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路槐花香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职场心理 CAREER - 文/孟祥菊

去年暑期我大学毕业,为了追寻一份学生时代种下的梦想,我独自一人去南方闯荡。因人脉缺乏和学业不精,我在求职路上多次跌跤。正当我陷入绝境的时候,得到一位同窗师姐的帮助,她帮我租了一家小店,专门维修电子产品。由于我的倾心投入和妥善管理,半年后,小店初见起色。说来惭愧,工作至今,我有近一年的时间没回老家了,逢年过节,也只能借助一根单薄的电话线报喜不报忧,母亲每次都显出开心的样子,但言语间的牵念之情总是深深牵扯着我的心。

入夏的某个夜晚,忙完店里的活计已近深夜,我带着一身的疲惫穿行在那条熟悉的街路上。忽然嗅到一股馨香,起初味道很淡,类似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渐渐地,味道越来越浓,并带有一股明显的 甜香味。

寻香望 去,我看到了一棵硕大的洋槐树。它是那么大,足有四层楼那么高,安静地立在某住宅楼的一隅。那伸展的枝丫间,密密麻麻地开满了一整树的花,花儿雪白雪白的,串串倒挂,晶莹剔透。风儿吹来,空气中便溢满 一股浓郁的槐香,沁人心脾。

站在树下,仰望满树繁花,我的眼角瞬间变得湿润起来。我的老家远在东北,那是一个经年见不到火车奔跑的狭长村落。每年的五月中旬,田野村头,一树树的槐花随 处可见,整个小村庄都氤氲在无边的槐香之中。记忆中的这些 洋槐树是不需要人栽种的,只要有一粒种子,它们便可随意扎根,肆意生长,直至开出芬芳的花朵。

小时候家里贫寒,槐花便成了我们夏季里最廉价的一种小吃。我们会将成串的槐花瓣整把地塞入嘴里,慢慢咀嚼,舒缓下咽,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巧手的母亲还会将采集好的槐花瓣洗净切碎,揉进面团里给我们做成槐花糕吃,那甜津津的味道,至今仍是我最回味的一道甜点。

又是一阵清风拂过,几片细碎的花瓣轻轻飘入怀中,我忍不住捡拾起一片放入口中,唇齿间顿时变得甜津津的。我不免在想,偌大的一座都市里,随处可见各种好种易活的风景树,因何容忍一株土气的洋槐树存在呢?或许是出自园林工人的一时疏忽吧,抑或是附近的居民故意在袒护着它!总之,这株洋槐树终是以倔强的姿态生存下来,如期发芽长叶,并如约开出一树的绚丽。

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原来一个人只要心中信念不倒,无论选择在哪里生存,都会寻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机会。就如眼前的这株洋槐树,即便它的种子是被风儿无意携带至此,只要有一抔瘠薄的土壤,便不会悲观和抱怨,并终能以一棵树的姿态,昂然地立于城市的一角,以满树的妖娆与周围的繁华相媲美。

入夜我做了个梦,梦中的母亲正凝然地端坐在院内的洋槐树下,她的手中还攥着一块刚出锅的槐花糕……天亮后,我的枕巾濡湿一片,我知道,我该回家了。这次,我要郑重地告诉母亲,她的女儿已在自己喜欢的大都市里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