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钱引发的抑郁症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心理诊室 - 文/曲东明 石家庄心理医院高浩大连医科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李大婶今年63岁,一辈子勤劳善良,先人后己,孝敬公婆,和睦乡邻。无论家人还是邻居,很少听到有人说她的不是。可是,李大婶最近却总觉得活着没意思,认为自己成了家庭的累赘,天天以泪洗面,甚至想要去自杀。

家里人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 事,按说子女都成家立业了,老两口在老家生活,养了几头奶牛,活也不累,日子很悠闲。跟年轻时的艰苦相比,如今 简直就像在天堂。老太太为何看不到生活的好,总揪着那一星半点不如意的事呢?

事情的起因还要追溯到两年前。李大婶跟邻居打麻将,一毛钱 的输赢。有一天,因为五毛钱,李大婶跟王大娘闹了不痛快。75岁的王大娘说李大婶欠她五毛钱,可是李大婶一直记得是王大娘欠自己的。因为是几天前的事了,她们俩掰扯了半天,也没有掰扯清楚。后来,李大婶就给了王大娘五毛钱。就为这事,李大婶心里就结了个死结。李大婶一辈子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信奉“吃亏是福”,从来不爱占小便宜,害怕沾光,更不愿意让别人说自己一句不是,如今怎么在王大娘那里反而成了欠钱不还还赖账的人了?老姐妹们会怎么看待自己?

李大婶当天晚上就没有睡着觉,从此以后茶饭不思,睡眠也很差。

半年后,有一天,李大婶打扫门前的胡同,发现路上有几个钢钉。她想,这钢钉有用,家里的墙很硬,一般的钉子楔不进去,用这钢钉可以挂个挂历什么的,于是,就把钢钉捡了回来。隔天去邻居家,发现邻居在装修房子,院子里放了一盒钢钉,于是明白那几个钢钉是他们家掉在胡同的。李大婶又有了心病,她对老头子说,“这可怎么办呀?如果邻居觉得我这几个钢钉是偷他们家的可怎么办啊?我这下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为这事,她寝食难安,天天琢磨钢钉的事。

老头没有办法,为了帮助老伴把这个心结解开,特意把邻居请过来喝了一顿小酒,当着大家的面把钢钉的事说清楚了。可是,李大婶还是不能释怀。从此以后,类似的事越来越多,常人觉得芝麻点

辛劳一辈子的李大婶生活幸福,却萌生了自杀的想法。原因仅仅是五毛钱的口舌之争,以及马路上捡到的几个钢钉吗?

大的事,李大婶都会放在心里纠结不已,最后,李大婶发展到重度失眠、浑身不适、极度痛苦,觉得自己活着没意思,什么都干不了,还连累家人,甚至有了自杀行为,要不是家人发现,差点连命都丢了。

老伴带她来医院检查,才知道李大婶得的是抑郁症。

李大婶住院期间,除了接受药物治疗以外,我们还为她做了心理疏导,想帮助李大婶搞清楚她之所以在这些小事上纠结的原因。经过几次交流之后,李大婶终于回忆起埋藏在内心深处将近40年的一件事。

那还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家里整天缺吃少喝。有一次,她带两个孩子去赶集,半道上孩子又饿又渴,哭闹不停,她看看四下无人,就钻进菜地里摘了两根黄瓜。没想到,还是被 巡逻的人发现了。那人根本不听她的辩解,也不顾孩子的惊恐啼哭,押着她回到大队部,关了一中午,下午给她戴了一顶高帽子,敲着锣在全村游行了一圈。李大婶当年才20多岁,臊得真想找个地缝 钻进去。同时她也特别愤怒,一是恨那个人一点也不通情理,二是恨自己为何要做这种丢脸的事。如果不是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跟着,她真会一头撞死在树上。

回家以后,李大婶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满腹的委屈怨愤只有压在心底。幸好那时候生活艰苦,整天不停忙碌,分散了李大婶的注意力。即使偶尔闲下来,那耻辱的一幕又浮现出来,李大婶也赶紧找点活干,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它。久而久之,这件事越压越深,后来就慢慢忘记了。

但是,从那件事以后,李大婶的性格有了某种改变。原来,她虽然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做事也先人后己,但是,没有那么尽善尽美。从那件事以后,她不允许自己做事有任何的闪失或者不周。这一辈子倒是赢得了远近周知的好名,但她也是万分疲惫。如今年龄越来越大,很多事情她感到力不从心,于是,总是心里惶惶的,有各种各样的担心。

【分析】

李大婶的症状毋庸置疑,是较为严重的抑郁症。这里提醒大家,如果身边有抑郁症尤其是重度抑郁的病人,一定要及时带他们去医院进行正规的检查与治疗。重度抑郁的病人往往伴有自杀念头,也是出现“人为意外”的高危群体。

抑郁症最典型的症状就是“三低”:心境低落、思维迟缓、意志活动减退。心境低落主要表现为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情绪低落, 找不到开心的理由,生活也失去了色彩。心境低落是抑郁症的核心症状,也是抑郁症患者最常见的症状。思维迟缓指的是抑郁症患者思维运转速度较慢,通俗地讲就是反应迟钝。意志活动减退则是指抑郁症患者平时的行为活动减少,严重的抑郁症患者还可能出现木僵,在一段时间内不吃不喝不动,像木头一样僵住。

抑郁症的“三低”症状是对抑郁症患者常见症状的总结,但并非所有的抑郁症患者都会出现“三低”症状。同时,抑郁症患者的症状也远非“三低”这么简单。李大婶的失眠和浑身不舒服是抑郁症常见的躯体症状,此外还包括食欲不振、早醒、易疲劳等等。在心理状态方面,李大婶感到极度痛苦,什么都干不了还连累家人,甚至想自杀,这是自我评价低和自罪自责的典型表现。低自我评价、自罪自责、无望、自杀观念都是抑郁症患者常见的想法。

这些想法,我们每个人可能都在某一瞬间拥有过,只不过它们没有在我们脑海中停留太久,可见,抑郁离我们并不遥远。如何调节好自己的心态,从容地面对人生坎坷,是每个人的人生必修课。

李大婶的抑郁症是缓慢发展起来的,首先追溯到两年前与王大娘的争执。很多人可能无法理解,仅仅五毛钱的争执,为何能让李大婶有如此激烈的心理反应?其实,李大婶注重的并不是

钱,而是她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对自身形象过分注重,往往会影响人的正常判断。五毛钱的争执,十天半个月后,兴许王大娘早就忘了,但李大婶却依然对此耿耿于怀。这种对事情严重性的夸大就是抑郁症患者经常出现的“灾难化”的思维模式。这种模式一直困扰着李大婶,所以半年后又出现了“钢钉事件”,并且此后类似事件越来越多。

“灾难化”的思维模式,是指凡事都往坏处想的思维定式。那么想并非是想作出理性的心理准备,而是因为不敢面对某些东西而心生恐惧,是一个越恐惧就越要想,越想也就越恐惧的恶性循环。这种模式在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中非常普遍,因为神经症的核心人格特征就是安全感缺乏,内心恐惧比较多。这种思维模式在老年人中比较常见,因为随着人的衰老,自身能力下降,对客观世界的 把控能力越来越低,会产生被社会抛弃的感觉。此外,老年人身体开始出现疾病,死亡是一个越来越需要面对的问题,令人担忧的事情越来越多。灾难化思维正是内在恐惧的外在投射。灾难化思维模式也跟创伤经历和个性因素有关,这两点在李大婶这里都能得到印证。

“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那次创伤经历,在李大婶的心中埋下了抑郁的祸根。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孩子的啼哭无疑可以让年轻的李大婶奋不顾身,然而母爱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理解和尊重。那次“游街”让本就对自己严格要求的李大婶近乎崩溃,但为了孩子,李大婶只能忍辱负重,用忙碌将心中的委屈掩埋。但委屈不经宣泄并不会凭空消失,压抑只是让当事人不那么直面伤痛而已。

对委屈的压抑在很长一段时间还是起了作用,甚至李大婶自己都忘了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但是, 任何压抑到潜意识的东西,在某种时刻还是会浮现出来。李大婶也没有想到现在的病症,原来跟这件事有关系。通过跟李大婶交谈,让她回忆起来当年这件事,鼓励她把当年压抑下去的委屈和怨愤都倾诉出来,这样,淤积情绪就不会在那些小事上纠结了。

然后让她认识到,在那个不正常的年代,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甚至有很多人都付出了生命 的代价,相比之下,她的耻辱小多了,让她找到心理平衡。最后,我们帮助李大婶建立内在的评价体系,让别人说自己好,正是自己内心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表现,那样最对不起的人是自己。自己的为人,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有个评价,不要把评价的权利轻易交到别人手中。

李大婶跟大夫和咨询师配合得很好,很快痊愈了,她的脸上又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因为饱经沧桑,这笑容越发 让人敬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