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者亲友的心理危机管理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本期策划 - 文/张冰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目前广泛使用“自杀者亲友”来形容因自杀事件而遭受痛苦及悲伤的人,自杀者亲友可以是自杀者的家人、朋友,甚至于只是与自杀者有过接触的人们。根据Edwin S. Shneidman 的估计,每一人自杀身亡可能影响周围的六位亲友。

A一位亲友的故事:……母亲选择在此一跃而下,每当我经过那个地方,都会感到不自在,希望能够绕过这个伤心地……

“再次回到母亲生前居住的房屋,已经是母亲自杀去世的第六年,这里正是当年母亲跳楼的地点。”晓雯(化名)说,“自从那天起,即便是每天必经之地,我还是绕道而行。母亲走了之后,我整整哭了两年,常常想起与母亲相处的点点滴滴。与弟弟相比,我 跟母亲的关系较为矛盾:母亲总是把我捧在掌心呵护,而我却非常叛逆,常常和母亲顶嘴。母亲走了之后,我才发现她对我有多重要,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我非常难过自己从没有关心过母亲的需求。

“母亲走了之后,姐弟之间

再也不提母亲的事情,似乎人走了,就不需要再追究什么,大家都怕引起伤痛,没有人愿意挂起母亲的遗照。我时而回想母亲的人生,觉得她真的很辛苦,感觉她背了很多沉重的包袱,还因此患了忧郁症。

“母亲自杀让我很害怕自己会和她一样。她自杀后,我跟弟弟都害怕抬头看高楼,仿佛母亲自杀时的情景会映入眼帘似的。在将要经过事发地点时,我不敢睁开眼睛,全身会很紧张,脑海中会一片混乱。这种情况持续了有四年。我长期到精神科看门诊,在专业的心理治疗过程中,我慢慢地渡过了哀伤的历程,觉得自己可以去作一些改变。所以,两年前,在参加自杀者亲友互助团体时,我下决心要走过那个地方。我觉得自己不去突破不行,但是要面对这样的改变,心里面还是非常煎熬。

“那天要走过事发地点其实也是不得不去的。母亲生前住的房屋出了问题,我们姐弟两个总是不出面,一直依赖年近80的老父亲处理,我感到于心不忍,觉得必须要有年轻人出面解决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所以,为了解决问题,也觉得经过了六年,该是我突破的时候了,就把这个想法与我的精神科医生讨论,我说:‘我打算今天离开医院以后直接去那里一次。’医生听后鼓励我,还给了一些情境预演的行动指导。我事先在医院还给自己吃了一粒镇静剂,走进那栋大楼时,我心里一直在提醒自己:呼气、 吸气、放松点。后来我找到物业管理员询问,和她一起心平气和地走到母亲的那个房间,当时的心境就如同母亲在世一样,没有感到恐惧和伤心。我离开时想象了当时的情景,一刹那有种感觉仿佛母亲就卧躺在地上。当时的感觉是,这就是人生,就这么结束了。心里觉得十分不舍和心酸。

“我很感慨,母亲一辈子没有为自己选择过任何事情,唯有这件事是她自己选择的。最后,她终于作出了一个选择,不管好与不好,都是为她自己选择的。

“当我真的走过事发地点后,我感觉到了自己突破后的改变:现在我每天都会经过那里,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抗拒,也不需要镇静剂来稳定情绪了。我现在甚至已经能够以平常心独自走进那个屋子,虽然有时还会悲伤,或者提起时还会落泪难过,但是我已

2014年5月《柳叶刀:精神医学》发表了一篇临床综述,名为《亲友自杀对心理健康和自杀风险的影响》,文中提到:全世界每年有4800万到5亿人经历着自杀的丧亲之痛。这篇综述找到了57个符合严格入选标准的研究报告,采用系统性的方法,把自杀带来的丧亲之 经能够很快从悲伤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我想,时间对于抚平亲友自杀的伤痛真的很重要,这个过程很辛苦,甚至在陷入低谷时需要借助医师的力量,进行一些专业的心理治疗。另外,由于母亲是用自杀的方式过世,让我们姐弟无法像亲人因病死亡那样与朋友说一说、宣泄情绪,而且自己还 背负着不孝顺的重负,心中会感到煎熬,有时还担心会不会有复原的那一天。

“不过,当我真的尝试走过之后,心里的负担已经放下了不少,不再害怕自己的人生会像母亲一样。现在站在事发地点回首过去,对过去生活的点点滴滴,还会感到一些哀愁,但程度已经减轻不少,这种哀愁能够承受,或许会陪伴一生,毕竟这是母亲留给我的最深回忆,我会接受。”

B痛对亲友在死亡率、心理健康、社会功能方面产生的影响与其他死亡形式引起的丧亲之痛的影响进行对比研究。

研究结果表明,经历近距离接触的自杀事件会对一个人的健康和社会功能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影响程度取决于这个人与死者关

系的远近。这些影响包括:配偶自杀的丧亲之痛增加了丧亲者的自杀风险;成年子女自杀的丧亲之痛增加了母亲的自杀风险;父母自杀的丧亲之痛增加了子女患抑郁症的风险。有证据显示,相比于其他的死亡形式,自杀死亡给亲友造成的丧亲之痛会有更加严重的被抛弃感和羞愧感。 1减少罪恶感:对亲友的自杀产生自责自罪是最常见而有害的心理反应,当事人需警惕。 2为回答他人的问题作好准备:对他人一些不经意的提问,比如“他怎么了”的回答可 能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事先有所准备,可以减轻心理冲击。

3

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健康,保证正常的饮食睡眠有助于适应哀伤过程,饮食睡眠方面出现严重反常情况时,需要寻求医生帮助。 4给自己留出休息的时间,尝试找个人谈谈。 5接受亲友自杀的事实对于走出伤痛是关键的第一步。 6不要忽视自己的哀伤反应,找到并接受适合自己的哀伤方式。 7对未来保持乐观,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接受并走出这个伤痛。

C自杀者亲友互助团体

如果当地有这方面的支持团体社会资源,你可以参加相关活动,与真正了解自杀的人坦率谈论自杀,与具有相同经验的伙伴谈论你的心路历程,这会有助于你渡过悲伤阶段。

是否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有些自杀者亲友会立即寻求心理治疗师的帮助,有些人则会需要一段长的时间哀悼并且慢慢复原。

相较于亲人其他的死亡方式,自杀者亲友常常会经历强烈的自责感、羞耻感,加上对自杀的社会文化禁忌,朋友间讨论自杀问题会感到尴尬、不舒服、退缩,结果就使得自杀者亲友缺乏一般人面对死亡时可以获得的情绪支持和实质性的帮助。

如果自杀者亲友出现身体不舒服的状况,且这些身体症状不寻常且无法缓解,必须考虑接受心理治疗。如果出现严重的抑郁症状、强烈的罪恶感、自责,甚至出现自杀的想法或行动,这种情况更加需要及时寻求专业心理治疗师的帮助。

走出丧亲之痛,如何自助?以下几点原则会有帮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