶,是一项传统工艺,也是一项宝贵的非物质遗产。在漫长的炒制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如何掌握炒茶的力度和温度的配合,包括高温杀青,热揉成型,搓团显毫以及文火干燥。西湖龙井根据茶叶和炒制阶段采用“抖、搭、捺、拓、甩、扣、挺、抓、压、磨”的手法,需要在温度高达200摄氏度的锅里手工炒制,即使是手掌不断接触茶叶表面,温度也达到了60摄氏度左右,炒制一斤茶叶,需要长达四小时之久。

慕名龙井问茶的友人们,点一杯龙井,配几碟瓜果,谈天说地,思想在碰撞,灵魂在呼吸。最好来点细碎绵密的雨丝,此时的杭州自然更有一番风情和韵味了。远处是呈梯田状的茶园,群山环绕之下升腾起来的薄雾渐渐聚拢,啜饮这甘醇之液,连空气都变得清香迷人,不知不觉已经深深沉醉于此。

清朝陆次云在《湖儒杂记》如此称道:“啜之淡然,似无味,饮过则觉有一种太和之气,弥沦乎齿颊之间,此无味之味,乃至味也。”茶香,在鼻尖和舌尖上舞蹈,直至把心都熨平,从而变得温暖而柔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