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有时无声胜有声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职场心理 CAREER - 文/王月冰

3 年前,我在家休整了2个月,然后开始到这家公司上班。办公室很大,坐了不少人,我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安静坐下。2个月前,我被原来供职的公司炒了鱿鱼,这对我的自信心是刀削式的打击。我的工作能力与成绩曾多次受到称赞,而且我待人热心,与同事关系很好,可我为何会被炒?最后还是同事 点拨,让我“死”了个明白:我就是太喜欢发表办公室言论,比如公司规定加班,我不管愿意与否都会和同事一起义愤填膺;新的管理制度出来,我也会冷嘲热讽几句……是的,我是个热心人,人缘很好,可领导觉得我事多,扰乱军心。我反思、总结,最后决定在职场做个“冷眼热心”的人:冷静地看,安 静地做,低调地热心。

我一声不响地坐在办公桌旁,认真工作,尽量少说话,多微笑,冷静地观察 办公室里的情况、公司群上的动态,看到我能“热心”的地方,便在深思熟虑后悄悄地做。比如,有同事请假,他的客户来电话,同事们要不就是装聋作哑,要不就是接了电话直接把对方变成自

己的客户。我看在眼里,觉得这样做欠妥。因此,再有同事请假,如果他桌上的电话响,我会帮他接,认真记下电话内容,在纸上写得清清楚楚并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第二天早上把这页纸放到同事的办公桌上,同事很感激,我微笑着说:“举手之劳嘛,每个人都有请假的时候。”说完,继续忙自己的事。这样的次数多了,同事们对我有了一种默契式的信任,请假前,都会习惯性地在QQ上问我第二天会不会在办公室,确定我在,他们似乎才安心请假。

有一段时间,行政请假,有些与外界联系的事由我暂时负责,公司邮箱里收到不少客户的反馈邮件,有些直接就是针对同事的投诉,之前的行政会把这些反馈表一股脑下载发给董事会审核,不少同事因此被扣奖金。其实我觉得,有很多情况应该是客户的误会,公司扣了同事的奖金,却又没解决问题,有时反而引起客户与我们之间更深的误会。仔细想了想,我决定把这样的反馈意见表先发给当事人,善意提醒他妥善解决。同事们很感激,都很珍惜与客户解释的机会。这样一来,服务反而好了,投诉越来越少,产品满意指数上升,董事会开心得很。同事们悄悄地在微信上给我点赞。渐渐地,大家对我这个喜欢 微笑的少言同事建立起一种宝贵的信任,就连主管也渐渐把我当成贴心人,因为有好几次我一声不响地帮她解了围。

年终优秀员工的评选,我们部门几乎全票通过选了我。才来一年的新员工,就得到这样的荣誉,董事会很感兴趣,开始关注我。

有一次,营销部张主管要主持开一次重要会议,会议关系到我们新产品的市场前景,连董事长也要上阵发言,可负责接待的同事请假了,董事长叫我临时顶替。我认真地做好接待工作,发现张主管得了重感冒,这次会议他是主角,一直与大家在一起,甚至还会陪大家吃饭。我慎重考虑后,泡了一大壶姜糖茶,然后用一次性杯子给每人都倒了一杯,并且微笑着小声说:“张主管说他感冒了,担心传染给大家,请您记得把这杯姜糖茶喝了,以防感冒。”大家有些惊讶,抬头看正嘶哑着嗓子发言的张主管,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感动与信任。午饭的时候,每位客人面前都加了一盅香菇乌鸡汤,服务员甜美提醒:“预防感冒的,请您一定喝下。”那天敬酒时,大家都主动要张主管用白开水代替。那次的产品预购会很成功。事后,董事长和张主管才知道这些都是我的贴心举措, 满意地说:“你这姑娘,安安静静的,原来这么热心细腻啊,难怪同事们都喜欢你!”

从那以后,我逐渐成为领导层眼里可委以重任的人。后来部门重组,我成为新部门的主管。成为一名管理者后,我依旧保持低调的“冷眼热心”。每个同事的付出与问题,我都静静看在眼里,用最恰当的方式奖励或提醒。这让大家意识到,不管是作为同事还是领导,我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而我的微笑与少语又让我具有一种亲和、稳重以及恰到好处的距离感。因此,大家工作起来更用心,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用提防和担心什么,只管把工作做好就行,工作环境简单而温馨。我接手部门一年多来,业绩翻了一番,人员没有流动,大家都是积极努力地工作。董事长说,他觉得我负责的部门有种禅意,透着一股安静却强大的力量,他特别看好。

曾经听一位集团老总说,一个人如果话太多,会让他的职商看上去至少降低50%。那么我想,少说,多看,巧做,会让我们的职商提高50%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