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SHERMAN辛迪·舍曼

做自己镜头下的主角

Professional Photography (Chinese) - - 参与有奖 - 文:斯琪编辑:范绥绥设计:丁卯卯

她从不承认自己是一名摄影师,却拍出世界上最昂贵的照片;她的镜头中只有自己,却将世间各种角色演绎得惟妙惟肖。伴随着辛迪·舍曼的大型个展首次来到中国,让我们一起去探寻她自拍中的千孔千面。

如今,辛迪·舍曼(CindySherman)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在全球摄影作品拍卖成交价Top10中,她的自拍就占了两席,其中最贵的一幅成交价高达389万美元。据说,舍曼早年曾将自己的作品以100美元一张的低价出售,短短几十年间价格竟翻了万倍,让人不禁好奇她的自拍究竟有怎样令人难以抗拒的魔力。

世界上只有一个辛迪·舍曼,她创造出的角色却数不胜数。怪诞的小丑、绝望的主妇、诱惑的封面女郎……在这些自拍中,舍曼不断在各种身份中转换,以唤起人们对女性社会定位和自我认知的再思考。她“变装自拍”的摄影风格,打破了以往摄影作品对纪实性的强调,她不仅精心设计服饰妆容、布置场景,还生动地在镜头前表演出所扮演角色的真情实感,连安迪·沃霍尔都说:“她足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女演员。”

“图像一代”的亲历者

生于1954年的辛迪·舍曼,是美国第一代在电视和大众媒介下成长起来的普通人之一。彼时正值视觉消费和流行文化兴起的年代,好莱坞大片、各类时尚杂志、欧洲的小众艺术电影……其中无数鲜明的视觉形象充斥着人们的视网膜,这种文化氛围中塑造的女性形象亦在辛迪·舍曼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世纪70年代早期,辛迪·舍曼进入纽约州立大学巴夫洛学院学习绘画。在此期间,她却发现自己更喜欢化妆成各种角色,穿梭于巴夫洛的画廊和美术馆举办的各种开幕式和晚会之间。后来她索性将这些装扮拍摄下来,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几年后,“无题电影照片”(Untitled FilmStills)系列应运而生,在这组作品中,辛迪·舍曼扮演了一系列虚构电影中的女演员,家庭主妇、时装模特、悬疑故事女主角……如同剧照一般的场景中,正是反映 了20世纪50年代流行文化中对女性的刻板形象塑造。

“我不是摄影师,我是一名表演艺术家。”辛迪·舍曼说。似乎比起摄影和艺术本身,电视电影中的流行文化更能给予她灵感。作为“图像一代”的亲历者,她敏锐地感知到电视和大众媒介每天输出的图像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审美和思维方式,而用视觉的媒介去重塑和再现这种现象,正是辛迪·舍曼探索出的艺术道路之一。

不再被物化的女性

这一创作方式也持续到她最出名的作品“杂志中心跨页”(Centerfolds)系列,这个系列缘于一本艺术杂志对辛迪·舍曼的委托,杂志要求照片必须是横版并且跨页排版,辛迪·舍曼便从《花花公子》等男性成人杂志的内页中汲取灵感,将自己扮演成杂志中出镜的模特。照片大都仿照真正杂志内页的拍摄手法,模特往往仰躺或 侧卧在地上,时而表现出焦虑的神情,时而以一种空虚而忧郁的眼神向外张望。她希望翻开杂志的男性读者有一种侵犯者的感觉,此时,杂志中的模特不仅仅是镜头下符合大众审美目光的“物”,而是活生生的、情绪丰富的“人”。

在此后的作品中,女性身份和自我认知一直是辛迪·舍曼关注的问题,在1989年的“历史肖像”(History Portraits)系列中,她衣着华丽的长袍,扮作名画中的各种历史和传说中的人物,一边调侃古典艺术大师在解剖学上对女性身体的误读,一边挑战着古典审美既定的范式。

近年来,随着自身年龄的增长,辛迪·舍曼也愈发关注起年长女性的形象与自我认知。在这些作品中,她扮作上流社会的贵妇或是上了年纪的好莱坞女星,当青春已逝,她们只能用浓妆艳抹来粉饰不再年轻的脸庞、用过分华丽的服饰堆砌包装衰老的躯体,沉浸在永葆青春的美梦当中。

收藏界的宠儿

如今,辛迪·舍曼的作品在艺术市场上可谓炙手可热。在2011年的佳士得纽约春拍中,“杂志中心跨页”系列中那幅著名的穿着橙色衣服的少女( Untitled#96)以389.05万美元被佳士得拍卖行当代艺术部的前主任菲利普·赛格罗特(Philippe Segalot)拍下,成为有史以来女性摄影艺术家作品的拍卖价格之首,也是目前全球摄影作品拍卖成交价的第三位。辛迪·舍曼却对此不以为意,她在得知成交价格后便模仿男性买家的声音说道:“她在那副面具后面吗?她只要在那儿,我就买下了。”

在辛迪·舍曼的摄影作品中,她既是主角又是导演,覆盖了电影、电视、广告等大众媒介。她参加过四届威尼斯双年展,并担任了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展览单元的共同策划人。此外,她还获得了包含古根海姆基金会奖、麦克阿瑟基金会奖在内的艺术界大奖。但具有众多光环的辛 迪·舍曼却在2017年开通了大众社交媒体Instagram的账号,在上面发布了许多自己的日常生活照片和经过高度ps的手机自拍。

在上海展览的开幕式那天,辛迪·舍曼也在她的Instagram上实时更新了自己的在中国的“日常”:晚宴的露台上,人们都在拿着手机拍摄外滩的夜景,却没什么人在真正欣赏景色。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已经64岁的辛迪·舍曼依旧走在时代的前沿,在更多元的媒介中,继续探讨当代社会中形形色色的现象。

辛迪·舍曼在作品中将自己变身为数百名不同的角色,现实中她亦被赋予了多重身份:解构主义皇后、女性主义者、ins网红、表演艺术家……对于这些定义和评价,辛迪·舍曼却常常不发一言。“我不健谈,”辛迪·舍曼说,“我不觉得艺术家应该解释他们自己的作品。”在镜头下的无数假面背后,她把更多诠释的空间留给了观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