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云端”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UNSELLING / 心理师园地 - 文/王娜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小枫是一位白领,只可惜他做得并不成功,因为老板每次让他乘飞机紧急公干,他总会找出各种理由推脱,实在推不掉也宁愿选择耗时较长的火车,不免耽误工作,让老板大为恼火。其实小枫本人也很苦恼,他曾多次试图克服这个问题,想去坐飞机,但临到进舱门的最后一刻他又望而却步,最终无功而返。他不知该怎么办,决定来我们心理诊室做治疗。

在深入探讨后,得知他并非一开始就惧怕坐飞机,只是两年 前他有次坐飞机时,突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则讲述空难的报道,他先是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随后感觉出汗、手抖、心慌。他认为这些反应不正常,越加关注身体情况,越是关注,心跳得就越快。他预测是自己的心脏出了问题,并惧怕自己会突然不省人事。盼到飞机着陆,所有不适才慢慢缓解。此后如同“魔咒”般,每当坐飞机都会重复上述过程,而且情况一次比一次严重,先是飞机起飞让他紧张,后来还没到飞机场就开始紧张,最后只好逃避坐飞机。

教育和正常化

个体在面对压力或危险时会自然产生焦虑情绪,机体分泌肾上腺素,引发一系列的生理反应,如呼吸急促、肌肉紧张、心率加快等,若焦虑适度,能够利于个体积极应对或逃跑,相反,若焦虑反应过度,则会造成负面影响。而小枫的表现就属于过度的焦虑反应。

介绍惊恐发作的认知模型:在某个触发刺激下,容易出现害怕或焦虑情绪的个体对躯体的变化和感觉过度敏感,并对此产生某种灾难性的解释,他们更容易将这些触发刺激视为一种“危险”,经由灾难性解释的强化,进一步加剧焦虑。经过类似事件与过程的一遍遍重复,产生一系列恶性循环,从而强化对既往发作的记忆,和对今后遭遇类似事件的预期性焦虑(在事件发生前就提前产生的焦虑反应)。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为了安全、减少痛苦,小枫选择“回避

根据小枫的讲述,我们不难得知他患上了“恐飞症”,他在飞机上的表现是一种惊恐发作,即焦虑的一种急性发作,患病个体突发心慌、胸闷、出汗、头晕等明显的躯体不适,甚至有濒临死亡或失控感,平均约持续十多分钟,可反复发作,会自行渐渐缓解或以排尿、入睡等终止发作。针对小枫的具体情况,治疗师运用认知行为治疗技术,对他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治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